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券商實習生假冒分析師,騙一群畢業生寫研報!這兩種「內推」或構成犯罪

  又是一年畢業季,對高校畢業生而言,能拿到有含金量的金融實習經歷,不僅在於滿足學校畢業要求,更有機會成為後期進入金融行業的敲門磚。但是畢業生實習需求「旺盛」,扭曲的供求關係也給了一些人可乘之機。

  最近金融圈就發生一件讓人大跌眼鏡的事情:一個實習生假冒分析師,騙來一群實習生幫他寫報告。

  券商實習生假冒分析師有人被騙後完成上百萬字研究報告

  記者獲取的證據顯示,復旦大學經濟學院研究生劉某在多家證券公司實習期間,冒用分析師名義私招實習生,並稱實習六個月以上可以獲得留用機會。有實習生向記者表示,自己在被騙的10 個月里,累計完成上百萬字的研究報告,甚至大年初一晚上都在加班。這些實習生一直以為自己在證券公司實習,結果辛苦寫出來的報告,卻被劉某以自己的名義交了上去。被騙的實習生因此錯過了校招,又錯過了春招。還有實習生原本已經被某知名公司錄用,但因為這段存疑的實習經歷,最終被取消offer。事件的始作俑者,劉某也正在為自己的不端行為付出代價。

  多家券商發聲分析師揭其不端行為

  記者綜合其個人簡歷以及相關分析師介紹,大致梳理出劉某在證券公司的實習經歷:2019年7月-11月,在東方證券研究所機械組實習;2020年7月-11月,在安信證券研究所食品飲料組實習;2021年4月-6月,在國X證券軍工組實習,(個人簡歷顯示為2月-8月);2021年8月-11月,在某證券公司實習;2021年10月-2022年1月,在東北證券實習;2021年11月底-12月,在德邦證券面試期間參與部分任務,後續未實習。部分實習經歷存在時間上的重合,在獲悉劉某實習期間存在的不端行為後,相關證券公司也紛紛採取處理措施。國X證券發佈在5月25日發佈關於警惕假冒國X證券經濟研究所分析師等名義招聘實習生的公告:相關人員謊稱其為國X證券經濟研究所分析師,通過微信等渠道發佈招聘信息,在經過電話面試後告知對方學生被錄為正式實習生,實習六個月以上可以獲得留用機會,並通過微信向對方學生髮送了實習協議等文件,以假亂真。國X證券藉此提醒廣大學生提高警惕,明辨真偽,切實保護自身利益。「劉某私下招的那些實習生,其實我一個都不認識,」被冒名的H分析師向記者表示,曾有一家券商做盡調, 向他求證某位被騙大學生實習經歷,他只能客觀回復對方,對這位同學的「實習」經歷沒有印象。H分析師在獲悉劉某的不端行為後,曾經發簡訊警告對方,「當時我說你如果再這樣,我肯定要走法律程序的。」東北證券曾向劉某發出offer,不過在2022年1月底獲悉劉某存在不端行為後,就與其解除了就業協議。

  被東北證券解約了之後,劉某又接受了德邦的offer。6月10日,德邦證券人力資源部發佈聲明,表示公司關注到外界熱議的「實習生事件」,並於第一時間與該名同學所在母校復旦大學取得聯繫,「目前,校方已在積極調查核實中。」聲明中顯示,該名同學於2021年11月至12月期間進入德邦證券研究所實習,目前尚未入職,「得知此事件後,我司高度重視並積極配合校方調查核實。在校方反饋明確調查結論前,將暫緩該名同學的校招錄用流程。

  「付費內推」登峰造極多家券商遭遇招聘騙局

  有著高薪、高知名度的加持,分析師是證券行業中的優質崗位,同時也令各大高校畢業生趨之如騖。除了上述事件,也有各種虛假「付費內推」、招聘騙局隨之而來,把黑手伸向學子。五月,四家券商齊齊發佈的招聘聲明引發關注。中金、廣發、國信、開源等紛紛發佈聲明強調官方招聘屬唯一渠道,抵制「付費內推」,保留追究發佈不實信息法律責任的權利。

  相關聲明的起因,在於有中金研究所電新實習生冒充正式員工,對外發佈招聘實習生的信息,而後國信證券國防軍工組也被爆料有同類冒充者出現。使得賣方研究團隊實習招聘中的亂象成為輿論焦點。

  錢去哪兒了?

  值得關注的是,從學生這裏收取的高額費用並非全部歸中介機構所有,也有一部分流入了實習單位內部工作人員口袋中,這已是這條利益鏈上心照不宣的事實。某上海投行的HR金竟(化名)就曾收到這樣一封尋求內推合作的郵件,「如果成功安排學生入職學習,可以每人/次給6000元的推薦費用。另外有大量線上實踐培訓,求職輔導類的需求可以合作,預計可以增加年收入40w到50w。」律師、知名法律博主雷家茂表示,無須經過正常的考核程序或形式上過一遍考核流程即可入職,其實就是「走後門」。若公司內部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與中介機構「內外勾結」收取求職者的財物,並違規為求職者辦理入職手續的,則可能涉嫌受賄犯罪。若公司內部人員以非法佔有之目的,與中介公司「內外勾結」收取求職者的財物,並承諾可以為求職者辦理入職等的,但事後卻未履行的,則可能涉嫌詐騙犯罪。

  兩種「內推」均或構成犯罪

  微博博主@王大力如山 介紹,券商行業的付費內推一般分為兩大類,他將其稱為「空手套白狼」和「內外勾結」。「空手套白狼」指的是,中介機構並不具有實際的內推渠道和名額,只是收錢後,拿著學生的簡歷廣撒網,投中了即為「內推成功」。「內外勾結」則是真正的花錢買實習,簡單來說就是「走後門」。有從事求職顧問的行業人員表示,這類付費內推的一般價格在2萬-4萬元之間。一位長期致力於揭露「付費內推」套路的博主告訴法治日報記者,要求學生花錢買「內推」,往往學生交錢後才發現得到的崗位是不簽訂任何協議合約、不發放任何薪酬的「小黑工」。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律師宋竟一表示,付費內推分為兩種情況,如果崗位確實存在,用人單位對招聘人才還有獎勵的話,付費內推可能是和公司高層利益勾兌的話從中謀利,變相侵犯了其他求職的平等就業權,屬於不正當競爭。宋竟一稱,如果崗位不存在或者公司不承認任何個人或機構付費內推的形式,則可能涉嫌欺詐和虛假宣傳,嚴重的可能構成詐騙罪。實際上,收費實習等亂象早已被監管部門所關注。今年年初,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印發規定,明確「嚴禁以營利為目的違規組織實習」。由於影響公司形象以及潛在的糾紛,近年來,付費內推實習亂象也已被多家機構關注並加以整治,例如加強正式員工管理、擴大假期實習生名額、完善實習背調等。來源:中國經營報綜合自證券時報、財聯社、中新經緯、法治日報等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