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問責「賦紅碼」:健康碼必須被善用而非擅用 | 新京報快評

對於一個信任法治、依賴法治的社會來說,這其中所涉及的問題相當重要,必須引起各方的警示。

▲民眾正在向工作人員出示健康碼。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文 | 馬小龍

此前引發持續關注的「河南村鎮銀行儲戶健康碼被強行賦紅碼」一事迎來了新的進展。

6月22日下午,據清風鄭州官微消息,經查,鄭州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部長馮獻彬,團市委書記、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社會管控指導部副部長張琳琳,擅自決定對部分村鎮銀行儲戶來鄭賦紅碼,安排相關人員對儲戶在鄭掃碼人員賦紅碼。目前,當地已決定對涉事人員進行相應的黨紀政紀處分。

此事之所以引發關注,原因就在於,在當前的語境之下,健康碼對於每一位公眾而言實在是太過重要。它涉及公眾基本的生活,包括日常的出行等等。在常態化防疫的語境之下,一旦健康碼受到影響,當事人可能寸步難行,對生產生活無疑會帶來極大的影響,而這也關乎公眾基本權利是否得到保障。因此,當人們得知,健康碼可以因防疫之外的事被隨意「變紅」時,無疑感覺到了自身基本權利所受到的侵犯。

目前,當地已經對相關責任人予以處罰。而從這份通報所披露的一些細節,我們或許可以一窺「鄭州賦紅碼」事件之中所波及的範圍之廣。通報顯示,共有1317名村鎮銀行儲戶被賦紅碼,其中446人系入鄭掃場所碼被賦紅碼,871人系未在鄭但通過掃他人發送的鄭州場所碼被賦紅碼。這個數據是相當驚人的。試想,極個別官員「擅自作出的決定」,沒有任何法律支撐,就可以限制一千多人的人身自由,況且其中大部分人還不在鄭州,其中權力濫用的隨意性可想而知。

從這個角度去看,即便是現在當地已經對相關責任人予以問責,但事件背後所涉及「賦碼機制」的隨意性依舊需要引起相關方面的重視。對於一個信任法治、依賴法治的社會來說,這其中所涉及的問題相當重要,必須引起各方的警示。

此次當地對相關涉事人員予以問責,無疑是一個提醒——健康碼只能用於防疫,這條基本原則在任何時候重申都不為過。在此時,如何運用健康碼無疑代表著一種防疫運行機制是否完善和順暢,健康碼一旦被個別人濫用,超出防疫應有的範疇,那麼顯然會造成極其惡劣的社會影響。

誠如通報所說的那樣,擅自對不符合賦碼條件的人員賦紅碼,嚴重損害健康碼管理使用規定的嚴肅性,造成嚴重不良社會影響,是典型的亂作為。這樣的亂作為最終帶來的會是社會信任度的喪失,也會對當地的法治環境和營商環境帶來非常大的傷害。

說到底,在法治社會的語境下,健康碼不僅僅是作為一種「新生事物」所存在,它的存在也代表著一種新的社會管理與服務機制的產生。因此,健康碼必須要在法律規定的範疇內得到善用而非擅用,如果超出邊界,則會引起廣泛的關注、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在此情況下,唯有及時對相關人員依法依規予以嚴肅問責,才能真正保障健康碼不被濫用,維護健康碼的嚴肅性和正當性。

撰稿 / 新京報評論員 馬小龍

編輯 / 遲道華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