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支付服務外貿新業態提速 機構分工再細化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李暉 北京報導

跨境支付服務對外貿新業態的支持力度不斷加碼。

在徵求意見稿發佈近半年後,中國人民銀行(以下簡稱「央行」)日前正式印發《關於支持外貿新業態跨境人民幣結算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將支付機構跨境業務辦理範圍由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拓寬至經常項下,支持符合條件的非銀行支付機構和清算機構與境內銀行合作參與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

隨著穩外貿落地舉措不斷加速,市場預計將推動更多機構開展該項業務。

多位跨境支付行業人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通知》擴大了跨境人民幣在外貿新業態的使用範圍,進一步明確了銀行和支付機構合作業務的相關責任劃分,相關舉措有助於推進跨境電商、市場採購等新業態的貿易結算便利化,增強其應對匯率波動風險的能力,降低匯兌成本。

服務主體、場景擴大

事實上,《通知》是央行首次針對跨境人民幣結算髮布較為完整系統的細則。此前,央行僅在2014年發佈的《關於貫徹落實<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支持外貿穩定增長的若干意見>的指導意見》(銀髮[2014]168號)第七條中,針對跨境人民幣結算作出過相關安排。

去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發佈《關於加快發展外貿新業態新模式的意見》,提出深化外貿領域「放管服」改革,推動外貿領域制度創新、管理創新、服務創新、業態創新和模式創新,拓展外貿發展空間。這也成為跨境人民幣結算服務此輪「升級」的重要背景。

本次《通知》共計9條,內容涉及4個方面的突破:一是加大對外貿新業態的支持力度,完善跨境電商等外貿新業態跨境人民幣業務相關政策;二是將支付機構跨境業務辦理範圍由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拓寬至全部經常項下;三是明確了銀行、支付機構等相關業務主體展業和備案要求;四是明確了業務真實性審核、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以及數據報送等要求,壓實銀行與支付機構展業責任,防控業務風險。

根據《通知》,跨境人民幣結算在服務範圍、服務主體和服務門檻上都出現了「鬆動」,向外貿新業態的政策傾斜進一步加強。

《通知》指出:「境內銀行可與依法取得互聯網支付業務許可的非銀行支付機構、具有合法資質的清算機構合作,為市場交易主體及個人提供經常項下跨境人民幣結算服務。」

跨境金融研究院院長王志毅向記者表示,人民幣跨境結算的範圍由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或佔到「經常項」下,這將進一步便利海外務工人員辦理薪酬匯回等業務。理論上,境內匯給境外的贍家款或是境外匯入的贍家款,或者是職工報酬的收付匯,都可以做跨境支付。

此外, 此前跨境人民幣結算服務的場景主要是跨境電子商務,而根據《通知》,在跨境電子商務之外又擴充了市場採購貿易、海外倉和外貿綜合服務企業。這些都是代表性的外貿新業態。

從業務門檻來看,相關機構從事該項業務,只需要滿足「在境內註冊並依法取得互聯網支付業務許可」「具有使用人民幣進行跨境結算的真實跨境業務需求」以及相應風控能力等硬指標即可。

需要注意的是,此次《通知》中的「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與非銀支付機構需要申請牌照才能從事的「跨境外匯結算」不同。在管理模式上,跨境外匯業務需要通過外匯管理局批複才能展業,目前通過備案的公司只有20餘家。

而跨境人民幣支付業務主要採用負面清單模式,原則上是相關銀行和支付機構向人民銀行分支機構提出申請通過即可展業。

一位跨境支付資深從業人士向記者表示,雖然從備案門檻上沒有出現太多變化,但是,對於促進銀行與支付機構探索合作相關業務,必然會起到較強的鼓勵效應,未來在備案的手續、審批上,預計都會有明顯提速。

連連國際CEO朱曉松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通知》一是擴大了跨境人民幣在外貿新業態的使用範圍,有利於協助外貿從業企業防範匯率波動風險。二是加大了對外貿新業態的支持力度,對支付機構擴大服務範圍提供了完善的監管指導,更加明確了支付機構對風控的管理機制和管理措施,有利於進一步規範市場健康發展。三是對市場交易主體範圍的拓寬,打通了「跨境電子商務、市場採購貿易、海外倉和外貿綜合服務企業等外貿新業態經營者」的交易鏈路。

「支付機構可與銀行合作,將對為外貿經營者提供的跨境人民幣收付、物流、退稅、清關一體化等服務嵌入到支付流程中,更加便捷地為外貿從業者提供一整套服務,為一般外貿企業和中小商戶帶來了更加便利化的服務支撐。」他表示。

銀行、支付機構合理分工

近年來,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不斷推進,人民幣在外貿跨境收付款中使用頻率和支持實體經濟的能力不斷提升。

央行數據顯示,今年1~4月,跨境貿易人民幣收付規模合計2.6萬億元,同比增長24%。中國支付清算協會數據顯示,2021全年,共計43家支付機構開展了跨境支付業務,其中跨境人民幣收入比上年增加1200億元。

億邦智庫首席分析師樊飛向記者表示,從長遠看,美國通貨膨脹加劇,人民幣匯率基本保持穩定,規避匯兌損益是企業重點要考慮的問題。「很多時候商家收款賬期有1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用人民幣結算,有利於規避匯率波動,避免經濟損失。」

一位跨境電商從業者告訴記者,跨境人民幣結算主要還是看在進出口貿易中,誰佔主導地位。「廣大出口的中小企業在跨境貿易中缺少博弈能力,更多還是聽買家的付款需求。一些中小企業在香 港有離岸賬戶,可以先用香 港的離岸賬戶來收外幣,在香 港用離岸人民幣換在案人民幣結算,這樣會得到一些匯兌的利潤。整體看誰家解決方案更靈活快捷就用誰家。」他表示。

這種多元靈活需求爆發,也是近年來服務跨境電商的支付市場不斷擴容的背景。市場共識在於,在服務外貿電商中小賣家方面,跨境支付機構顯然比銀行具有更靈活的解決方案。而《通知》也對銀行與支付機構更好地「合理分工」提出了要求。

記者注意到,在央行披露的徵求意見採納情況中就顯示,沒有採納「監管直接對支付機構展業能力進行定期評估」這一建議的原因在於——「考慮到支付機構經營差異性較大,為確保支付機構真實合理的業務需求及時得到滿足,同時避免支付機構涉足與其業務審核和風險管理能力不匹配的跨境業務,我們認為有必要要求銀行對支付機構展業能力定期進行評估,以有效防範跨境業務風險。」

此外,《通知》中剔除了對支付機構展業需遵守的具體規定,也進一步明確了「在銀行與支付機構合作開展跨境人民幣業務的模式下,支付機構無須申報數據,由合作銀行履行數據申報義務」。

上述跨境電商從業者直言,這一定程度上需要銀行更多建立起審查責任,而支付機構要注重發揮市場創新動能。

需要注意的是,在《通知》第五條,對銀行和支付機構的風控能力均提出了明確要求:「境內銀行與支付機構合作開展本通知規定的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的,雙方應協商建立業務真實性審核機制。其中具體措施包括:境內銀行、支付機構依法採集市場交易主體基本信息,建立市場交易主體負面清單;合理確定各類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的單筆交易限額;加強對大額交易、可疑交易、高頻交易等異常交易的監測等。」

PingPong數字貿易研究院方面認為,《通知》明確了銀行和支付機構支持新業態企業使用跨境人民幣結算的監管責任,預計將為眾多跨境支付機構服務模式創新打開新的市場機遇,並推動行業進一步合規發展。

(編輯:何莎莎 校對:顏京寧)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