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民日報仲農平文章:中國糧食自信從哪裡來

一粒小麥有多貴?黑海北岸,昔日繁忙的烏克蘭最大港口敖德薩港異常冷清。曾月均出口穀物500多萬噸的「歐洲糧倉」,小麥出口幾乎停擺。今年一季度,全球糧食價格同比上漲近20%,其中小麥價格上漲60%。

一粒小麥有多重?世界銀行估計,糧食價格每上漲一個百分點,全世界就將有1000萬人陷入極端貧困中。世界糧食計劃署發出警告,人類或將面臨「二戰後最大的糧食危機」。

一粒小麥有多香?夏日艷陽下,中國黃河灘區的麥子成熟了。農民張小良丟進嘴裏一粒新麥,「嘎嘣」一聲脆響,飽滿又有嚼勁。辛苦「搶」回來的好收成,格外香。

小麥,是全球1/3以上人口的主糧,在中國也有四成人口、約五六億人以其為主食。小麥,又不止於口糧,它是農業文明的一個具象和象徵。歷史上,小麥曾經帶動了中國的農業革命,養育了中原王朝的富庶和繁榮,又從根本上影響著中原地區政治、經濟和文化的興衰成敗。

「一粒糧食可以救一個國家,也可以絆倒一個國家。」袁隆平院士的這句話代表了中國人對糧食因果鏈的認識。

南風吹五月,又聞新麥香。眼下,全國小麥收穫已近尾聲,總體看今年全國小麥比去年增產,豐收已成定局。「中國糧」再次交出一份重若千鈞的答卷。

國際糧食危機,中國飯碗能不能端穩?

糧食緊缺、糧價飆升,這是表象,更多表現的是過去。但從未來看,這些表象背後的助推因素還在發酵、加劇:

全球最大的氮肥出口國、鉀肥和磷肥的第二大生產國俄Rose化肥出口受限,造成全球化肥價格上漲,大幅推高種糧成本;全球糧食產業鏈供應鏈受損,已有20多個國家實施了糧食出口限制;跨國糧商巨鱷藉機炒作,推高糧食期貨價格牟利,形成飢餓恐慌和貿易保護的惡性循環。

全球熱議糧食的聲音中,也有人開始把焦點對準中國。很多人想知道,在這場全球糧食危機中,中國在做什麼?中國將要做什麼?

這裏面不乏期盼,也不乏擔憂,甚至有相互矛盾的說法。比如,有人認為,中國在國際市場上囤糧,加劇糧價上漲,潛台詞是中國糧食不夠;還有人認為,中國應該對世界「開倉放糧」,認知前提是中國糧食太多。

不管這些說法背後的真實意圖是什麼,中國願以真誠的善意將其理解為這是對糧食危機的焦慮,中國也願盡其所能承擔大國責任。

對外,中國在保障全球糧食安全上一直作著積極的努力。疫情發生的特殊情況下,我們向一些國家提供緊急糧食援助;長期以來,我們向亞非拉地區、太平洋島國等派遣大批農業專家和技術人員。需要出錢時,中國近年累計向聯合國糧農組織南南合作基金捐款1.3億美元;需要出力時,中方提出的全球發展倡議,把糧食安全作為八大重點合作領域之一,在全球範圍內匯聚最大合力。

不過我們也深知,14億人口的中國,保持國內糧食穩定就是對全球糧食安全最大的貢獻;一旦中國糧食出了問題,14億張嘴滿世界買吃的,那將給國際糧食市場帶來多大的衝擊!

無論對中國,還是對世界,沒有比端穩中國飯碗更重要的了。中國人用這一季夏糧的豐收,再次展現了一個負責任大國的作為和擔當。

夏糧產量佔全年糧食總產量的1/4以上,是全年糧食生產的第一仗。第一仗年年都重要,而今年尤其重要,尤其艱難。

從經濟層面看,國際局勢的複雜演變和疫情的跌宕反覆,給中國經濟帶來不小衝擊,下行壓力加大。糧價是百價之基,如果此時糧食出了問題,很可能導致物價上漲,給穩經濟大盤帶來更大壓力。

從社會層面看,民以食為天,糧食從來就不只是普通的商品。當前發展環境的嚴峻性、不確定性上升,更需要夯實糧食安全這個確定性。疫情防控兩年多來,我們歷經幾次超大城市、千萬級人口居家,都保持了社會的安定和平穩,正是因為人們有這個信心:不管什麼情況下、在哪個城市居家,至少飯是管夠的。糧食穩住了,人心才安穩,大局才穩定。

今年是黨的二十大召開之年,疫情要防住、經濟要穩住、發展要安全,貫徹落實好中央的要求,根基就在於糧食的穩。具體到當下,就在穩住這一季的夏糧生產。

如今,風吹麥浪,農機隆隆,終於迎來了豐收的一刻。中國沒有成為全球小麥價格上漲的下一個「壓力點」,反而成為國際糧食市場有力的「穩定器」。中國再次向自己、向世界展現了一份中國糧食自信。

背水一戰,被耽誤的15天怎麼追回來?

回首過去7個月,這場夏糧豐收保衛戰打得極為艱辛,可謂「背水一戰」,主要原因是去年一場罕見秋汛,造成全國1.1億畝小麥晚播了大概15天,差不多佔全國小麥面積的1/3。

15天,這個數字意味著什麼?在環環相扣的小麥生產中,耽誤一天就可能影響一季。晚播15天,直接導致今年小麥苗情近10年來最差,奪豐收面臨空前挑戰。

小麥晚播,還會加大用種量、施肥量,這兩項成本的增加,再加上農資本身價格上漲,對種植大戶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錢。而今年一些關鍵農時碰上疫情散發,有些地方在統籌上遇到了難題,又給農民下地種田、農機上路跨區帶來一些堵點。

目標是只能贏不能輸,開局卻摸到一手「差牌」。天不幫忙人努力,只能是背水一戰!

種糧食,首先得看面積。先把面積穩住了,才能談收成。

今年初,2022年糧食生產目標經國務院審定,由農業農村部分解下達到各地,確保糧食面積只增不減。面對秋汛影響,各地千方百計穩住冬小麥播種面積。河南由縣委書記、縣長任縣級「三夏」指揮長,對貽誤農時未完成播種任務的,嚴肅追責問責;河北對「立冬後種麥」的每畝補助150元,全省冬小麥面積不僅沒有減少,比上年還有所增加。

努力耕作,能播盡播。最終全國冬小麥面積基本保持與去年相當,達到3.3億多畝,為豐收奠定了基礎。

有了面積,種好地還得靠農民的積極性。今年冬小麥的整個生長期,幾乎各個關鍵農時都有利好政策,釋放了積極信號。

去年11月,小麥剛播種,中央財政就向主產區下達專項資金14億元。今年3月,在返青拔節期,中央財政先後安排16億元和20億元支持小麥生產,並對實際種糧農民發放200億元補貼。5月夏糧收穫前夕,中央財政再次向實際種糧農民發放100億元補貼。一波波真金白銀的支持,緩解了農資價格上漲的成本壓力,穩住了農民種糧的積極性。

但小麥不是工業品,不是熱火朝天開足馬力就一定行的。小麥生長要受農時節律的支配,也更考驗科技的精準度。

回顧今年小麥生產歷程,有一場硬仗可以說是產量爭奪戰的關鍵。這就是今年小麥苗情管理上的「促弱轉壯」。

寒冬12月,往年新生的麥苗已經綠油油蓋住地面了,但去年冬天,有的地里麥苗還沒長出來,捂在土裡了,有的長出來也細弱得像根針,被稱為「土裡捂」「一根針」。據統計,光河北一個省就有100多萬畝「土裡捂」。一些種了多少年莊稼的「老把式」憂心如焚,他們知道,沒有好辦法的話,後期很可能絕收。

怎麼辦?千方百計去救啊!但好比病人恢復,不能一下子大魚大肉,得先小碗喝粥調好身體。照顧弱苗也不能大水漫灌、大把施肥,否則不僅徒增成本,還可能有反作用。

農業農村部緊急組織專家制定小麥促弱轉壯技術方案,小麥一返青,100多名機關幹部和中國農科院30個科技小分隊,就深入到全國11個主產省的田間地頭,指導小麥田間管理。各地各級農業農村部門的力量也都壓到生產一線,指導農技人員和廣大農民在「准」字上下功夫。

比如說,過去小麥播種後常常澆「蒙頭水」,現在得看是一類苗、二類苗還是三類苗,不同種類,澆水的時機也不一樣。再比如施肥,一塊地面積有多大?小麥長得怎麼樣?產量目標是多少?根據這些要素,繪製出小麥長勢圖和施肥處方圖,再按照這兩張圖專門配製肥料,就做到了「訂製」施肥,一點不少,也一點不浪費。

各種技術匯聚在一塊麥子地里,農技人員「泡」在地裏手把手指導,難怪有農民感嘆「不豐收都不行」。

和老天搶時間,把產量追回來。一把「差牌」笑到最後,今年全國小麥不僅實現了豐收,還實現了增產。

一次次抗住壓力,中國糧食的韌性從哪裡來?

糧食豐歉是自然規律,難免會有大年小年。如果從氣候、地理、生物等自然因素上看,這話肯定是對的。那麼,又如何解釋中國糧食一次次抗住了壓力?特別是今年的夏糧逆襲呢?

也許,前述的小麥「促弱轉壯」戰役最能回答這個問題。正是人的因素,賦予中國糧食以強勁動力、以巨大迴旋空間、以百折不撓的韌性。

當然這種韌性不是對抗自然、違背規律,而是在尊重規律、運用規律基礎上的順勢而為,是在災害可控臨界線內的應勢而動,是在科技、機制、政策等多方面耦合中的乘勢而上。

比如病蟲害,早在《史記》中就記載過「蝗蔽天下」的可怕場景。而1950年春,就在人們準備收穫新中國播種的第一季糧食時,有「小麥癌症」之稱的條鏽病肆虐,導致全國小麥減產120億斤,「每3個饅頭就丟掉1個」。

然而短短幾十 年,很多曾令人聞之色變的「天災」似乎消失了。但這並不是一個自然消亡的過程,如果放大到生物世界、微觀視角看人類如何精準狙擊病蟲,其精彩程度不亞於一部戰爭大片。

就以小麥條鏽病為例,與很多人想像的不同,人類與病菌的戰爭並不在中原小麥主產區,而是在北緯37度到38度的中國西區。

那裡小麥面積不大,為何卻成為決戰的主戰場?原來,狡猾的病菌正是在那裡越冬,開春後再藉助高空氣流,向黃淮海主產區傳播流行。一旦越過這條「生死線」,到了主產區,防治的難度就大大增加。因此,守住這條線,就能以最小的成本切斷條鏽病在全國的大流行。

這是科技力量的一斑。另外還有分子育種、無人農機、物聯網……科技正以令人驚嘆的姿態出現在糧食生產領域,為「中國糧」強韌性、抗壓力提供了強勁動力。

適度規模經營,則是「中國糧」強韌性、抗壓力的有效組織方式。因為適度,我們探索出了用「三權分置」解決產權問題、用社會化服務解決生產經營問題的道路。因為有規模,農民種糧更有效益,也更有抵禦自然風險和市場風險的底氣。

種糧大戶、合作社、社會化服務組織,這些新型經營主體種著成百上千甚至上萬畝地,看著好像是件粗活,實際上往往心操得更細。「種地不跟耬,澆水不拿杴,噴藥不進田,曬糧不用場,賣糧不用忙。」有農民這樣總結社會化託管服務的好處。近年來尤其在糧食生產關鍵期,有農民因為疫情滯留城市、隔離在家的時候,這種組織方式更是發揮了糧食「應急護衛隊」的作用。

政策的支持,為「中國糧」強韌性、抗壓力夯實了根基。近年來,從玉米大豆生產者補貼、稻穀和小麥最低收購價政策,到三大主糧完全成本保險和種植收入保險全覆蓋,糧食生產補貼在持續增加的同時,還不斷優化,在引導糧食生產可持續發展方面發揮著重要的作用。飯碗一起端,責任一起扛,糧食安全實行黨政同責,「米袋子」省長要負責,書記也要負責,更充分地調動起社會各方的力量。

不懈耕耘,終有所獲。中國人用日復一日的努力告訴世界:有一種韌性叫「中國糧」,有一種自信叫「中國糧」,有一種力量叫「中國糧」。

糧食安全,中國式道路有哪些必勝因素?

回顧21世紀以來的夏糧生產歷程,不同地區有豐有歉,不同作物有增有減,甚至個別年份也因極端氣候等原因有過小幅回落,但從總體趨勢圖可以看到,夏糧產量一個台階一個台階在穩步提升,已經比世紀初增長了50%以上。

穩穩的腳步走出了中國式的糧食發展道路,這條道路有什麼必勝的因素?

其實和其他國家相比,中國糧食生產的物質條件並沒有優勢。論資源,我們只擁有世界9%的耕地面積,很多邊邊角角的地都不得不開發出來;論技術,一些早已開始大機械大生產的國家,效率比我們要高。

但是有一點,很少有國家能做到我們這樣,這也成為中國式道路最根本的特徵,那就是中國對糧食安全的「死磕」、對重農抓糧的執念。中國要的是「零風險」,算的是「大賬」,走的是「結硬寨,打呆仗」的道路。

所謂「呆」,是體現在目標上。糧食生產可能也有「聰明路」,比如抗災成本過高就放棄了,價格不行就不種了。「聰明路」的本質是重錢大過重糧,只把糧食當作一種簡單的經濟作物和普通物資。經濟賬不能不算,但是也要看內外環境,也要有大的考量。錢和糧雖然有時是一回事,但越是動蕩之時就越不是一回事。近年來,國際上糧食問題政治化、武器化的傾向又開始抬頭,糧食安全對中國是「一失萬無」的底線問題,是國基民命,所以我們的目標要「呆」,重糧就是重糧,不搞概念變通,不算一時小賬。

所謂「硬」,是體現在方式上。不求快,但求穩紮穩打,走一步就穩住一步;不取巧,再難也要行大道,不走捷徑,遠離歧路;不放棄,「錙銖必較」地對待每一畝地、每一株苗。在這一點上,本季小麥就是最好的證明。即便面對「近10年苗情最差」的開局,仍然全力以赴,追回一點是一點,多打一斤是一斤。豐收,正是對這種方式最好的獎勵。再說規模化,這些年來我們不求快,不取巧,更不搞規模越大越好,始終立足於中國小農戶多的國情,給小農戶充分的選擇時間、給基層充分的創新空間、給制度檢驗充分的歷史耐心,最終找到了小農戶與現代農業有機銜接的中國答案。

「結硬寨,打呆仗」的中國式糧食發展道路,看似走得慢、走得拙,但卻走得穩、走得遠,這也是中華文明裡大成若缺、大巧若拙的智慧。

當然,常制不可以待變化,一途不可以應無方。辯證思維也是中華文明的精髓。戰略上要「呆」要「硬」,但在戰術上,我們也從不缺少應變統籌的智慧。

我們統籌不同地區的糧食生產,結合不同氣候和地理條件劃分全國13個糧食主產區,在華北平原種冬小麥、東北平原種春小麥,在秦嶺淮河以南種植稻穀等。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市場,持續構建多元化進口格局,實現資源的合理利用。統籌潛在產能和現實產量,萬一突發情況影響了單產,就通過面積補回來,預留輾轉騰挪空間。正是這些極具智慧的應變之道,確保我們在應對各種問題和挑戰時都可以做到如身使臂、如臂使指。

中國小麥「中國糧」,這一季的豐收,也是新一季勞作的序幕。這片熱土上的人們,正沿著中國式糧食高質量發展道路,在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的節奏中,辛勤耕耘,接續奮鬥,用一個又一個豐收,展現「中國糧」的韌性,彰顯「中國糧」的底氣。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