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學專業:在世界「棋盤」上體會快意洒脫

    外交是代表國家的工作,涉及經濟、科技、文化、教育等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能夠開展外交事務是一個國家的基本定義元素。近年來,中國特色大國外交驚艷世界,中國「外交天團」走北美、訪歐洲、到非洲,成為外國媒體報導中的「常客」,直觀地體現了中國綜合國力的不斷攀升。

    在很多人眼中,外交學是一門充滿神秘色彩的學科。不少選擇外交學專業學習的年輕人,最初其實並不清楚:這門學科要學什麼?自己未來是否能承擔起「守護」國家榮譽與尊嚴的重任?畢業後如果沒能成為外交官,其他發展路徑是否仍然寬闊?

    就上述問題,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近日專訪外交學院外交學與外事管理系外交學教研室主任樊超副教授,為即將報考大學志願的高考生提供專業性的解讀。

    中青報·中青網:外交學是一門怎樣的專業?與國際政治、國際關係相比有什麼不同?

    樊超:外交學是社會科學領域的一門新興交叉學科,主要研究以主權國家為主的國際行為體如何通過談判、交涉等和平方式,維護自身利益、處理國際事務。簡單地講,外交學就是研究外交官的業務和技術,研究偏向於工作流程和技藝,屬於微觀理論。

    國際關係則指國際社會各類行為主體之間相互交往、相互作用的一般狀態,包括政治關係、經濟關係、文化關係、宗教關係等。國際關係學研究的是以國家為主體的國際行為體的跨國互動關係。而國際政治偏指國際關係中的政治關係,是從政治視角解釋國家間關係和互動結構的學科。國際政治和國際關係更偏向於對規律和宏觀狀態的研究,屬於宏觀理論。

    中青報·中青網:什麼樣的同學更適合學習外交學專業?

    樊超:學習外交學,大致需要三個維度的素養。

    第一,要對外交或國際事務懷有濃厚興趣,「好奇心是最好的老師」,是幫助我們克服困難、引領我們不斷探索的根本動力。

    第二,要對知識有廣泛的興趣和深厚的積累,有突出的學習能力、優秀的時間管理能力。外交官身負國運、縱橫捭闔,這就要求外交學專業的學生既要博聞強識,又要知行合一,更要溫文爾雅。

    第三,要具備過硬的政治素質。忠誠、使命、奉獻既是對外交官的要求,也是當代外交學子應有的素質。唯有心懷祖國,方能放眼世界;只有牢記使命,才能不忘初心;只有敢於奉獻,才會投身外交。

    中青報·中青網:學習外交學專業的樂趣和難點在哪裡?

    樊超:外交學的樂趣是多元的,會因人而異,但離不開這樣幾種情形——在國際關係史和外交史中感受大國博弈,以世界為「棋盤」、以列強為「棋子」的雄心壯志;在情報學當中體會抽絲剝繭、憑藉蛛絲馬跡洞察對手心思的快意洒脫;在外交禮儀中獲得多元文化帶來的審美享受和深厚意蘊;在外交戰略中尋求「不畏浮雲遮望眼」的豁達開朗。

    當然,難點也有,主要體現在要學會、具備「共情」能力,這是對人類性情、思維和情緒的極大挑戰。所謂「共情」,就是理解當事人或外交對手的優勢和難處。唯有如此,才能走出「陰謀論」的窠臼,洞察對手的疏失錯漏,察覺更為複雜的動機,找到挽救外交關係的更多可能性;也可以在「經濟決定論」之外體會政治邏輯對國家關係的決定性作用。

    外交學學習是不斷更新知識、拓展觀察視野的過程,對個體內心的衝擊是巨大的,需要學生有過硬的心理素質和豁達的心胸。

    中青報·中青網:網上有評論說,外交學專業課程設置有些「虛」,您對此怎麼看?

    樊超:我不這麼認為。以外交學院的外交學課程為例,每一門課都是經過千錘百鍊、根據真實的外交實踐總結凝練而來,既承擔高等教育的教學任務,也承擔外交部青干班和定向培養生的課程培訓,直接服務於國家的外交事業,因此課程內容並不虛浮。

    近幾年,外交學院外交學與外事管理系開設了一系列網路公開課,比如在「智慧樹」平台投放了《外交學概論》,在學堂在線、愛課程、慕課MOOC、「智慧樹」等在線平台投放了《當代中國外交》等核心課程。歡迎熱愛外交專業的同學先睹為快。

    中青報·中青網:學了外交學,畢業後只能從事外交工作嗎?

    樊超:外交官有「雜家」之稱,外交學作為交叉學科,特別講求知識體系的全面和完備,因此培養的學生具有很強的綜合能力。外交學專業畢業生的就業選擇是多元的,除了服務國家的外交外事工作,還有大量畢業生進入外貿、傳媒、智庫、科研院校和軍隊等多領域就業。比如說,在其他領域,外交學院近年湧現了黃健翔(知名體育評論員)、黃煒(央視主持人)和楊宇軍(國防部原新聞發言人)等許多優秀校友。   

    本報北京6月22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馬子倩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6月23日 09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