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從世界排名上消失的費德勒

原創 Carmen卡門 後廠村體工隊

今年2022年8月8日,羅傑·費德勒將要迎來自己的41歲生日。

不過,在此之前他不得不率先接受一個事實。那就是過去兩年裡他一直被「疫情積分政策」保護的ATP積分將被清零,這意味著他將不再擁有ATP排名,也意味著把自己的復出之日定在10月份巴塞爾公開賽上的他不得不以外卡球員身份出戰,而且即便奪冠拿到250個積分也無法重回前100的行列。

當然,如果費德勒想繼續參加比賽,即便沒有排名也會有無數賽事雙手奉上外卡,就像過去4年裡「金屬臀爵士」安迪·Murray所擁有的待遇一樣。然而對於即將年滿41歲並且在過去兩年裡做了3次手術的20屆大滿貫冠軍得主來說,或許在家鄉巴塞爾告別也將是一種選擇?

新的積分體系

儘管從未說過「退休」二字,但是自從2020年以來,瑞士天王就因為膝蓋的傷勢以及後續的多次手術而長期缺陣,兩年總共只參加了6項賽事。來到2022年6月20日這一周,他在ATP積分榜上的排名已經跌落至96位。

等到7月11日的溫網結束後,他在「疫情積分政策」下所剩的2019賽季溫網1200個亞軍積分中的一半分數(600分)會被自動扣除,自1997年9月22日起連續9058天出現在ATP積分榜的紀錄也將就此終結。

「疫情積分政策」是ATP在新冠疫情出現並且肆虐全球的情況下,為了支持和維護球員的參賽權益而設立的一套新的積分體系。值得一提的是,它不是所謂的「一勞永逸",而是根據疫情的發展、賽事的變動而不斷調整的,過去兩年多的時間里它先後修改了4次。

正是在這一體系的作用下,費德勒才能夠在2022年6月20日的這一周里還剩下600個ATP積分。不然按照以往52周的積分體系,他的分數早就被清空,不會等到7月11日2022年溫網結束後才跌出ATP積分榜。

關於「疫情積分政策」和瑞士人之間的關係,還要追溯到2020年3月16日男子職業網壇因為疫情陷入停擺的那一天。

3個月又19天之後的7月7日,就在ATP宣布賽事重啟的一個月前,為了把疫情對球員的影響降低到最小(有些賽事取消或延期、有些球員受困於國際旅行政策以及個人健康原因無法參賽),ATP聯合ITF、四大滿貫宣布對積分排名系統做出重大調整,將世界排名的統計範疇從原先的52周擴大為22個月。

這是ATP自1973年啟用該排名系統以來,首次對其進行大幅度修改。

在2020年7月7日以前,ATP排名是以過去52周里運動員表現最好的18項賽事的積分構成,每一周開始前都要扣除前一年當周獲得的分數。而當賽事重啟後,積分統計的範疇將擴大為22個月,即從2019年3月到2020年12月,球員的排名積分將由這期間表現最好的18項賽事積分構成。

不過,運動員不能將同一項賽事的兩年的兩個積分同時算在最好的18項賽事中——例如有球員同時參加了2019和2020年美網,那他只能取其中成績最好的一次作為有效排名積分。

此後,這一政策又多次進行調整。

2021年3月4日,ATP宣布2019年3月4日至8月5日之間,未能在2020賽季同期舉辦的所有賽事的排名積分將再延長52周也就兩年,同一站賽事將會選擇2019年積分的50%或2020年的100%相比較後成績中更好的一個計入積分;對於2020賽季已舉辦的賽事,積分規則同樣取2020年積分的50%或者2021年的100%。此政策實行至2021年8月15日,8月16日開始恢復最初的52周積分政策。

這一政策很好地保護到了費德勒,由於2020年上半年幾乎大多數比賽都取消或者延期,使得他在2021賽季仍然可以擁有2019賽季所參加所有賽事的一半積分,從而保持住了ATP積分榜第6的位置。也正是因為如此,截止到2022年6月20這一周他的積分里還包含了2019年溫網亞軍一半的600分。

逐漸「融化」的網球世界

由於積分政策的一再改變,以及2021年3月4日的這次調整「剛好」頒布於當年的多哈公開賽之前——因傷闊別賽場400多天的費德勒選擇在該項賽事中復出,ATP排名第6的他位列賽會2號種子。

這樣的場面引發了「ATP是不會過於保護『巨頭』」的質疑聲。根據這一規定,2021賽季早早宣布不會參加北美「陽光雙賽」印第安納維爾斯大師賽與邁阿密大師賽的費德勒,依然可以獲得2019年一冠一亞的一半積分(800分),作為2019年溫網冠軍的德約科維奇同樣在6月末的賽事開始前已經有了2019年冠軍的一半分數(1000分)打底。而納達爾作為2020年的法網冠軍,他在2021賽季即使沒能衛冕也不會扣掉2000分,同樣至少會得到1000個積分。

對於處於上升期的新生代球員,ATP不斷修改積分規則讓他們想要突破「巨頭」們的包圍變得更加艱難。

德國選手小茲維列夫就直接表達了自己的不滿,「費德勒一年沒打比賽,但排名仍在我之上,ATP的積分系統就是災難。」2020賽季,他打了除去ATP杯的9站比賽闖入澳網四強、美網和巴黎大師賽決賽並獲得兩站科隆公開賽冠軍,然而在2021年3月4日的「疫情積分政策」公佈後他卻落後於2020賽季只打了一個澳網的費德勒740分,只能位居ATP積分榜的第7位。

同樣,2020年8月賽事重啟後的安德烈·盧布列夫截止2021年3月4日之前一共獲得4個ATP500級賽事冠軍、3次闖入大滿貫8強,也只能排在第8位。「如果還是按照之前正常的排名系統,我應該排在第4位,顯然第4和第8還是有很大差別的。」在3月15日開始的迪拜公開賽之前,俄Rose人說道。

不過,當時他並不會想到這個世界發生變動的不只是ATP的積分系統,還有錯綜複雜的國際局勢。

進入2022年,2月下旬開始的「俄烏衝突」使得包括他在內的所有俄Rose以及白俄Rose球員都遭受了烏克蘭選手的猛烈抨擊,無法在ATP積分榜和所參加的賽事當中顯示自己的國籍,以及被即將於2022年6月27日開始的溫網禁賽。

一些有條件的俄Rose球員(比如具有雙國籍的拉扎米澤)已經通過轉換國籍的手段來參賽

「由於溫網決定禁止俄Rose和白俄Rose球員參加今年的比賽,ATP以取消本賽季溫網積分作為回應,這一系列的舉措讓整個職業網壇的基礎都融化了。」澳大利亞的「news.com」寫道,並使用了「melt down」這個詞——由於現實世界的疫情、戰爭以及政治紛爭所影響,職業網壇割裂得日益嚴重,正在逐漸陷入一種融化乃至坍塌的狀態。

這種錯綜複雜的局面加上傷病、年紀,在內因和外因的結合之下,使得當今的網球世界已經不再是費德勒所熟悉的那一個了。

巴塞爾當然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他可以在那裡為了對球迷們「再來一年」的承諾而繼續試水,也可以像羅迪克或者達維登科所說的那樣,為了讓自己保有一個健康的身體而做出轉身的決定。

畢竟,米開朗基羅已經畫完了西斯廷教堂。500多年來,偉大的「創世紀」就一直留在那裡,供絡繹不絕的後來人瞻仰,力度非凡,氣勢磅礴。

原標題:《即將從世界排名上消失的費德勒》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