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邊的汽車可能在「偷窺」你:小鵬、長安、比亞迪、日產等車企禁用遠程觀察功能產品

  智能汽車的明天究竟是造福社會的美好世界,還是像電 影《楚門的世界》那般荒誕、那樣細思極恐,需要所有參與方持續思考。視覺中國供圖

  被各種攝像頭和感測器「武裝到牙齒」的智能汽車,會不會成為不法分子偷窺個人隱私的貓眼?車內行車記錄儀的實時影像會不會被其他用戶「一鍵解鎖」,讓自己淪為透明人?

  這些令人細思極恐的問題,不再只是科幻電 影、驚悚片中的談資,而已成為現實生活中所有人不得不面對的選擇。

  不久前,小鵬汽車官方表示,應主管部門發佈的相關數據安全法規的要求,暫停「App端遠程查看車外攝像頭功能」。

  無獨有偶,長安、比亞迪、日產等車企也先後禁用了旗下產品類似的遠程觀察功能,而在「高合行車記錄儀疑似泄露隱私」的話題登上熱搜榜引發熱議後,高合汽車也發佈聲明稱「車車互聯」功能正根據國家最新法律的要求進行更新。

  事實上,車外遠程拍照、遠程攝像等功能被集中下架,並非毫無預兆。

  記者從多家車企了解到,車載遠程攝像頭之所以被集中緊急叫停,是因為有關部門對汽車數據安全的管理日趨嚴格。

  從2021年10月1日開始施行的《汽車數據安全管理若干規定(試行)》(以下簡稱《規定》)要求,因保證行車安全需要,無法徵得個人同意採集到車外個人信息且向車外提供的,應當進行匿名化處理,包括刪除含有能夠識別自然人的畫面,或者對畫面中的人臉信息等進行局部輪廓化處理等。

  顯然,日益完善的法律法規有助於幫助企業築牢「紅線」意識,保護消費者隱私,讓智能汽車行業更規範、更健康地發展。然而,原本被車企當作產品亮點甚至核心賣點的功能突然被取消,消費者的權益如何保障?今後車企在產品研發、宣傳中,又該如何尋找智能化技術發展與數據安全之間的平衡點?

  要當「用戶型企業」?先戒掉過度宣傳

  「我就想知道,之前廠家對手機遠程直播功能、手機車外遠程拍照功能和遠程智能泊車技術宣傳得如此賣力,卻沒有及時提醒我們,這些功能可能會因為法規政策調整而下架。」來自天津的姚小平購買了一輛智能電動車,並選裝了遠程智能泊車系統訂閱服務。「我們買車多少是衝著這些功能和技術來的,現在功能沒有了,這些錢廠家還打算退還嗎?」

  有部分用戶表示,不能接受「說好的功能就這樣落空」,要求車企儘快恢復相關功能。

  有分析指出,在汽車數據安全管理領域出台有針對性的規章制度,明確汽車數據處理者的責任和義務,規範汽車數據處理活動,不僅有助於防範化解汽車數據安全風險,保障汽車數據依法合理有效利用,同時也是維護國家安全利益、保護個人合法權益的需要。

  「從世界各國智能手機、智能汽車發展脈絡來看,技術進步絕不能脫離法律監管的韁繩。」資深汽車媒體人、汽車行業分析人士楊小林認為,在智能汽車起步階段,由於相關法律法規和監管體系尚不健全,有部分企業蒙眼狂奔,但註定不可持續。

  「許多企業為了凸顯自己產品的獨特性,為了體現自己更高的智能化水平,往往會端出車輛遠程控制、在手機App上查看車載遠程攝像頭等功能。儘管這些功能讓消費者備感新奇,也提升了汽車的智能化程度,卻埋下了汽車數據安全的隱患。」楊小林舉例說,如今智能汽車內外搭載攝像頭已十分常見,但私家車不能等同於移動監控設備,通過智能汽車實現手機車外遠程拍照,既可能侵犯其他路人的肖像權,也可能造成用戶隱私泄露。

  「無論是車載攝像頭記錄圖像數據,還是其他感測器數據,一旦稍有不慎,野蠻生長的智能汽車就可能造成數據安全問題。」他告訴記者,《規定》就像為汽車數據安全戴上的「緊箍」,「長遠來看,法規趨嚴有利於智能汽車行業的規範化,避免危害公共安全或侵犯個人隱私。」

  《規定》明確指出,汽車數據處理者應當履行個人信息保護責任,充分保護個人信息安全和合法權益。開展個人信息處理活動時,汽車數據處理者應當通過顯著方式告知個人相關信息,取得個人同意或者符合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情形。而當處理敏感個人信息時,汽車數據處理者還應當取得個人單獨同意,滿足限定處理目的、提示收集狀態、終止收集等具體要求或者符合法律、行政法規和強制性國家標準等其他要求。

  也有分析認為,考慮到汽車研發流程複雜,往往要耗時兩三年,部分車企在研發、推出車輛遠程拍攝等相關功能時,關於汽車數據安全的監管政策尚未落地。因此,可能出現產品功能剛用不久就被下架的消費糾紛。

  楊小林提醒說,一方面,在新車、新服務的研發過程中,車企應提高合規意識,避免僥倖心理;另一方面,在宣傳、營銷活動中企業應該更加謹慎,充分告知用戶政策變化可能導致的不同後果。

  在他看來,部分車企在宣傳產品功能時忽略了監管層面的風險,沒有及時、充分地提示過消費者「相關服務可能被下架」。

  「至少在去年《規定》公開發佈並實施後,相關企業應該與購買了相關產品和服務的消費者及時溝通,告知風險並協商解決辦法。要不然,消費者滿心期待的現貨,突然就變成了不能用的過期貨,當然會覺得自己買車是被車企套路了。」

  安全警鐘長鳴,在「紅線」之上挖掘汽車數據富礦

  一邊是日益健全的法律法規和監管體系,為保護汽車數據安全劃出了紅線;另一邊則是消費者日益增長的智能化用車需求。車企不應再有僥倖心理,將涉及數據安全的技術當作賣點過度宣傳,同時,還要認真探索用戶便利性與數據安全之間的界限。

  這種尋找平衡點的遊戲,可能是所有發力智能汽車賽道的企業都必須面對的挑戰。

  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研究員盤和林認為,處理汽車數據安全問題,要將個人信息與汽車運行信息區別對待。「對於個人信息要遵照《個人信息保護法》,要重視信息收集中用戶的知情權;而對於汽車部件信息,相關企業在存儲、傳輸數據時應符合相關政策要求。」

  在盤和林看來,尋找智能化用車需求與數據安全之間的平衡點,關鍵是要在授權數據、使用數據、存儲數據的每一步都做到合法合規。「我們既要督促車企提升合規意識,也要倡導消費者注意維護自身權益,幫助消費者保護自己的數據安全和其他消費權益。」

  新能源與智能網聯汽車獨立研究者曹廣平認為,在汽車智聯化技術飛速發展的過程中,不僅車內人機的數據種類、數量迎來爆髮式增長,與車外人員、車輛甚至道路環境有關的數據量也變得空前巨大。「當車內車外、線上線下的各種數據交匯到一起,無疑需要主管部門居中調節。這樣才能實現個人、企業、行業、社會乃至國家等各個層面的數據安全。」

  他告訴記者,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與汽車產業加速融合,智能汽車產業、車聯網技術的快速發展,以自動輔助駕駛為代表的人工智慧技術日益普及,汽車數據處理能力日益增強,暴露出的汽車數據安全問題和風險隱患也日益突出。

  事實上,在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產品的智能化程度是各家車企一較高下的主賽道,甚至有車企不惜以「放衛星」的方式推出新奇功能,吸引消費者眼球。然而,消費者對於汽車智能化功能的需求,絕不能以泄露個人隱私,甚至犧牲汽車數據安全為代價。

  曹廣平直言,隨著技術發展和環境變化,關於汽車數據安全的相關要求可能還會適時調整,要想避免此次「新功能突遭下架,用戶懵圈」的糾紛,車企既要更加謹慎,避免過度宣傳;也要通過書面材料等方式,充分滿足用戶的知情權。

  毫無疑問,隨著法律法規和監管體系的逐漸健全,汽車數據安全的界限將愈發清晰。

  楊小林提醒說,對於車企來說,必須在產品研發之初便牢牢樹立合規意識,避免「放衛星」式宣傳;而對於消費者來說,也要注意調整心理預期,不能將個人需求凌駕於公共安全之上。

  他表示,尋找這個平衡點的過程不應成為零和博弈,而應該在各方充分溝通、相互尊重的情況下,安全、充分地挖掘智能汽車這座數據富礦。

  有調研結果顯示,一輛智能網聯汽車每天至少收集10TB的數據。其中既包含駕乘人員的面部表情、動作、目光、聲音數據,還包括車輛地理位置、車內及車外環境數據、車聯網使用數據等。據測算,到2025年,中國的智能汽車滲透率達80%,數量將達到2800萬輛。

  誠然,汽車數據安全管理需要政府、汽車數據處理者、個人用戶等多方主體共同參與。智能汽車的明天究竟是造福社會的美好世界,還是像電 影《楚門的世界》那般荒誕、那樣細思極恐,需要所有參與方持續思考。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許亞傑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6月23日 11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