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投資增速有所下降 如何更好激發民間投資活力?

整體投資中佔大頭,質量進一步改善——

發揮民間投資主力軍作用

  近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了支持民間投資和推進一舉多得項目的措施。此前,在穩住經濟的6方面33項一攬子政策措施中,穩定和擴大民間投資也是重要內容。

  促進民間投資健康發展既利當前又惠長遠,但今年以來受疫情等因素影響,作為投資主力軍的民間投資增速有所下降。如何看待民間投資當前面臨的主要制約因素?相關政策舉措將對民間投資產生哪些積極影響?如何更好激發民間投資活力?

  投資增速有所放緩

  「民間投資周期性特點明顯,相對更加靈活且注重效率,競爭優勢更突出。而且民間投資往往集中在競爭領域、服務業,創造就業崗位較多。」中國郵政儲蓄銀行研究員婁飛鵬表示。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促進民間投資健康發展,民間投資的領域和門檻不斷放開。數據顯示,自2012年有民間投資統計口徑以來,全國民間投資佔整體投資比重始終保持在55%以上。今年1月份至5月份,民間投資增長4.1%,佔整體投資的比重為56.9%,在整體投資中仍佔大頭。其中,製造業民間投資增長18.9%,基礎設施民間投資增長9.1%,民間投資質量進一步改善。但是,受國際局勢複雜多變、國內疫情多點散發等影響,今年以來民間投資增速持續低於整體投資。

  「當前,民間投資放緩的幅度大於整體投資,顯示民營企業對未來預期謹慎,信心偏弱,投資和融資意願持續低迷。」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王軍告訴記者,當企業對未來經濟增長信心不足,獲得利潤和收入後不願增加投資和消費,而是優先償還債務,且降低新的舉債規模,無論資金成本有多低,都專注於修復資產負債表。

  王軍表示,進一步分析,影響民間投資積極性的主要原因有幾方面,一是經濟潛在增速持續下行,具有良好投資回報的資產和項目匱乏;二是房地產市場低迷,房地產銷售和投資下降的趨勢還未扭轉,市場景氣度仍在慣性下降,房地產企業大規模違約的壓力尚未根本性消除,全行業仍處於調整和修復期;三是一些政策出台事先缺乏溝通,事中執行走樣,政策合成謬誤使得出現了具有收縮性效應的「非意圖後果」。

  5月份經濟數據顯示,當前經濟運行出現了一些積極變化,但供需兩側穩定恢復仍面臨不少挑戰。婁飛鵬認為,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穩住宏觀經濟大盤需要發揮投資特別是民間投資的積極作用。在就業壓力較大的情況下,穩定和擴大民間投資還可以增加就業崗位,緩解就業壓力。進言之,增加就業可以增加居民收入,從而從消費端擴大內需。

  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婁飛鵬認為,就目前情況看,受疫情衝擊影響,產業鏈供應鏈受阻的問題仍然存在,能源、原材料價格上漲,降低了民間投資的盈利預期。與此同時,由於疫情衝擊影響了企業資產負債表,資產負債表不佳也對民營企業主體從外部獲得融資帶來不利影響。

  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一要在「十四五」規劃102項重大工程和國家明確的重點建設領域,選擇一批示範項目吸引民間資本參與;二要深化「放管服」改革;三要鼓勵金融機構採用續貸、展期等支持民間投資。「落實好國常會要求,落實好鼓勵民間投資發展的各項政策措施,完善民間投資政策環境,有利於更好穩定市場預期和投資信心,促進民間投資高質量發展。」國家發展改革委新聞發言人孟瑋表示。

  「此次國常會對支持民間投資作出了專門部署,這些政策措施具有針對性和操作性強、市場化法治化程度高、改革色彩鮮明、兼顧短期與中長期等突出特點,釋放出十分強烈的穩增長和保市場主體的信號,對於幫助和支持民間資本渡過眼前難關非常及時、非常關鍵,可以說是及時雨、雪中炭。」王軍表示。

  婁飛鵬認為,國務院常務會議從項目來源、融資支持、「放管服」改革等方面,對穩定和擴大民間投資提出了具體政策舉措,有助於豐富民間投資的項目來源,讓民間投資有更多機會參與國家重大項目,同時通過深化改革為民間投資營造更好的營商環境,也有效解決了民間投資的資金來源。這些措施不僅有助於短期穩住經濟大盤,還有利於長期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

  「比如,會議提出,對符合條件的項目提供政府性融資擔保,抓緊推出面向民間投資的不動產投資信託基金項目,鼓勵民營企業市場化債轉股。對民間投資主體而言,這些政策舉措有利於降低其融資成本,緩解因為缺少抵押物而導致的融資難問題,同時採用債轉股方式也有利於穩定槓桿率。」婁飛鵬說。

  持續優化投資環境

  穩定和擴大民間投資,需要發揮重大項目牽引和政府投資撬動作用。國家發展改革委表示,根據「十四五」規劃102項重大工程、國家重大戰略等明確的重點建設任務,將選擇具備一定收益水平、條件相對成熟的項目,採取多種方式吸引民間資本參與。在安排各類政府性投資資金時,對民營企業一視同仁,發揮政府投資引導帶動作用。同時,推動民間投資項目加快實施。

  近期多地正在部署集中推介一批民間投資項目。例如,北京市提出,年內分兩批向社會公開推介重點領域民間資本參與項目,今年6月底前完成首批項目推介、總投資1000億元以上;天津市在基礎設施、生態環保、社會事業等領域,集中向民間資本推介18個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前期工作具備一定基礎、投資回報機制明確的項目,總投資399.70億元;四川省提出,鼓勵和引導更多社會資本參與重大工程項目建設,6月向社會推介一批符合產業政策和發展規劃,投資規模適度、回報機制明確的項目。

  激發民間投資活力需要持續優化民間投資環境。王軍認為,為幫助民間資本形成穩定而良好的預期,增強擴大投資的積極性,需要政策制定者注重與企業的深入溝通,以便制定出透明、可預期的政策,減少不必要的不確定性。持續推動改革開放,充分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調節經濟運行,用市場辦法、改革舉措激發民間投資活力,降低各類制度性和非制度性成本。繼續推動混合所有制改革,以「競爭中性」原則為核心,消除所有制歧視,在要素獲取、准入許可、經營運行、政府採購和招投標等方面,對各類所有制企業平等對待。未來還應重點推動收入分配體制改革、中央地方財政體制改革、投融資體制改革、資本市場改革等關鍵領域改革,依法保護各類產權特別是私有產權,打破制約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數據等要素自由流動的障礙,提升資源配置效率。

  孟瑋表示,將緊緊圍繞深化「放管服」改革,破除制約民間投資的玻璃門、彈簧門、旋轉門,進一步完善有利於民間投資發展的政策環境。落實鼓勵民營經濟發展的各項政策措施,為各類所有制企業營造公平、透明、法治的發展環境,促進民間投資高質量發展。

  「隨著一攬子措施的逐步落地,相信將充分改善民營企業等市場主體對於未來經濟發展的信心和預期,加快產業鏈和供應鏈的穩定和修復,對於推動經濟回歸正常軌道、確保運行在合理區間將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王軍表示。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