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保護3500歲古柏 北京將省級公路東移19米

3500歲古側柏,有十八根樹杈,腰粗到約九個人才能合圍住,得名「九摟十八杈」。

今年57歲的密雲區新城子鎮林業站站長胡玉民,看護「九摟十八杈」37年了。他對古樹目前的長勢非常滿意,「看東側枝條上,陽光下那鮮綠一片,是剛長出的芽。」

但在幾年前,許多人還揪心古樹的健康。樹離公路和擋牆太近,嚴重製約根系生長。經過社會多方共同協調、協同推進,終於完成移路拆牆等工作,為古樹拓展了600平方米生長空間。

如今古樹撐起樹冠,也撐起了鎮上三百余家民宿的生態旅遊產業。截至目前,在「九摟十八杈」保護試點示範下,北京已基本完成20處古樹名木生境整體保護試點建設。

「九摟十八杈」古樹。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改路拆房只為保護北京最老古柏

上世紀70年代,新城子鎮在修建東西走向、貫穿鎮中心的松曹路時,出於保護古樹的目的,在古樹東側建設了高5米、長60米的圍牆。與「九摟十八杈」伴生的一株1000多年樹齡的古柏,甚至與圍牆距離不足十厘米,幾乎與牆體緊靠在一起。

陳志剛是從2004年參與古柏樹保護工程項目的。作為施工方負責人,他告訴記者,人們原先修建圍牆,是出於防範滑坡考慮;兩株古樹長在坡地上,土壤里也多礫石,一旦發生較大滑坡,古樹有傾倒危險。

「但問題是,圍牆限制了古柏根系的生長,給樹的營養吸收帶來一定難度。」陳志剛的施工團隊,先用探地雷達對樹根系進行探測,再和市裡多位專家進行研討,並制定出具體落土深度,經專家論證後再分期逐步實施,「我們後期進行人工拆牆,每拆一點,就要研判一下,還要視情況回填種植土。」

實際上,在施工之前,「九摟十八杈」就引入了國內著名院校和科研機構知名專家參與方案的制定與論證。北京市園林綠化部門多次組織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北京林業大學、北京市園林綠化科學研究院等機構的專家赴現場查看地形地貌,對古柏及生境進行全面檢測、診斷及研判,深入分析兩株古柏地上地下生長情況。最終,專家們研究提出「護樹、移路、建園」的基本保護思路。

被保護起來的古柏樹,周圍鋪著卵石步道。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松曹路是省級公路,需要交通部門參與論證。此外,公路改線會涉及公路局物資站和新城子鎮衛生院的部分房屋。要為古樹騰出空間,牽扯部門眾多。

在北京市園林綠化局、密雲區政府等多方協調下,原有松曹路得以東移19.4米,涉及長度達195米;騰退公路分局物資站及新城子衛生院部分房屋約1400平方米,拆除舊路面2087平方米。

兩株古柏生長面積共擴大600多平方米。「九摟十八杈」古柏總體生長面積擴大約400平方米,達到1500平方米;另一株古柏生長面積由原來的20平方米增至300平方米。這從根本上解決了古柏長勢衰弱的問題。

「『九摟十八杈』的保護工程,實現了北京古樹保護的兩個創新。」北京市園林綠化科學研究院教授級高工叢日晨認為,此次工程實現了由治表到治本的轉變,通過拆牆移路這個綜合工程,從根本上擴大古柏營養面積,解決其長勢衰弱問題,實現了科技和工程的互動與結合,每個措施都建立在科學數據基礎上,實現了古樹保護從理念到技術落地的突破。

「克隆」古樹讓種質永久延續

「九摟十八杈」樹冠宏偉,向東西南北發出的十八根樹杈,能將遠處街道上房屋的輪廓完全遮蔽住。但走近看,老樹周圍環繞著13根木支架,將樹形維持在現在的模樣。

古樹下立有多個支架。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樹體年代久遠,主幹便容易傾斜,枝條也會無力下垂,於是整棵樹需要外力支撐。相比去年,「九摟十八杈」支撐桿由12根增至13根。樹表皮的裂口,已用生物膠重植樹皮。生物膠相比樹本身顏色淺些,人們一眼就能看出樹渾身打了不少「補丁」。

「樹像人一樣,終究會老去的。」叢日晨語氣平靜地告訴記者,科學家已通過試管組織培養的方式,對包括「九摟十八杈」在內的重點古樹名木進行快速「克隆」繁殖。簡單說,科學家把古樹名木的莖尖放到試管里,進行組織培養,跟人提取DNA的原理一樣,待發芽生根後,栽入花盆,長大了再移栽進土地。

叢日晨笑著說,「一株小的『九摟十八杈』,已經在北京市園林綠化科學研究院的種質資源Curry生長了。」他介紹,試管組培「克隆」,會保留著植物原本的遺傳性狀,能夠完全保存古樹名木的基因資源,從而有效防止其特有的基因密碼丟失。

今年4月1日,《北京市種子條例》正式實施。該條例規定,市農業農村、園林綠化部門可以根據需要建立種質資源庫(圃)、種質資源保護區、種質資源保護地,根據實際情況,對珍稀、瀕危樹種和古樹名木、主要鄉土樹種、本市特有的林木種質資源予以保護。

目前科學界認為,古樹相比其他樹,大機率具有更好的、更能夠抵禦病蟲害和乾旱的優秀基因。古樹被「克隆」後,起初被繁殖的樹木會生長在科研機構的試驗田內,等樹木基本穩定後,會交還給原古樹名木的保有單位。

儘管「九摟十八杈」沒有「香火斷絕」的後顧之憂,但關於它的日常管護,仍是許多人心中的頭等大事。陳志剛從去年開始,就住進了新城子鎮,時常觀察古樹生長。胡玉民在它周圍安裝了多個攝像頭,並配備專門巡管人員24小時值守。

「一有冰雹、颳風下雨天氣,各級領導和關注古樹的朋友們就打電話過來問,樹沒事吧?」胡玉民是在37年前來到新城子鎮做林業員,當時就負責管護「九摟十八杈」等古樹。他覺得近些年,人們對古樹重視的態度,明顯好於之前了。

密雲區園林綠化局綜合科科長姜新介紹,松曹路東移19.4米、拆除原有護壩後,古樹的營養面積向東擴充約15米,目前兩株古樹護欄內的面積為1800平方米,達到北京市相關標準。

姜新介紹,這一年,工作人員對複壯溝、通氣孔、排水設施都進行了更新;並實施支撐保護、樹體封堵損傷修復、中心樹洞封堵和排水引流;通過有機質和菌肥改良土壤環境、修建深根複壯井、複壯溝、加裝通氣孔;拆除原有木棧道、木圍欄和距離古樹過近的避雷塔,重新修建保護圍欄、安裝避雷塔;持續開展病蟲害防控、防腐、監控等系列保護複壯措施;重構能自然演替的植物群落,改善古柏樹生長狀況。

記者發現,人們能踩著卵石步道走近離古樹數米遠的位置,步道旁生長著委陵菜等花灌木。柏樹東側的樹冠,已經長出成片的新葉。姜新告訴記者,園林綠化部門會對古樹長勢持續監測及持續進行複壯措施。

「九摟十八杈」東側樹杈,已經長出不少新葉。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古樹成為小鎮人文景觀

位於密雲東北部的新城子鎮,森林覆蓋率達到78%,全鎮處於燕山山脈主峰霧靈山腳下的植被掩映中。「九摟十八杈」在群樹中,顯得尤為突出。古樹下方的公路,車流量不多,對面是鎮里的衛生院,中午時候,衛生院門前很安靜。再往西,路旁是整齊嶄新的村民房屋。55歲的李先生就住在古樹附近的村子里。

「我們小時候,放學不願意回家,就在古樹旁捉迷藏玩遊戲。有大人告訴我們,那大柏樹溢出的樹脂,能做擦手油,而且在柏樹下許願,會很容易實現。」李先生說,村裡還有一個習俗,有的家裡大人希望孩子能夠健康成長,就帶著孩子去樹前拜個禮,求大樹庇佑。

胡玉民剛來到新城子鎮時,就被當地人對古樹保護的態度觸動了,「在上世紀,村裡還有人給大樹送糕點,在枝條上系紅繩。村民們是把柏樹當成一個『元老』的,要有調皮小孩子折樹枝,肯定會挨家裡人罵。」

新城子鎮副鎮長馮曉剛告訴記者,如今圍繞「九摟十八杈」古柏,已經建立起古樹主題公園,這是北京首個古樹公園;但鎮里還有20株古樹名木,未來新城子鎮還會將古樹與旅遊資源結合起來,形成獨特的人文景觀,進而打造出北京市第一家「古樹鄉鎮」。

密雲新城子古樹地圖。新京報記者 王巍 攝

馮曉剛說,一萬餘人的新城子鎮,如今共有民宿380家,其中精品民宿就超過40家,古樹公園帶來的旅遊輻射效應,能惠及周邊7個村的民宿旅遊產業,「鎮里知名度提升了,還能幫鎮上的有機蘋果栽植戶增加銷量。」

「我們鎮子處於密雲水庫上游,不能隨便建工廠,發展旅遊業和林果業是最合適的致富之路。而鎮上保存完好的古樹,就是最好的旅遊資源。」胡玉民回憶,以前有個外地朋友聽說新城子鎮有三千多年古樹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這裏的水果絕對好吃,「他們會想,為啥我們這兒有幾千年的樹,說明咱這兒的水土好。」

首都綠化委員會辦公室義務植樹處二級調研員曲宏,指著古樹的新葉告訴記者,古樹是活的文物,「山水林田湖草沙」是生命共同體,要保護古樹,不僅是保護樹木本身,要讓整體生境變好,要讓古樹與居民和諧共生,樹才能更壯實。

北京古樹保護進入新模式

北京有4萬余株古樹名木,是全世界古樹數量最多的城市。如何將古樹保護融入城市發展中,是人們孜孜探索的課題。

「九摟十八杈」向南六公里處的蘇家峪村,有一株每年五月初花滿冠蓋、如瀑似雪的古流蘇樹。古流蘇樹580餘年樹齡,高約13米,主幹1.3米處分為兩主枝,向上延展成蘑菇形樹冠,平均冠幅約16米。燕山下清風拂過,白花零星飄落,讓驅車150公里來此打卡的市民感到愜意。

密雲區新城子鎮蘇家峪村古流蘇樹。北京園林綠化局供圖

和「九摟十八杈」一樣,北京園林綠化部門對其持續多年開展古樹體檢、複壯等工作,並將古樹的營養面積從16平方米擴展至260餘平方米;對古樹保護範圍內的一口地窖進行回填;移栽周邊爭奪生長空間的香椿樹、栗子樹等。

曲宏告訴記者,近年來,本市各級政府不斷加強古樹名木保護工作。在全市古樹名木體檢「全覆蓋」的基礎上持續加大瀕危衰弱古樹名木搶救複壯力度,實行「一樹一策」,在科學修復的同時,進一步拓展古樹名木保護內涵和外延。一方面,組織開展科學研究,做好知名古樹名木基因的收集、保存和擴繁;另一方面,結合實際,多措並舉,深入發掘古樹歷史文化內涵,積極開展古樹名木主題公園、古樹保護小區、古樹鄉村、古樹鄉鎮、古樹社區、古樹街巷、古樹校園等創新保護試點20處。

北京探索出的古樹整體保護新模式,在做好古樹名木自身保護的基礎上,結合實際,依法依規努力拓寬古樹營養面積,拓展保護空間,對古樹名木及其生境進行科學、系統、整體保護,讓「活的文物」更加健康長壽。

記者梳理髮現,目前北京有《北京市古樹名木保護管理條例》《北京市種子條例》等法律文件涉及古樹名木保護。《北京市古樹名木保護管理條例》對行政區域內古樹名木保護管理單位權責、個人或單位損害古樹名木所負法律責任等做出了明確規定。《北京市種子條例》則側重於對古樹名木的種質資源保護方面。

除密雲區外,北京其他區也在推進古樹名木及其生境的整體保護新模式。房山區在上方山國家森林公園開展了古樹保護小區建設,根據「古樹相對聚集、反映典型生境、交通相對便利、地塊相對獨立、建設條件較好」等原則,分別在東山寺廟區古樹群落、古青檀群落和天然原生古樹群落建設不同類型的保護小區;海淀區在八里庄街道世紀新景園小區37株古樹得到充分保護的前提下,將其林下空間開闢成居民活動場所,建設古樹社區,探索古樹與居民和諧共生的新模式。

下一步,北京將進一步落實古樹名木管護責任,加強古樹名木科學研究,積極處理好超大型都市人類生產生活空間與古樹名木生長空間交織關係,努力推進古樹名木及其生境的整體保護,深入發掘古樹名木歷史文化內涵,持續開展「讓古樹活起來」系列宣傳,力爭形成市民生產生活環境與古樹相存相依、共生共榮的格局。

新京報記者 趙利新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柳寶慶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