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德里安誕辰150周年|他的藝術不僅限於視覺

荷蘭藝術家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1872年3月7日-1944年2月1日)的名字與他標誌性的風格相輔相成——紅藍黃三原色方塊映襯在黑白網格之中。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的職業生涯始於風景畫和立體派作品。直至四五十歲,蒙德里安才開始嘗試後來定義了他的作品。

今年是蒙德里安誕辰150年,《澎湃新聞·藝術評論》獲悉,荷蘭海牙藝術博物館(Kunstmuseum Den Haag)和瑞士巴塞爾貝耶勒基金會(Foundation Beyeler)先後推出「移動的蒙德里安」(Mondrian Moves)和「蒙德里安的進化」(Mondrian Evolution),以審視和回顧150年來,蒙德里安帶給藝術世界的創造性轉變。

1942年,蒙德里安在紐約工作室

蒙德里安是20世紀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他以三原色網格畫聞名,並試圖通過看似簡單的幾何元素來建立普遍的價值觀和美學。

從具象繪畫開始,蒙德里安最終將其早期作品中的形式元素轉化為純粹的抽象繪畫。他早年在海牙學習繪畫,並與西奧·范·杜斯伯格(Theo van Doesburg)創立了荷蘭風格派運動。

蒙德里安,《黃昏的磨坊》,約1907-1908年,布面油畫,海牙藝術博物館藏(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而後,蒙德里安發展出被稱為「新造型主義」的非具象繪畫,他認為這是創造普遍美感的必要條件。然而,蒙德里安不僅受到自然的啟發,還在狐步舞和爵士樂的節奏中揣摩。

1911年抵達巴黎後,蒙德里安嘗試和研究了立體派的繪畫風格,他的作品影響了後來的色域繪畫、抽象表現主義、極簡主義等藝術形式,以及設計、建築、時尚等領域。

蒙德里安,《樹》,1912年,布面油畫,德國斯圖加特國立美術館藏(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70多歲時,蒙德里安搬到紐約,在那裡他結識了藝術家威廉·德·庫寧 (Willem de Kooning) 、李·克拉斯納 (Lee Krasner),以及收藏家佩吉·古根海姆 (Peggy Guggenheim)。

畫出標誌性的網格之前的蒙德里安

蒙德里安出生於1872年3月7日,1919年後的網格畫才逐漸有條不紊。這期間他的藝術如何變化?貝耶勒基金會的展覽「蒙德里安的進化」試圖解答這一問題。

該展覽是貝耶勒基金會高級策展人烏爾夫·庫斯特(Ulf Küster)的傾心之作,他為展覽工作了三年。貝耶勒基金會藏有7幅蒙德里安1912年至1938年的作品,這些見證風格變化的作品成為了此次展覽最初的推動力。

蒙德里安,《桉樹》,1912年,布面油畫,貝耶勒基金會藏(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蒙德里安,《紅雲》,1907年,布面油畫,海牙藝術博物館藏(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貝耶勒基金會的也展覽借鑒了蒙德里安對「進化」的思考——經驗積累,建立新的藝術發展階段,進而引發進一步的見解。

展覽強調了藝術家風格的發展,重點是他早期的風景,以及他對自然世界的熱愛是如何演變為抽象的。其中最早一件作品是《拿著紗錠的女人》(約1893-1896年),畫中描繪了一個室內的場景,它的邊上是完成時被認為非常激進的《黑白雙線構成》(1934年)。蒙德里安把這件作品送給了德克薩斯州的朋友,並在那裡保存了很長時間,之後賣給了歐洲私人藏家,此次展覽是該作品首次在歐洲展出。

蒙德里安,《拿著紗錠的女人》,約1893-1896年,布面油畫,佩斯畫廊提供(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蒙德里安,《黑白雙線構成》,1934年,布面油畫,瑞士私人藏(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蒙德里安,《歐勒附近的樹林》,1908年,布面油畫,海牙藝術博物館藏(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蒙德里安,《紐約城一號》,1941年,布面油畫和紙,德國杜塞道夫美術館藏(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蒙德里安作品的多感官體驗

蒙德里安的三原色網格畫通常被認為是靜止的、嚴謹的、不帶感情的。但海牙藝術博物館「移動的蒙德里安」(Mondrian Moves)的策展人卡羅·韋爾比克(Caro Verbeek)認為,蒙德里安追求的是相反。他追求一種動態的感官體驗,觸發精神的興奮。

海牙藝術博物館藏有超過300件蒙德里安作品,2017年的一次大型回顧展上首次展出了所有蒙德里安的作品。此次展覽側重探索蒙德里安作為靈感來源的角色,與他的朋友和同時代的藝術傢伙伴之間互相鼓舞的關係,以及後世藝術家從蒙德里安處獲得的靈感。

海牙藝術博物館「移動的蒙德里安」展覽現場,蒙德里安作品與當代藝術家作品並陳。

「你可以說蒙德里安甚至不是視覺藝術家,而是一位作曲家。 他一直在尋找一種平衡——視覺藝術只是作為通往作品背後無形之物的敲門磚。」

貝耶勒基金會「蒙德里安的進化」策展人庫斯特也認為,蒙德里安是一個充滿感情的人,一些最初的批評者認為他對三原色的激進使用是一種瘋狂的表現,「他們說,『那個人一定精神有問題。』」

庫斯特說,蒙德里安是美國爵士樂的粉絲,他會為到訪他工作室的朋友播放爵士樂,還參加了約瑟芬·貝克(Josephine Baker)在巴黎的舞蹈表演。在紐約與蒙德里安同時代的藝術家李·克拉斯納(Lee Krasner)也曾回憶說,「很難和他跳舞,因為他總是創造新的舞步。」

蒙德里安,《No.6/構成II》,1920年,布面油畫,英國泰特美術館藏(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不僅如此,韋爾比克研究則發現,蒙德里安也對早期電子音樂著迷。

1921年,當未來主義藝術家路易·吉魯索洛(Luigi Russolo)在巴黎展示了一些世界上第一台被稱為「Intonarumori」的噪音機器時,蒙德里安寫信給他的朋友稱自己也想製造一個電子音樂設備。他計劃製作一件融合了噪音、音樂和色彩投影的藝術品,並在理論著作中詳細描述了這個項目,卻沒有真正實現。

海牙藝術博物館「移動的蒙德里安」展覽現場

蒙德里安,《四條黃線的菱形構成》,1933年,布面油畫,海牙藝術博物館藏(海牙藝術博物館展品)

蒙德里安,《八條線紅色矩形的菱形構成》,1938年,布面油畫,貝耶勒基金會藏(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1926年,蒙德里安巴黎啟程街工作室

對感官體驗的關注,與蒙德里安對神智學的長期堅持有關,這是一種通過自然尋求「宇宙和諧的神秘概念」。蒙德里安想要「在觀者和藝術品之間創造一個精神空間。」庫斯特說,他把抽象看作是「一種獲得神聖真理的冥想形式」。

蒙德里安的作品有各種開放的解釋,源於藝術家不斷地重塑自己,探索不同的經驗領域:這種不停滯,也是其保持吸引力的原因。

「我仍然認為他是一位視覺藝術家,但人們應該重新定義視覺藝術家的含義。」庫斯特補充道,「他的藝術體驗不僅限於眼睛。」

蒙德里安,《勝利之舞》,1944年,布面油畫,海牙藝術博物館藏(海牙藝術博物館展品)

對話|貝耶勒基金會「蒙德里安的進化」策展人庫斯特

問:你最初是如何構思這個展覽的?

庫斯特:過去我們往往專注於藝術家的長處,但由於藏品的時間線,我們有了關於藝術進化的想法。

令人驚訝的是,蒙德里安最初是一位深受海牙畫派影響的風景畫家。他在自己的藝術作品中實踐並發展了來自這一流派的理論,直到他找到了一種更接近於他所認為的藝術依據。他認為,抽象畫植根於自然。1920年代初,蒙德里安開始專注於黑色線條、白色背景以及在矩形網格中使用三原色。我們根據他不斷演變的風格策劃了這場展覽,展示了他早期和晚期作品之間的關係。

貝耶勒基金會「蒙德里安的進化」展覽現場,《歐勒附近的樹林》(1908年》和《紐約城一號》(1941年)配對展出。

問:你能談談蒙德里安的早期作品與後來的抽象作品的關係,在展覽中如何呈現?

庫斯特:

蒙德里安,《西卡Bell的燈塔,橙色,粉色,紫色和藍色》1910年,布面油畫,荷蘭海牙藝術博物館藏(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蒙德里安,《雙線藍構圖》,1936年,布面油畫,貝耶勒基金會藏(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蒙德里安,《杜伊文德雷赫特的農舍》,1916年,布面油畫

這些衝突表明了一種「進化」,現代藝術的發展比「從具象到非具象」要複雜得多。

蒙德里安極具實驗性,樂於給自己帶來驚喜。 他畫了農舍和風車,這是他開啟自己風格的前一步。

蒙德里安,《溫克爾磨坊》,1908年,布面油畫,海牙藝術博物館藏(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問:能解釋一下蒙德里安保護項目是如何影響展覽的嗎?

庫斯特:

蒙德里安保護項目對基金會藏有7幅畫蒙德里安做了深入的研究

蒙德里安,《繪畫 I》,1921/1925,布面油畫,貝耶勒基金會藏(貝耶勒基金會展品)

左:紅色矩形層下可見用鉛筆和尺子繪製的嚴格而規矩的網格;右:從紅色矩形延伸出的網格與現有比例重合。

問:蒙德里安的生活了經歷很多(如一戰,搬到巴黎、倫敦和紐約),這些經歷對他藝術的影響?

庫斯特:

蒙德里安,《紐約城一號》(側面局部),1941年,布面油畫和紙

貝耶勒基金會「蒙德里安的進化」展覽現場

注:荷蘭海牙藝術博物館「移動的蒙德里安」將展覽至9月25日;瑞士巴塞爾貝耶勒基金會「蒙德里安的進化」將展覽至10月9日。本文編譯自《紐約時報》「海牙展覽,蒙德里安的作品有了節奏」;《史密森尼雜誌》「畫出抽象網格之前的蒙德里安」;《ARTnews》對庫斯特的專訪。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