《開始推理吧》:推理綜藝真的不好做

曾於里

2016年開播的《明星大偵探》以一己之力開闢了國內的推理綜藝賽道。《明星大偵探》一連推出7季,並帶動芒果TV其他推理綜藝的走紅,包括《密室大逃脫》《名偵探學院》《密室大逃脫大神版》等。

2021年,在選秀受阻的情形下,影片網站亟須尋找新的增長點,推理綜藝成為新的風口。去年愛奇藝推出「迷綜季」,一口氣推出三檔風格各異的推理類綜藝《萌探探探案》《奇異劇本鯊》《最後的贏家》。

財大氣粗的騰訊自然不會缺席,不久前推出至今最「壕」的推理綜藝《開始推理吧》,目前節目已經播出三個案件。 

《開始推理吧》常駐嘉賓

《開始推理吧》很大的一個特點是,捨得在置景上花錢。不同於早期推理綜藝簡單的棚內布景,或者後來的一個案件換一個背景,《開始推理吧》找到煙台的一個廢棄酒庄,直接重新裝修,把它打造成一座9層商住一體樓,相當逼真,每一層樓、每一個房間都有精心的布景和機關設置。這樣的布景量跟一部懸疑劇沒太大區別。 

節目的置景用心了

有些可惜的是,因為疫情防控影響,節目第三期已經挪到長沙錄製,煙台的布景只能拆掉……疫情下綜藝製作很不容易,也心疼節目組,這下預算又蹭蹭地往上漲了。 

節目組到長沙重新搭景

節目的嘉賓陣容亦頗為華麗,基本上都是路人好感度不錯的明星。白三碗(白宇 飾)、劉下來(摩登兄弟劉宇寧 飾)、宋漂亮(宋祖兒 飾)、周可可(周深 飾)、柯務酷(INTO1周柯宇 飾)和郭包佑(郭麒麟 飾),是公寓新來的房客。

從嘉賓的固定身份,很容易發現《開始推理吧》與其他推理綜藝的一個小區別:不同案件之間並非毫無關聯,常駐嘉賓也不是不同案件扮演不同身份;《開始推理吧》是劇情化推理綜藝,可以把節目看成一部完整的推理懸疑劇,不同的案件雖是不同單元,但都發生在同一幢公寓,常駐嘉賓始終扮演同一個角色、保持一以貫之的人設。《開始推理吧》總共十個案件,一周一案,第七個案件開始串聯交匯,這種大案套小案是懸疑劇的常見結構。劇情化推理是《開始推理吧》在模式上的一個創新。 

不同的選項不同的結局

現在的問題是,至少得讓觀眾堅持到第七周吧。《開始推理吧》每一個案件上中下三期,長達4個小時,對觀眾的耐心是很大的考驗,必須推理過硬、嘉賓的互動夠有戲才行。那麼,節目表現如何?

《開始推理吧》是何忱「小盒子團隊」推出的綜藝節目,《明星大偵探》前幾季也主要出自小盒子團隊之手。何忱出走後帶來的紛紛擾擾爭議,隻言片語說不清,但不可否認的是,《開始推理吧》在節目流程的設置上,多少還是保留了何忱原有推理綜藝的特點:案件發生——眾人搜查線索、發掘嫌疑人和動機——集中推理、對嫌疑人進行詢問——進一步發掘線索——投票選出兇手。節目中一些要素觀眾也比較熟悉,比如恐怖主要靠黑燈+jump scare,這是《密室大逃脫》的標配。 

真兇可以說謊、正確的玩家可獲獎勵,與「明偵」一致。

就目前三周看來,雖然常駐嘉賓的默契在增加、互動更自然,但《開始推理吧》還是有不小的進步空間。節目前三個案件要弱於何忱此前的作品,劇本多多少少存在瑕疵。

第一個案件《真假愛情》,房間轉動的機關設置,可以看齣節目組在置景上很捨得花錢,但很難讓觀眾相信:哪一個劇場會是這樣的布局?劇場的觀眾在哪裡觀看?顯然,這個布景是為了讓這個案件存在而成立的,它很難給觀眾帶來真實的沉浸感。至於案件本身,也存在諸多疑點,兇手靠操控轉盤殺人,存在太多的偶然性;兇手怎麼知道劇院的結構,何時知道姐妹的關係均語焉不詳。第二個案件《神秘房客》中,電梯內不存在顯示屏嗎?第三個案件《巨好家庭》同樣太依賴於偶然——假若受害人洗手後沒有烘乾手,整個兇殺不就執行不了?

對於推理綜藝來說,搜證環節特別重要,這是「拼圖」過程、是拆解懸疑過程,觀眾跟隨有效信息的增加不斷靠近真相。但《開始推理吧》搜證環節普遍存在的問題是:每一個案件中它給出的關鍵性證據太少了,嘉賓們幾乎都找不到,最後能夠猜出兇手主要靠蒙。尤其是第三個案件,推理團投票失誤,兇手逃之夭夭,只有白三碗投對了——可他也是靠猜的。編劇的意圖或許是:關鍵性信息可以「一招斃命」,所以要「少而精」,這也不是不可以,但編劇必須在邏輯上給出足夠多的輔助線索,哪怕推理團未找到關鍵性證據,亦能通過推理靠近真相。但節目在這一點做得不夠。 

第三案推理團鎖「凶」失敗。

推理類綜藝,對嘉賓的要求很高。《明星大偵探》成功,與何炅、撒貝南的「雙北」組合,以及王鷗、白敬亭等常駐嘉賓不俗的推理能力分不開。尤其「雙北」組合本身就是資深主持人,可以很好地控場、復盤和引導。《開始推理吧》常駐嘉賓里欠缺這樣的人,目前也沒有推理能力特別突出的專業選手,大家的輸出相對有限;很多時候「菜鳥互啄」,影響懸疑推進。好在隨著節目推進,嘉賓們更入戲,對玩法更得心應手,推理能力會不斷提升。郭麒麟、周柯宇、劉宇寧等人或能漸漸起到核心作用。 

推理也許主要靠他們仨了。

總的來說,《開始推理吧》製作不可說不用心,但目前表現相對平淡,形式大於內容。它的困境是當前內娛推理綜藝的普遍困境。難點一,《明星大偵探》橫空出世,既是拓荒者,一經推出也達到巔峰;後續的推理綜藝,不得不面對《明星大偵探》這座高山,不得不面對「影響的焦慮」。並非評論者刻意拿《明星大偵探》做對比,而是國內推理綜藝的核心受眾基本都看過「明偵」,他們在觀看一檔新的推理節目時必然會聯想到「明偵」。「明偵」在推理設置以及嘉賓搭配上基本上都做到極致,後續節目無論哪一方面存在不足,都會讓觀眾感受到明顯的落差。所以,並不是此前的《奇異劇本鯊》或者這一次的《開始推理吧》「很不好」,而是《明星大偵探》已經抬高觀眾對明星推理綜藝的期待值。難點二,推理懸疑綜藝要出好本子,真的太難了。好劇本並不是瘋狂砸錢就可以砸出來的,它更多時間慢慢去推敲打磨,並根據大量的線下實踐不斷調整完善。但是,當推理綜藝成為新風口後,影片網站扎堆式上新,效果讓人懷疑——如此短的時間,市面上有那麼多好劇本可供使用嗎?不必諱言,就連口碑甚高的《明星大偵探》做了幾季後,也面臨自我重複的問題,一些常見的懸疑元素(諸如空間置換、靈魂交換、記憶篡改)會在不同案件中出現,個別案件觀眾亦有審美疲勞之感。所以,推理懸疑綜藝的很多工作必須做在前頭,尤其是劇本的打磨。一個案件的篇幅,經常都比一部電 影長了,編劇一個案件相當於是創作一部電 影。要確保每個案件都像精彩的懸疑電 影——情節要曲折離奇、撲朔迷離,懸疑要緊張刺激、扣人心弦,設計要精巧新穎、暗藏玄機——難度係數可想而知。

因此,先別說超越《明星大偵探》了,就連復刻它都不容易做到。所以,影片網站一定不要跟風去做推理綜藝,欲速則不達。事實也是如此,這兩年那麼多推理綜藝,要麼冷清得豆瓣還沒開分,而開分的就只有《奇異劇本鯊》評分及格。 

《奇異劇本鯊》的6.5分已經是「高分」了。

無論推理綜藝在形式上怎麼創新,是《明星大偵探》的「《犯罪現場》模式」,《奇異劇本鯊》的劇本殺模式,《最後的贏家》的「《犯人就是你》模式」,還是《開始推理吧》的「劇情式推理」模式,它們其實都屬於硬核推理,成敗的關鍵,一個是劇本質量,另外一個是嘉賓的推理能力。

這也是難點之三,推理綜藝對嘉賓的要求,甚至比懸疑劇對演員的要求還高。不懂推理的人也可以拍好懸疑劇,只要演技夠;可推理能力不行的人,哪怕演技再好、綜藝感再強,在硬核的推理綜藝里,功能都有限。就比如《開始推理吧》第一期的飛行嘉賓沈騰,很多時刻他都是「百無聊賴」的狀態;不是他沒笑點,而是推理是主線,給他發揮笑點的空間有限。《嚮往的生活6》沈騰一個化妝就可以熱搜屠榜,在推理類綜藝里基本不可能複製這種盛況。 

沈騰的存在感不強

難點之四,推理與綜藝感之間的平衡,很難做到「既要」,「也要」。如果主打推理(70%-80%),那麼受眾群體會相對有限,但他們的忠誠度會很高,做到極致也是成功。《明星大偵探》就是範本。後續的推理綜藝大多希望推理(50%)、綜藝感(50%)兩頭兼顧,這樣既可以區別「明偵」,也可以擴大觀眾群。可惜,理想很美好、效果太骨感。綜藝感基本就靠「任務推動劇情」實現,這就常常讓節目有濃濃的「跑男味」,既顯老套,也破壞推理的連貫性。同時,推理本身也沒做好,鮮有讓人眼前一亮的設計。「既要,也要」,反而成為「既沒有,也沒有」。《最後的贏家》就是掉入這個坑裡。除非是乾脆突出綜藝感,比如《萌探探探案》——雖然在很多觀眾眼裡,《萌探探探案》與推理沒太大關係。但不管怎麼說,《萌探探探案》還是提供了另一種做推理綜藝的思路。《萌探探探案》更近乎明星真人秀,它更側重的是嘉賓的國民度與綜藝感,主打的是導演吳彤擅長的「回憶殺」(每一期一個懷舊影視IP),推理基本上就靠NPC和導演在那邊cue。

正在播出的《萌探探探案2》直接定位為「IP歡樂解壓推理真人秀」,目標受眾不是劇本殺玩家、推理綜藝的核心受眾,而是有解壓需求的普通觀眾和追星需求的粉絲們。推理綜藝的核心受眾瞧不上《萌探探探案》,卻也不得不說它很好執行了它的路線,達到它的目的,播放數據不錯、招商成績也不錯。 

《萌探探探案2》化用的第一個IP《家有兒女》。

在懸疑浪潮的背景下,推理綜藝的市場前景是可觀的;固然成為全民爆款的難度比較大,但它更容易受到購買力強的年輕觀眾的喜歡。影片網站要在推理綜藝賽道上領先,從來不是靠數量,而取決於種子選手能否跑得快。說一千道一萬,還是得在本子上多下功夫。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