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啟示錄之騰邦國際: 沉痾難起終離場

6月22日,騰邦國際披露公司股票終止上市暨股票摘牌的公告,成為創業板今年第一家退市公司。

這家成立24年、在A股市場掛牌11年的老牌公司,因2021年末經審計凈資產為負值且2021年度財務會計報告被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觸及股票終止上市情形,黯然告別A股市場。

從曾經風光無限的國內「票代龍頭」,到主營業務停擺、嚴重資不抵債的退市企業,錯判金融業務風險、內部控制形同虛設導致沉痾難起,或是騰邦國際在A股走向終結的關鍵詞。

看似華麗的「多元化」之路

騰邦國際成立於1998年,以機票代理業務起家。2011年2月,騰邦國際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被稱為「中國商業服務第一股」,是彼時國內最大的航空客運銷售代理企業之一。公司依託電子商務技術,建立了「直銷+合作銷售」的集成化商業銷售模式。2010年,公司機票銷售金額達到40.81億元,自身營業收入達到1.7億元,實現凈利潤近9400萬元。

然而,隨著航空公司大力發展直銷模式和銷售傭金率下降,以及行業巨頭大力布局手機APP,公司機票代理業務受到衝擊,利潤空間承壓。為實現業績增長,騰邦國際開始嘗試「多元化」道路,將業務迅速拓展至旅遊業務和金融業務線。

2012年12月,公司發佈公告稱,擬投資設立深圳市前海融易行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公司表示,行業內採用的月結方式要求代理商墊付大量資金,中小微機票代理商在自有資金不足的情況下,難以維持和拓展業務,錯失大量商業機會。公司註冊小貸公司扶持小微代售機票代理商,為小微代理商提供資金支持,一方面可以進一步擴大公司的代售機票業務,另一方面可以獲取放貸收益。

2013年是互聯網金融元年,騰邦國際通過搭建「旅遊 × 互聯網 × 金融」大生態,大舉進軍金融業,通過已獲得的支付牌照及小額貸款公司牌照開展旅遊相關金融服務業務。2013年4月,融易行正式運營,主要收入來源便是小額貸款的利息收入。與此同時,公司積極收購國內各地旅行行業區域龍頭、互聯網機票交易平台等擴大旅遊、票務業務規模。

這一戰略布局確實讓騰邦國際在初期獲得了飛速的發展,公司營業收入規模由2010年的1.7億元快速增長至2018年的48.86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高達60%。與此同時,融易行貢獻了公司大部分凈利潤。

2015年至2018年,融易行的凈利潤分別為1.01億元、0.87億元、1.208億元和1.209億元;而同期騰邦國際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1.46億元、1.78億元、2.84億元和1.68億元。通過收購旅遊及票務業務公司擴大收入規模,通過開展小額貸款業務提升盈利水平,可謂是「兩全其美」。

2020年起,公司還大力發展線上支付業務,當年公司線上支付業務實現收入占公司營業收入的74%。多業務線運作看似協同發展,但實際上背後已是危機四伏。

無視風控深陷泥淖

2017年、2018年國內金融市場規範力度加大。加強監管、去槓桿、去表外業務,打在了騰邦國際的「七寸」上。

金融去槓桿相關政策(尤其是資管新規)令非標融資大幅收縮,再加上公司小貸業務的客戶主要為小微代售機票代理商,本身抗風險能力就比較弱,在機票代理業務行業集中度提升的背景下,其生存空間進一步受到壓縮,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融易行小額貸款業務的潛在經營風險。

但上市公司未能及時「調轉船頭」,仍向融易行輸送較大金額往來款支持其業務發展及對外放貸,在貸款審核過程中未能根據行業政策和市場環境變化及時調整風控政策。2019年上半年,融易行收入1.83億元,凈利潤僅697萬元。

對小貸業務的資金和資源投入影響了公司原有主業。2019年8月,公司披露公告稱因違反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的票款結算協議(BSP),公司及子公司收到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發出的《關於終止客運銷售代理協議的通知》,公司票代業務受到重大衝擊。同月,公司披露的《關於公司及子公司部分銀行賬戶被凍結的公告》顯示,公司及子公司被凍結銀行賬戶45個,凍結賬戶賬面餘額1848.29萬元。

2019年11月9日,騰邦國際公告擬作價9.1億元向控股股東騰邦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邦集團」)出售融易行100%股權,融易行、騰邦集團承諾在2020年4月30日前歸還融易行欠騰邦國際的往來款22.12億元。然而,此時止損為時已晚,騰邦國際等來的僅僅是騰邦集團支付的首期股權轉讓款8500萬元。由於騰邦集團自身業務經營不善、債務危機爆發、擬開展重整事宜,剩餘31億元款項至今未能收回,構成大股東資金占用。自此,騰邦國際流動性危機全面爆發。

屋漏偏逢連夜雨。2020年4月13日,公司披露的《關於訴訟、仲裁案件進展及新增情況的公告》顯示,2019年1月至2019年12月24日期間,公司及子公司作為被告共收到訴訟文書39份,合計涉訴金額15.23億元,大多涉及公司為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違規提供債務擔保,而公司聲稱並不知情。截至2022年5月18日,公司被起訴案件涉案金額合計達43億元。

與此同時,新冠疫情暴發,公司旅遊業務、票務業務受到巨大衝擊,商旅服務業務收入由2019年的29.47億元驟然下滑至2020年的1.4億元。而公司2020年度大力發展線上支付業務也僅是「曇花一現」。到2021年底,因公司控股股東開展重整事宜,公司申請中止騰付通《支付業務許可證》續展審查工作,支付業務「無疾而終」。

期間,*ST騰邦也曾嘗試自救。為解決公司危機,公司2019年至2020年期間擬引入外部投資人中國科學院行政管理局下屬企業中科建業高新技術有限公司,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將股份表決權進行委託,但委託表決權不到一年時間,雙方即終止合作事項。2021年以來,*ST騰邦及其控股股東騰邦集團先後被債權人申請破產重整,但均未獲法院受理。

沉痾難起終迎退市

由於公司存在內控失效、持續經營能力存疑、合並財務報表範圍及審計受限、違規擔保、資金占用等系列事項,騰邦國際2019年年報、2020年年報均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公司股票交易於2021年5月6日起被深交所實施退市風險警示。2021年以來,公司存在的風險和問題未見有效化解,公司2021年財務報表再次被年審會計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與此同時,公司2021年末凈資產為-11.49億元,公司觸及終止上市情形。

2022年5月23日,深交所作出騰邦國際股票終止上市的決定,在完成退市整理期15個交易日的交易後,騰邦國際告別A股市場。

回望騰邦國際一路歷程,不難發現,公司走到退市這個結局可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公司看似「順水推舟」延伸業務鏈條,先後從事小貸和支付業務,但華麗的「多元化」之路,卻由於公司缺乏開展金融業務應有的戰略規劃和風險防控能力,最後不僅「賠了夫人」,還可謂「折了兵」,原有主業受到嚴重拖累,導致徹底喪失持續經營能力。可見,「多元化」之路還得慎之又慎,特別是金融業務,其本身門檻高、專業性強、風險大,並非「搭個班子就能唱戲」。

事實上,作為行業龍頭,公司自身的票代業務都遇到瓶頸,但又通過小貸業務支持規模更小的小微代理商,其商業邏輯不禁讓人懷疑。與此同時,失效的公司治理衍生出巨額資金占用和違規擔保,更是讓公司「雪上加霜」,最終徹底陷入資金流斷裂、訴訟纏身、資不抵債的困境。

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參加今年的中國上市公司協會年會時強調,上市公司要著力提升「五種能力」,當中即包括「抓基礎,鞏固治理能力」和「強主業,增強競爭能力」。唯有築牢治理基礎、夯實公司主業,上市公司才能實現真正的高質量發展,才能成為中國4800多萬戶企業的優秀代表,也才能在更為廣闊的空間里「乘風破浪」。

(作者:楊坪 編輯:林虹)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