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減」政策「回頭看」:75.5%受訪家長感到學科類校外培訓「虛火」大幅降溫

  為鞏固義務教育階段學科類校外培訓治理成果,2022年4月至6月,教育部組織開展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治理「回頭看」工作。如今已至6月末,距離「雙減」政策落地已有近一年的時間,你感到成效如何?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wenjuan.com),對2006名中小學生家長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雙減」後,老師課後答疑、孩子自己學習、家長輔導是中小學生鞏固課業的三大途徑。75.5%的受訪家長感到學科類校外培訓「虛火」大幅降溫了。65.5%的受訪家長期待嚴厲治理隱形培訓現象。

  受訪中小學生家長中,孩子讀小學1-3年級的佔45.7%,小學4-6年級的佔39.0%,初中的佔15.3%。

  「雙減」後怎麼輔導功課?校內老師答疑是最普遍途徑

  湖北省天門市佛子山鎮的李進有兩個孩子,老二正在讀初中。做功課遇到不會做的題目,會在網上查資料,有時也會請教學習好的同學和正在讀大學的姐姐。「現在老大一有時間就會給老二輔導功課,這個暑假我也沒給孩子報補習班」。

  程鳴是一名大學教師,女兒讀初一。她介紹,現在女兒的功課都是她來輔導的,不會給孩子報課程類補習班。「平時我會幫她找一些學習資料,在規定時間內完成,我來批改和輔導。女兒自主學習能力也比較強,我對效果挺滿意的」。程鳴說,周圍也有家長給孩子報班了,「我觀察主要有三類情況。一是沒有時間去輔導,二是家長自己不太掌握初中知識,三是家長擔心孩子自己安排不好時間」。

  北京密雲區太師屯中心小學六年級學生家長岳谷晴介紹,「雙減」之後,老師對學生的個性化教育指導更加突出了。「他們設有班級群,孩子有不懂的可以在群里向老師提問。即便在節假日,老師也會耐心地答疑解惑。針對每個孩子的問題進行針對性的指導和建議」。

  鍾卷是廣東省深圳市福田區某中學初三學生。她在接受記者採訪的當天,剛剛報了物理的補習課。「我覺得臨近中考補補知識點容易提分。因為線上補習容易走神,效果沒有線下好,所以我請了原來的輔導班老師來家裡輔導我」。

  「雙減」後,輔導孩子功課都是通過什麼途徑?調查顯示,由學校老師進行課後答疑輔導最為普遍,53.7%的受訪家長選擇此項。52.1%的受訪家長表示是孩子自己學習,51.7%的受訪家長會自己輔導。此外,有31.0%的受訪家長主要依靠線下輔導班,27.9%的受訪家長給孩子報了線上網課。

  75.5%受訪家長感到學科類校外培訓「虛火」大幅降溫了

  李進介紹,鎮上補習班少,原來每個班能收不少學生。還有家長擔心質量不高,寒暑假會專門把孩子送到市裡或更遠的地方補習,每天往返接送也不嫌麻煩。「現在這種熱衷補習的現象沒有了」。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的趙志勛的兒子讀初二。他說,自「雙減」以來,當地補習班數量減少許多。之前在接送孩子上下學的路上,能看到很多輔導機構的宣傳單,還有發單員在街頭和社區裡發廣告。家長們積極報名,補習班總有很多學生。「原來一到下課時間,輔導機構的門口就有許多家長在等著接孩子。現在清靜多了」。

  湖南省邵陽市隆回縣某小學四年級班主任於秋也明顯感到,學科校外培訓「冷」了很多。「現在嚴查學科類教育培訓機構和違規培訓現象,很多教育機構都被取締和倒閉了。而且,目前學校提供的課後服務已經足以滿足小學生的學習需求,不少家長也不再執著於給孩子報班」。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李立國評價,「雙減」取得了可觀的成效。「社會上,校外培訓機構更加規範了。家庭里,來自課外輔導的壓力減輕了。過去,學生的休息日、寒暑假就是天天上輔導班。現在已經得到了極大的改善和緩解」。

  「雙減」政策落地至今,75.5%的受訪家長感到學科類校外培訓「虛火」大幅降溫了。交互分析發現,小學低年級學生家長對此感受最為明顯,比例為79.2%。

  65.5%受訪家長期待嚴厲治理隱形培訓現象

  李進特別希望,對培訓機構違規營業的現象加大治理力度。「有些輔導機構辦得非常隱秘,看外表和補習班一點關係都沒有,實際仍在招生營業。還有的就在家裡辦,比如幾個家庭以『眾籌私教』的形式開展小型對內的培訓班。這些情況加大了相關部門的審查難度。要進一步完善監管的長效機制」。

  針對「回頭看」工作主抓的幾類現象,受訪家長希望在哪些方面持續加大治理力度?

  52.0%的受訪家長指出是打著非營利旗號從事營利的行為,其次是違規收費、使用不規範合約的現象(47.5%),之後是已註銷但仍開展學科培訓行為(44.5%)。其他主要還有:以眾籌私教、家政服務、閱讀寫作等名義培訓(39.3%),無證無照培訓(32.1%)等。

  李立國認為,課外輔導機構數量已大大減少,行業更加規範了。但目前看,確實衍生出了多樣的輔導形式,個性化輔導方式有所增加。「比如請家教現象增多,輔導形式更加隱蔽等」。

  程鳴希望加強對輔導機構的資質審核力度,包括師資質量、專業水平、場地安全、營業正規性等,「家長作為普通人是難辨別機構是否合規和專業的。與機構簽訂合約往往也只是走流程,不清楚一些條款的含義、哪裡容易有『坑』。一旦遇到問題,解決起來很困難」。

  趙志勛感到,「雙減」政策落地以來,在輔導機構的整治上取得了很大成效,減輕了學生學業負擔和家庭的教育支出。未來,要讓學生們能學得高效、學得全面、學得深入,對學校教學質量提出了更高要求。「老師授課方式、備課內容都要做調整,將知識點精化、細化,顧及到每一個孩子。這加大了老師們的工作量。作為家長我會儘力配合學校,也向老師道一聲『辛苦了』」。

  讓「雙減」發揮最大實效,65.5%的受訪家長期待嚴厲治理隱形培訓現象,64.0%的受訪家長希望學校提高課後服務質量,62.5%的受訪家長期待課堂教學進一步提質增效,46.3%的受訪家長認為家校要加強溝通提高孩子學習能動性。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杜園春 實習生 陳雅俊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6月23日 10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