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打人事件引發「輕傷不輕」熱議 阮齊林:輕傷是界定刑事犯罪標準,應調整對傷情結果的判定

封面新聞見習記者 羅石芊

6月21日,河北省公安廳就「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中受傷人員情況發佈官方通報。通報稱,6月20日,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出具了司法鑒定意見書,王某某、劉某某損傷程度為輕傷(二級),遠某、李某損傷程度為輕微傷。

公告一出,便引髮網友熱議和質疑,一場「輕傷不輕、重傷很重」的傷情普及也在網路上展開。

無獨有偶,6年前,一名女子在麗江燒烤攤遭多名男子辱罵暴打,被用碎酒瓶划臉且錄下影片、錢包丟失,最終該受傷女子傷情鑒定意見為輕傷二級,涉案人員最高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

「看起來那麼嚴重,為什麼只是輕傷?」針對網友質疑,6月22日,封面新聞記者採訪了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阮齊林,就該事件中的多個疑問點進行解讀。

「輕傷是界定刑事犯罪的標準」

阮齊林介紹到,其實刑法中並沒有輕傷這一「概念」,輕傷只是界定刑事犯罪的標準,「如果沒有達到輕傷的標準,那麼就由公安機關處理,如果造成了輕傷以上的結果,就認為是故意傷害,需要移送人民檢察院。」

在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發生後,河北省公安廳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對傷者傷情進行官方通報,而是在21日才發佈通報。中間的11天時間中,公眾對傷者未知的傷情情況紛紛表示擔憂,那麼在此次案件中,傷情鑒定時間是否存在滯後等情況?

阮齊林表示,在鑒定的過程中,專業人士除了會根據傷者當時病例報告作出判斷外,還會考慮之後的恢復情況。「傷情鑒定一般是以當時的傷勢,並綜合之後的情況進行考量,看之後有沒有發生更為嚴重的結果,例如留下後遺症等。」

「應調整對傷情結果的判定」

在「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中,受傷女子的輕傷、輕微傷也受到了「質疑」,但背後其實更多的是對其對應刑罰的思考。

傷情與處罰不匹配,今後應該怎麼解決?對此,阮齊林認為問題主要在兩個方面,首先是入罪標準較寬容,「如果要進行治安處罰,也要造成輕微傷才行,這個說明對暴力行為還是較為寬容。」

第二個是應該調整對傷情結果的判定,「我認為在之後可以將《刑法》中故意傷害的標準定為輕微傷,現行的輕傷算成重傷,再在重傷中分級進行量刑」。

在相關報導評論中,記者注意到,許多網友提出了在大多數暴力事件中,受害者通常會伴有一定的精神創傷。對此,記者向阮齊林問及傷情鑒定標準中只是針對身體傷害進行評估,之後的鑒定標準中心理創傷類的評估是否可以納入參考?他表示,該方面的評估很難判定,「如果被害人出於對被告人不滿而假裝心理創傷嚴重,這個是很難判斷出來的,因此依靠人體損傷程度來界定較為客觀、公正。」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