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當天,他成為了孩子的大英雄

6月22日,新京報記者對話救援者周思維,他說,「當時根本沒想會不會有危險,如果耽誤兩三分鐘,孩子很可能就沒有機會了,我必須下去救人。」

全文1785字,閱讀約需3.5分鐘 

新京報記者 吳夢真 編輯 劉倩 校對 楊許麗

6月19日下午2點,北京市石景山區門城湖景區內,三個孩子在永定河與阜石路交界處的橋下玩耍時落水。湍急的水流將他們沖向河中央,河道有幾十米寬,最深處近五米,水下暗流涌動。

現場多名群眾下水救援,最終,三名落水兒童均被救起。6月21日上午,石景山區民政局牽頭召開工作聯席會,決定對這次救援者周宏勃(犧牲)、李瀑、周思維的救人行為予以見義勇為行為認定。

6月22日,新京報記者對話救援者周思維,他說,「當時根本沒想會不會有危險,如果耽誤兩三分鐘,孩子很可能就沒有機會了,我必須下去救人。」

▲周思維。受訪者供圖

━━━━━

三個人分別游向三個孩子

新京報:當時是什麼情況?

周思維:6月19日是周末,剛好也是父親節,我沒出車,帶著妻子和孩子到阜石路橋下的河邊玩。我們在河西岸,剛把地墊鋪好,就聽到喊聲:「有人落水了」。

我看到河中央的位置有三個小孩,當時已經有兩個小孩被水沖得比較遠了,我就趕緊脫衣服往河裡去。我跳下去的時候,已經有兩個人在救援了,一個人朝著落水的女孩去,另外一個大哥在救稍近一點的小男孩,我就直接游向了另一個小男孩。

新京報:你是怎麼救援的?

周思維:當時孩子的頭能露出水面,兩隻手一直在揮動著撲騰,我游近的時候看到他眼神有點愣,說不出話,但是他能意識到有人來救他了。

我以前經常帶兒子游泳,他游不動的時候,我會讓他扶著我的肩膀帶他走一段。我開始也想這樣救人。但孩子太慌了,他想用力抓緊我,總會把我的肩膀往下按。試了兩次後,我又嘗試通過仰泳的方式,左手抓著他的衣服往回帶。

當時我們離橋墩水淺的地方已經很遠了,水流很急,游回橋底下的難度太大,我看到河西岸有蘆葦叢,憑經驗這片蘆葦一定淺,我就拼了全力游到蘆葦叢。我怕孩子嗆水就把他抱在懷裡,拍了拍他後背,又抱上了岸。

新京報:上岸後孩子情況怎麼樣?

周思維:我把小孩往岸上抱的時候,他的身體被水泡得很冷,被嚇得身體都殭了。後來孩子爸爸過來了,我就把他交給他爸爸。

當時體力消耗很大,把孩子救上來後,我直接就坐在了地上。我和別的施救者並不認識,我們是各自救援,那時候也顧不上看周圍發生了什麼事,沒多久,消防、公安就都到了,我就去做筆錄了。

新京報:當時妻子和孩子都在現場,你下水救人他們會擔心嗎?

周思維:我沒想到這麼危險。妻子知道我的水性,她那時候也讓我趕緊去救人。回家後,她說拍了我救人的影片,要把這個留下來,將來兒子長大了給他講,給孩子做個榜樣。

我孩子今年八歲,他當時有點慌。聽媳婦說,我在最遠處救人的時候,孩子一直在哭著喊爸爸。妻子的影片里,她也一直擔心地叫我的名字。

▲消防趕到現場救援。石景山消防供圖

━━━━━

「再遇到這樣的事,我還是會幫忙」

新京報:下水救人時你想過危險嗎?

周思維:當時根本沒想會不會有危險,如果耽誤兩三分鐘,孩子很可能就沒有機會了,我必須下去救人。

新京報:現在回想會後怕嗎?

周思維:會有點後怕,看到另一位救人的周宏勃去世,我很難過。但我想以後如果再遇到這樣的事情,我還是願意去幫忙。

新京報:家人怎麼看待這次救人的事情?

周思維:現在講起救人的事,孩子會對我說,爸爸真棒,爸爸是個大英雄。

我沒敢和父母講,但是這兩天很多新聞影片都出來了,他們看到有我救人的畫面,就問我「這是你嗎?」我怕他們擔心,只是很簡單地說了句,「是我,那天救了個人。」

新京報:這幾天狀態怎麼樣?

周思維:那天救完人後,我身體還是有點緩不過來,胳膊、腿都很酸很脹。做完筆錄回到家,就直接躺下休息了。第二天早晨,很多人看到我救人的影片,都來關心我,讓我好好休息。現在我已經在出車工作了。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