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前夕爭議不斷:靠熱點出圈的老鄉雞能否順利上市?

老鄉雞IPO前夕麻煩不斷。

最近一個多月來,老鄉雞頻頻上熱搜:因勞動爭議被起訴、一門店使用過期雞油被罰、胡辣湯內雞肉現霉斑、近3年累計1.6萬員工未繳社保……每個熱搜話題,都暴露出其存在管理漏洞和上市「隱憂」。

2020年年初,一段「手撕員工減薪聯名信」的影片讓老鄉雞董事長束從軒出名,也讓老鄉雞品牌出圈。此外因為老鄉雞微博每天發「咯咯噠」,被網友稱為「最輕鬆工作」,遭到董事長束從軒吐槽,玩梗和自黑一事也成為網路熱點,很多人這樣記住了老鄉雞。

2022年5月19日,老鄉雞招股書出爐。然而眾多爭議紛至沓來,無疑給老鄉雞的上市之旅增加了更多的不確定因素。6月22日,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與老鄉雞方面取得聯繫,就相關問題發去採訪提綱,截至發稿,未獲回應。

年入過億,上市前為何講新故事?

老鄉雞的招股書一出爐,便引來一眾圍觀。對於老鄉雞要上市一事業內並不意外,早在2020年2月,束從軒接受採訪時便曾表示:「我們有上市的打算,也會朝上市的方向努力,公眾公司對於企業長期的發展肯定是有好處的,也增加了應對突發事件的底氣。」

外界普遍關注老鄉雞的經營模式、財務表現、產業鏈優勢等能否撐起一個IPO。畢竟,吹響號角容易,但是成功掛牌很難,而上市後能否穩定發展更是難上加難。束從軒自己也曾說過:「如果一家企業勉強上市,或者上市後導致業績下滑,上市的意義又何在呢?」 「上市最終是看企業做什麼,而不是聽企業說什麼。」

老鄉雞上市透露出企業的哪些財富密碼呢?

招股書顯示,老鄉雞主要從事中式快餐業務,主要原材料包括各種肉類、生鮮蔬菜、米面乾貨、調味品等。其中,主要原材料母雞由子公司農牧科技和壽縣老鄉雞養殖。

2019年至2021年,老鄉雞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約為28.59億元、34.54億元和43.93億元;同期,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凈利潤分別約1.59億元、1.05億元和1.35億元。

2019年至2021年,老鄉雞綜合毛利率分別為19.02%、17.28%和 16.56%,毛利率呈下降趨勢,據其解釋,原因在於主要原材料成本上升、人工成本上升和疫情影響。

出乎市場意料的是,老鄉雞近期開始在茶飲市場發力。

根據其微信公眾號可知,老鄉雞在今年6月推出了 「芭樂綠茶」、「清新生椰乳」 和「雞籠香檸檬茶」三款飲品。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認為:「老鄉雞在門店內增加茶飲服務,主要是出於增加老鄉雞與新生代的黏性、對已有服務體系進行升級、增加營業收入三方面的考量。整體來看,老鄉雞的盈利水平要低於行業的平均水平,而這主要是和其在外省布局、重資產模式經營相關。至於採用『餐飲+奶茶』的銷售模式,到底能否成為其加分項或者是盈利項,仍有待進一步觀察。」

自帶「網紅體質」的束從軒

1961年,束從軒出生在肥西縣的一個農村家庭。1977年高考恢復後,束從軒也把上大學視為自己的人生目標之一,並且取得了全校第二名的好成績,但是那一年,全校第一名都未能考中。

後來,他參軍了。在安徽省退休軍人事務廳的微信公號里,至今仍流傳著束從軒的創業故事。

1982年,束從軒正式退伍,經過深思熟慮,他做了一個大胆的決定,用父母給他積攢的結婚錢,買了1000隻小雞,他直接住進雞棚里開始養雞。經年累月,走過很多坎坷後,束從軒漸漸成為安徽全省少有的孵化大戶。

2003年10月,束從軒在安徽省合肥市舒城路開設了一家名為「肥西老母雞」的門店;2012年,肥西老母雞進行品牌升級,更名「老鄉雞」。 截至報告期末,老鄉雞擁有991家直營門店、82家加盟門店。

儘管門店越來越多,但是真正讓老鄉雞被大眾熟知,還要追溯到2020年疫情防控期間,束從軒手撕員工聯名降薪信的影片在網上迅速竄紅,這也是束從軒本人和老鄉雞首度「破圈」。

被貼上「中國好老闆」標籤的束從軒對這次走紅頗感意外,但是此後卻彷彿打開了任督二脈,帶著老鄉雞頻頻出圈。

從招股書中可以看到,2019年至2021年,老鄉雞的廣告宣傳費依次為8145.86萬元、8658.26萬元、6391.1萬元,占銷售費用的比例始終未超過50%。與同行業可比公司的銷售費用率對比,老鄉雞銷售費用率低於可比公司平均值,2020年度和2021年度與廣州酒家、全聚德等接近。

無論是束從軒的個人IP還是老鄉雞的新奇營銷,都為公司取得了費用過億的宣傳效果。

一位老鄉雞員工告訴記者,「我們董事長就是很搞笑」,而束從軒本人對於綜藝、影片、直播等新型營銷手段也並不排斥。在老鄉雞的影片號里,束從軒的出鏡率很高,他的「合肥普通話」也斬獲了一批粉絲。

不過,高流量無法掩蓋老鄉雞的上市「隱憂」,自招股書披露後,老鄉雞內部也感受到,「外界對我們的關注度越來越高了!」

不久前,話題#老鄉雞近3年累計1.6萬員工未繳社保#登上熱搜,隨後,束從軒發影片道歉,其表示:「截至2021年底,老鄉雞員工總計14503人(1033人為退休返聘),實際購買社保的有12629人,老鄉雞員工的實際參保率達到了93.75%。雖然有餐飲從業人員的流動率高和部分員工對參保意願不強等方面的因素,但作為老鄉雞的董事長,沒能做到給老鄉雞所有員工購買社保,我感到非常羞愧和自責。向我的所有員工和社會大眾表示深深的歉意。」

IPG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柏文喜認為:「由於A股市場對企業盈利、員工社保繳納、成本溯源、環保以及關聯交易、稅收繳納、財務規範等都有比較嚴格的要求,餐飲業一線員工從業狀態普遍的不穩定導致了較為普遍的社保繳納問題,餐飲業生鮮與食材大量的零星採購特點也導致無法開具發票問題而引發的成本溯源問題,這都成為餐飲企業A股上市的硬傷。再者,餐飲企業的市場化和民營化程度高,家族企業特徵比較明顯,企業治理不夠規範,管理水平有限……正是因為這些財務和法律硬傷的存在,導致餐飲企業歷來很難登陸A股。」

大本營在安徽,向全國擴張面臨經營風險

朱丹蓬認為:「雖然老鄉雞已經具備一定的規模效應,上市會帶來一定資金等方面的支持。但是從品牌目前發展來看,其運營模式、產品和受眾仍然較為單一,這也是制約其未來快速發展的因素。不僅如此,老鄉雞在全國市場的知名度與門店規模還有待提升。」

根據招股書可知,老鄉雞的大本營在安徽,但是一直有一個全國夢。公司從2017 年開始逐步向安徽以外的區域擴展,目前已進入上海、湖北、江蘇、浙江、深圳和北京等地。隨著後續上海生產加工基地的建設並投入使用,公司將會進一步加大華東及周邊地區的市場覆蓋。

但是,由於公司目前生產加工基地仍主要在安徽省合肥市,受限於新鮮及短保食品的銷售半徑,報告期內來自於安徽市場的收入佔比始終處於較高水平,分別為82.01%、79.97%、70.65%。

在市場上廣交朋友也是老鄉雞實現全國性擴張的策略之一。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注意到,老鄉雞有很多A股小夥伴。比如,其品牌供應商有溫氏股份、益海嘉里、農夫山泉、中糧集團等等。

招股書顯示,溫氏食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益海嘉里食品營銷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金龍魚的全資子公司)已經連續三年都在老鄉雞前五名原材料供應商的名單里。

同時,老鄉雞也是很多A股上市公司的客戶,比如千味央廚、祖名股份等。

隨著老鄉雞全國化的步伐不斷邁進,市場對產品的需求也越來越多。由於不同地區的飲食習慣、消費能力等存在差異,對老鄉雞品牌和產品的認識和忠誠度存在差異。如果在後續銷售市場的拓展及維護過程中,老鄉雞不能通過產品創新豐富產品種類和口味,滿足各地區消費者的需求,將對公司新區域市場產生經營影響。因此,老鄉雞存在一定的跨區域經營風險。

面向未來,老鄉雞計劃在穩固現有門店數量的同時,繼續加大直營門店在全國範圍內的開發力度,擬在上海、南京、蘇州、深圳、北京、武漢、杭州、合肥、六安等重點區域新開門店700家。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閻俠 編輯 徐超 校對 楊許麗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