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續期、高補貼、不限購,10多個城市重啟「房票」亮點不一

作為出台「房票」政策的首個省會城市,鄭州的「房票」政策推出以來備受關注。

事實上,鄭州並非首個「敢吃螃蟹」的城市。據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今年3月以來,全國已有超10個城市陸續出台針對棚戶區改造的「房票」政策,包括河南信陽、四川宜賓、浙江麗水以及江蘇的常熟、江陰、南京市溧水區等。那麼,上述城市的「房票」政策各自特色是什麼?出台這一政策背後的原因何在?

今年3月以來,全國已有超10個城市出台針對棚戶區改造的「房票」政策。  圖/IC photo

「房票」制度再現江湖

在傳統徵地環節,既存在貨幣化安置,也存在實物安置。在選擇貨幣化安置的前提之下,又有貨幣安置的主流模式和「房票」安置的特殊模式。

所謂「房票」安置,是徵收人比照貨幣安置、產權調換的政策,將計劃安置的房屋轉化為貨幣,以房票形式出具給被徵收人,由被徵收人自行向參與房票安置工作的房地產開發企業購買商品房(含住宅與非住宅)的一種房屋安置方式。被徵收人選擇「房票」安置的,視同放棄房屋產權調換。

早在2015年,中國就有城市在棚戶拆遷安置中推出「房票」制度。2016年開始,上一輪全國房地產去庫存大潮下,越來越多城市推行「房票」制度,如庫存高企的內蒙古鄂爾多斯以及浙江的紹興、金華、義烏、衢州、湖州等地。直到2018年後,隨著棚改貨幣化許可權被強制收回,「房票」制度才銷聲匿跡。

如今,在房地產下行壓力之下,「房票」制度再次重啟。在鄭州之前,信陽、常熟、紹興、溫州、江陰、宜興、南京溧水區、寧波奉化區等地均已出台「房票安置」政策。之所以鄭州「房票」政策贏得更多的關注,也是因為鄭州是首個宣布實行「房票」政策的省會城市,影響力度更大。

部分典型城市房票政策及其亮點

(新京報記者根據各地政策和公開資料整理。)

各地「房票」政策亮點不一

通過對比目前已經出台「房票」政策的城市,新京報記者發現,「房票」也講究「因地制宜」,不同城市的「房票」政策不盡相同。

比如,在獎勵金額方面,浙江麗水市的購房補貼標準採取遞進位,即被徵收人申請並開具一張「房票」的,給予「房票」所含房屋補償款或期房回購款10%的購房補貼;申請並開具兩張、三張以上「房票」的,則分別給予「房票」所含房屋補償款或期房回購款15%和18%的購房補貼。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出台相關政策的城市大多數不允許「房票」轉讓,或者僅限於在近親之間使用,而麗水市的「房票」可以轉讓。具體而言,麗水市「房票」實行實名制,經蓮都區徵收指導中心審批後,每張「房票」允許整體實名轉讓一次,不得分割轉讓,轉讓時出讓人須提供另有住房證明,並辦理轉讓公證手續。

南京市溧水區的「房票」政策也頗具創新性。在選購房源方面,溧水區搭建了「房產超市」,將商品房、二手房、已分配安置房納入「房產超市」進行交易,並提供全方位諮詢服務,這也是在各地政策中率先將二手房納入「房票」選房的舉措。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目前環境下,部分房企出現「爆雷」情況,購房者往往擔心認購新樓盤會有爛尾的風險。對此,宜興市住建局要求徵收房源應確保兩年內交付。

此外,不同城市之間還有更多新的舉措。比如,常熟的房票是計「房票利息」的,利率原則上不超過出票之日同期央行公佈的兩年期存款基準利率的2倍;並且,常熟規定「房票」在到期後經過搬遷實施單位同意可以續期。

「房票」背後:庫存量高、房價連降

從目前已出台政策的城市來看,除了鄭州為省會城市外,其餘多數城市為三四線城市,甚至南京市溧水區單獨有區域性的「房票」政策。而其背後都是當地樓市庫存量高、房價連降。

即便是省會城市鄭州也面臨著庫存量高的難題。據貝殼研究院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末,鄭州的商品住宅去庫存周期為17.6個月,而近郊商品房庫存去化周期為27.5個月,面臨較大的去庫存壓力。

在老百姓看來,「房票」畢竟還是一個新鮮事物,那麼,「房票」的接受度如何?使用「房票」時會有哪些顧慮呢?

在聽說「房票」政策後,鄭州某城中村被拆遷的居民張大媽向記者表示:「比如在二環有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待拆遷,那麼大家關心的是,房價安置補償費每平方米是多少?鄭州現在三環內的新房單價每平方米都在一萬元以上,那麼我們拿著『房票』能買到什麼位置的房子呢?」

另外對於鄭州來說,原先的城中村安置房大多數是在原地址上就近建設,相對處於市區比較核心的位置,如果選房地址擴展到全市,能否在好的地段選到好的房源,也是張大媽所顧慮的問題。

對於房票制度的市場影響,IPG首席經濟學家柏文喜認為,「房票」制度等於給了被拆遷者一個選擇權,以鄭州為例,如果選擇房票並在12個月內用以抵交購房款,則可以得到額外的8%的獎勵和3個月的過渡費。不過從市場反應來看,似乎結果並不如預期的那麼積極,這一方面表明在市場信心不足的情況下,定位於改善性需求的「房票」制度似乎並未切中市場心理,另一方面也表明「房票」制度的激勵力度和內容設置似乎並未達到市場的心理預期,可能還需要繼續增加相關措施以及加大政策力度。

新京報記者 徐倩

編輯 楊娟娟 校對 趙琳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