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常會:夏糧小麥增產豐收已成定局 做好秋糧田間管理和災害防範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李莎 北京報導

  6月22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召開,會議指出,今年夏糧小麥增產豐收已成定局、質量好於常年,雜糧雜豆產量略增,油菜籽產量明顯增加,玉米等夏播已近八成,早稻和秋糧長勢良好。這來之不易,為全年糧食穩產提供了堅實支撐。

  要繼續壓實責任,確保全年糧食產量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一要抓好夏糧收儲,保質保量入庫。二要不誤農時落實玉米、晚稻、大豆玉米復合種植等夏播面積。三要做好秋糧田間管理和災害防範。抓好豬肉等菜籃子。

  夏糧何以增產豐收

  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截至6月21日,四川、湖北、河南、安徽、江蘇、陝西、山東、河北、山西等9省已收穫「三夏」小麥3.01億畝,收穫進度達99.2%,全國大規模機收基本結束。

  「今年麥子產量挺好,我家每畝產量有1200-1300斤,麥子水分高的畝產能到1500斤。」河北深州農民徐東考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夏糧增產並非個例,近期受訪的河北、河南多個地區的種糧農民反饋,今年種植的冬小麥產量均有一定程度提高。整體來看,今年夏糧小麥增產豐收已成定局。

  去年秋冬種時,中國遭遇罕見秋汛,北方冬麥區部分地區土壤過濕,冬小麥播種受阻,共造成全國1.1億畝小麥晚播約15天,佔全國冬小麥播種面積的1/3左右。在小麥晚播、前期苗情複雜的不利因素下,今年夏糧何以豐收?

  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農產品貿易與政策研究室主任、研究員胡冰川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這是「政策好、人努力、天幫忙」共同作用的結果。農業農村部重視種植技術推廣工作,調派專家指導小麥生產,各地加大水肥投入,促進弱苗扶壯,加強田間管理管護等,夯實夏糧豐收基礎。後期從小麥灌漿到收割期間,雨水少積溫高,利好小麥增產。

  不僅產量增加,今年小麥價格也明顯高於往年,呈現高產高價格局。

  「我種地二十多年,今年應該是小麥價格最高的一年,6月12日前後我家剛開始割麥子時每斤小麥的收購價就是1.5元左右,到6月18日我家收完麥子已經漲到了1.57元。」徐東考說。

  麥價上漲是多因素作用的結果。胡冰川認為,多元收購主體收購、俄烏衝突下市場對小麥價格預期看漲,貨幣政策相對寬鬆等多種因素博弈帶漲小麥價格。上海鋼聯農產品事業部小麥分析師呂鳳陽則認為,去年農民種糧成本增加也是今年小麥價格上漲的重要原因。

  由於認為後期麥價還會繼續上漲,今年徐東考家的小麥收割完並未立即出售,而是儲存在村裡的糧莊裡。據徐東考了解,往年同村的人基本收割完小麥就出售,今年相當一部分人都囤糧待漲。

  據Mysteel調研,今年新麥收穫後直接售賣的農戶僅佔3成,較往年同期減少2成左右。

  呂鳳陽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農民囤糧一方面是受國際形勢影響,「手中有糧心裏不慌」;另一方面,去年農戶種植成本明顯增加,今年上半年小麥價格強勢上漲,也使農戶產生繼續看漲心理,捂糧惜售。

  極端天氣對秋糧生產影響有限

  伴隨著夏糧收穫,各地積極安排部署夏糧收購工作,多地展開相關督導調研。

  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數據顯示,截至6月15日,主產區小麥累計收購1177萬噸,其中:江蘇收購418萬噸;河南收購294萬噸;安徽收購258萬噸;山東收購93萬噸;湖北收購55萬噸;河北收購14萬噸。主產區油菜籽累計收購43萬噸。

  今年農民囤糧情況加劇,一定程度上也增加了夏糧收儲的難度。

  胡冰川表示,往年在啟動小麥最低收購價條件下,以國有糧庫和大中型加工企業的政策性收儲為主,今年新麥價格高於最低收購價,多元收購主體踴躍參與夏糧收購。農民惜售一定程度上也使收購價格穩定在高位,增加收儲壓力。

  「實際上,可供參考的國際小麥價格已經回落,中國小麥價格持續高位運行缺乏動力支撐。」胡冰川說。胡冰川認為後續小麥價格存在下降可能,建議農民及時出售小麥,「能出手、該出手時一定要出售,儘早爭取主動權」。

  在目前的收購形勢下,在胡冰川看來,一方面相關部門和政策性收儲主體要有短時間大規模收儲的承壓預期並做好應急準備,謹防小麥價格下跌後農戶海量出貨;另一方面,有關部門也要做好相關宣傳工作,使更多農民及早出售小麥。隨著黃淮海地區「梅雨季」來臨,農民小麥儲存條件差也不利於小麥長期儲存。

  部分地區已經開始持續降雨。6月中旬以來,南方強降雨不斷,華南持續強降雨,江南「入梅」後降水強度增強。此外,北方多地高溫不退,東北等地也頻現強對流天氣。近期高影響天氣多發,是否會影響秋糧生產成為很多人關心的話題。

  胡冰川指出,水稻、玉米的生育期在100-120天之間,期間存在很多自然條件變化,對此不用太過焦慮,至少從目前情況來看,各地高影響天氣對秋糧生產影響不大。另外,伴隨著農業機械化水平、農田基礎設施建設等持續推進,中國農業生產技術和應對極端天氣的能力持續提高。從統計來看,近年來中國農作物成災面積和絕收面積穩步下降。

  即便後續局部地區極端天氣持續或出現新的極端天氣,胡冰川認為也可以通過增加農業投入、增施化肥、抗洪排澇等人工干預措施減少極端天氣影響。由於中國幅員遼闊,跨經緯度大,即便極端天氣影響局部糧食生產,對整體糧食產量影響也有限。

  實際上,小麥機收完成後,各地搶抓墒情進行夏播夏種,據央視新聞6月19日報導,除雙季晚稻外,全國夏播糧食作物已播77%。

  6月19日,農業農村部派出3個工作組,並組織專家科技小分隊,赴河北、山東、河南受旱地區開展工作督導和技術指導,指導地方落實科學抗旱關鍵措施,高標準高質量完成夏播任務,推進夏管順利開展。

  工作組指導各地及時搶墒、造墒、補墒播種,落實幹埋等雨、播後澆「蒙頭水」等抗旱播種技術,確保種足種滿、種在適播期。對已播作物及時充分挖掘水源,應澆盡澆,確保一播全苗、苗齊苗壯。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