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多家茶商被以標籤問題索賠引爭議,原告曾提消費訴訟上百起

許倩(化名)最近變得有點狐疑。面對新進店諮詢的顧客,她想的不是如何介紹店裡的產品,而是審視對方:他是真想買我的東西,還是「打假人」?

51歲的許倩是福建福清人,在福清宏路街道長期經營一家土特產店,售賣一些農村收來的土特產。去年1月,一名叫胡勝的重慶買家,在其微店分4次購買了茶葉,之後以「外包裝無標識」為由,在重慶將許倩起訴並索賠。

許倩一方認為該起訴理由不成立,最終,重慶兩級法院判定許倩的特產店退還貨款及賠償近14萬元。

在和同行交流中,許倩發現,她面臨的情況並不是孤例,周邊多個茶葉店主遇到了類似的起訴,最終賠償金額少則數萬,多則十余萬,起訴人均是生於1995年、來自重慶的青年胡勝。

澎湃新聞搜索裁判文書網及採訪發現,過去3年時間,有超過20家福建茶商被胡勝起訴,多因包裝無相關標識、標籤等問題被索賠。

許倩和其他店主們感到困惑,他們發現,中國裁判文書網上公開的案例,關於胡勝消費維權的裁判文書有上百例,其中茶葉店是其主要 起訴對象之一。被胡勝起訴的對象分佈在全國12個省份,其中重慶和福建兩地數量最多。

國浩律師(重慶)事務所律師唐顯清曾對「職業打假」做過相關分析。她向澎湃新聞表示,「由於交易習慣等原因,(茶葉企業)在產品包裝上要求較為寬鬆,且店家多為弱勢群體,因此被『職業打假』群體視為『肥肉』,反覆購買索賠,導致店家苦不堪言,市場秩序遭到嚴重破壞。」

胡勝接受澎湃新聞時稱,他是自由職業,不是「職業打假人」,他的做法不存在什麼問題,「我依法維權,又不違反什麼法律」。關於其他的情況,胡勝表示不方便透露。

澎湃新聞梳理裁判文書發現,在類似的消費糾紛中,由於對食品安全標準相關規定理解的不同,對索賠者消費者身份認定的不同等,各地裁判標準並不統一。

95後小伙數年提起消費訴訟上百例,多起獲十倍賠償

相關裁判文書顯示,胡勝1995年出生,家住重慶銅梁區,初中學歷。在裁判文書網上,涉及胡勝的裁判文書有上百例,幾乎都是與「打假」相關。

2015年,20歲的胡勝起訴重慶商社中宏商貿有限公司銅梁龍城國際店,稱其偽造、冒用產品質量標誌,該案由重慶銅梁區法院審理,2015年7月17日,胡勝向法院申請撤訴。

這是澎湃新聞在裁判文書網查到的最早的胡勝「打假」裁判文書。同年,胡勝還起訴了重慶市超聯商貿有限公司、重慶重客隆超市連鎖有限責任公司銅梁商場、重慶市璧山區順達百貨有限公司名豪精品超市、重慶市萬和藥房連鎖有限公司銅梁區銅梁五店等,理由均與產品質量相關,這些起訴也以撤訴告終。

曾經與胡勝協商後撤訴的一位商家向澎湃新聞稱,對方起訴後,法院相關工作人員會先打電話給商家,建議雙方協商處理。商家嫌麻煩,沒有時間精力,或者不願意走訴訟流程,最終以低於十倍賠償的數額協商處理。被起訴商家給予賠償後,原告向法院提出撤訴申請。

2015年9月的一份判決書顯示,當年6月28日,胡勝在重慶商社新世紀百貨連鎖經營有限公司璧山店處購買了領家鋪子高筋爽滑挂面11把,單價10.50元/把。胡勝認為涉訴食品所執行的標準「LS/T3212-1992」,保質期的規定為三個月,而該食品卻標註為十二個月,是虛假標註保質期的行為。

重慶璧山區法院審理後判決,被告對於涉案產品標識不合格問題未盡到必要的審驗義務,存在過錯,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判被告退還購物款,並承擔十倍賠償。

2015年9月的另一份判決書顯示,2015年7月6日,胡勝到重慶市銅梁區茂林商貿有限公司(下稱「茂林公司」)購得10盒藏家乳酪酥及14盒藏家青稞酥。隨後,他認為涉案食品的配料表中標註了「起酥油」,但沒有在營養成分表中標註反式脂肪酸的含量,請求法院判決被告退還購物款並予以十倍賠償。

最終重慶銅梁區法院認定,被告未舉示充分證據證明其銷售的食品未使用氫化油,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後果,故對於原告的該項請求予以支持。判定被告退還購物款,並承擔十倍賠償。

裁判文書網公佈的判決書、裁定書顯示,胡勝在2015年的「打假」對象多為超市、賣場、小賣鋪等,主要以重慶地區為主,除了主動撤訴的案件,其餘案件中法院大都支持了胡勝的訴訟請求,即退還貨款並予以十倍賠償。

2016年,胡勝的「打假」範圍不再限於重慶。裁判文書網公佈的一份福州台江區法院的裁定書顯示,胡勝起訴福州家Love商業有限公司寶龍店(下稱「家Love寶龍店」)和廣州市豐銘家庭用品有限公司產品責任糾紛一案,胡勝於2016年7月22日撤回起訴。

另一份台江區法院的判決書顯示,在上述案件撤訴的前一天,也就是2016年7月21日,胡勝在家Love寶龍店花費1730.88元購得白花頭海蜇,單價288.48元/罐,發現涉案產品包裝上執行標準為:SC/T3210-2001,而這個標準已經廢止,故提起訴訟。

台江區法院認為,標註產品標準是產品外包裝標註的一項重要內容,產品標準標註錯誤不應認定為標籤、說明書的瑕疵,故判定家Love寶龍店應退還貨款,並給予胡勝十倍賠償。

2017年的一份判決書顯示,胡勝的住址為福州市晉安區。2017年起,福州的多家永輝超市、新華都超市、Wall瑪超市都陸續成為了胡勝的起訴對象。而家Love寶龍店多次被起訴。

澎湃新聞通過裁判文書網梳理髮現,重慶、福建兩地是胡勝「打假」最多的地區,此外還包括四川、山東、浙江、雲南等10個省份。

生效判決還顯示,出生於1999年的胡勝妻子譚某曾作為原告以消費維權為由起訴數家企業,胡勝則作為其委託訴訟代理人參與案件。

茶葉訴訟爭議:僅因標識問題,是否應十倍賠償?

從判例來看,過去三年,胡勝盯上了茶葉店。

2018年12月13日,胡勝在重慶一公司處購得「善元大紅袍」2盒、「善元野生金駿眉」2盒,共計支付貨款15960元。他認為,自己購得的上述產品除標註善元茶品大紅袍字樣外,再無其他文字、數字、圖案等內容,不能證明其屬於有效的保質期內的安全食品。

重慶渝北區法院判定,本案中的茶葉屬於預包裝食品,因違反食品安全法,被告退還原告胡勝貨款15960元,並支付原告胡勝賠償金159600元。

福建是國內重要的茶葉生產地,公開資料顯示,被胡勝起訴的茶葉店至少有20餘家。

澎湃新聞採訪多家被訴茶企負責人並查閱裁判文書注意到,胡勝的「打假」手法多為:以在網店線上購買為主,購買過程全程錄屏,收貨、拆封過程全程用影片影片,收到茶葉後再次在店裡下單購買其他茶葉。

2021年1月2日,胡勝在許倩所在土特產店的微店下單1份武夷岩茶,1月7日簽收;3天後,胡勝再次下單1份武夷岩茶,1月13日簽收;1月10日還下單了3份武夷岩茶和4份武夷肉桂;1月15日,胡勝再次購買2份武夷岩茶和2份武夷肉桂。4次購茶,總計金額11940元。

隨後,胡勝向重慶市石柱縣法院起訴稱,案涉產品外包裝無生產日期、保質期等任何標識,屬於不安全食品,應返還貨款並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

「第一次購買就知道了我們的包裝,如果認為不安全,為什麼還要連買4次?」許倩說。

針對起訴,土特產店一方辯稱,出售的茶葉不是預包裝食品,不適用預包裝食品標籤通則,且茶葉屬於農產品而非食品,不適用食安法相關規定。原告不屬於消費者身份,案涉產品的標籤雖存在瑕疵,但未對原告造成誤導。即使適用食安法,案涉產品也實質上符合食品安全標準。原告明知案涉產品存在標籤瑕疵仍為獲得大額賠償多次購買,違反誠信原則。

許倩向澎湃新聞稱,其銷售的茶葉系從農村收購的散裝產品。店裡面是根據消費者購買的數量,用店鋪現有的包裝袋和禮盒進行臨時包裝,這種包裝根據的是行業的傳統習慣和交易習慣,保證茶葉不受潮、不失色、不退味。此外,為了飲茶時便於沖泡,將茶葉進行小份分裝,也是武夷岩茶通用的包裝方式,並非預包裝。

她稱,為了證明自己的茶葉實際上符合食品安全標準,她專門去福建省茶葉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武夷山)做了《檢驗報告》,送檢產品均符合標準,該報告也提供給了法院。

石柱縣法院則認為,結合實物,茶葉包裝系固定封口的塑料或鐵質包裝,且是根據胡勝購買份數和數量分別包裝,表明涉案茶葉是已預先定量包裝,應認定為預包裝食品。涉案茶葉包裝僅載明了產品名稱,無生產者的名稱、地址、生產許可證編號等標識,消費者從形式上無法判斷是否符合國家食品安全標準,購買存在安全風險,應當認定為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產品。且從外觀上即可見標識不符合規定,應認定為明知產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而銷售。

對於被告辯稱胡勝系職業打假人,不是消費者,石柱縣法院認為,購買茶葉的通常目的在於生活消費,消費者無需也不能證明自己是否是消費者。雖然胡勝購買茶葉後沒有及時消費,不久提起訴訟,以前涉及多起產品質量責任訴訟,但不能因此否認他在本案中的消費者地位。「蓋因職業打假人亦有生活消費的需求,而胡勝是否為職業打假人的問題尚不能認定。」

石柱縣法院支持了胡勝的請求,判被告退還貨款11940元,並給予原告十倍賠償計119400元。許倩不服上訴,被二審駁回。

形式還是實質:有法院認為僅有標籤問題不適用懲罰性賠償

茶葉店老闆吳懿(化名)和許倩有類似經歷,被起訴後,她就查詢了大量的裁判文書。她發現,在很多地方,茶葉如果沒有質量問題,僅標籤瑕疵並不會被判處十倍懲罰性賠償。

澎湃新聞曾報導,在食品消費維權領域,法院認定涉案食品是否為安全食品,存在「實質」和「形式」兩種審查標準,各地裁判並不統一。有的法院採取形式標準,若存在標籤標識問題,也認定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適用懲罰性賠償;有的法院則認為,標籤問題不影響食品安全,若無法舉證受到實質損害,不支持懲罰性賠償請求。

在胡勝以一款農產品標註的生產日期存在問題而提起的訴訟中,福州市晉安區法院2017年10月判決認為,中國關於食品安全的法律的名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側重強調是食品安全,關注食品本身是否安全,是否會對消費者造成人身損害,而不是食品標籤法,並非主要關注食品的標籤,有損害才有賠償,執法行為造成的後果與受到的處罰應當是相當的,消費者運用食品安全法保護自己的權益應當合理合法。

晉安區法院稱,原告沒有證據證明涉案產品對其造成任何損害,亦未提供關於訟爭商品存在質量問題的相關證據,在其未能提供證據證實訟爭商品存在質量問題的情況下,且原告亦未提供證據證明涉案產品屬於過期產品,故其要求返還貨款及承擔連帶責任的訴請不予支持。

在北京一起因茶葉存在標籤問題而提起的訴訟中,北京一中院判決認為,原告主張適用十倍懲罰性賠償,但原告在本案中僅舉證證明了涉案茶葉存在標籤瑕疵,並未舉證證明其存在「有毒、有害,不符合應當有的營養要求,及可能對人體健康造成任何急性、亞急性或者慢性危害」的情形,故根據本案現有證據不能認定涉案商品屬於「影響食品安全」的食品。

上述判決認為,原告曾多次購買茶葉後起訴至法院主張賠償,其對食品標籤的內容應具有高於一般消費者的認知能力,故涉案商品的標籤瑕疵不會對本案中的消費者造成食用安全方面的誤導。本案不應適用食品安全法中十倍賠償的規定。

廣東省高院也在一份民事裁定書中駁回了一個茶葉「打假者」的請求。裁定書中稱,原告沒有提供證據證實涉案茶葉存在食品安全問題,且原告曾多次提起以商品標籤或外包裝存在問題要求商家賠償的訴訟,在購買涉案茶葉時有意識地錄製影片,並已看到茶葉包裝及宣傳字樣。二審法院認為不會對原告造成誤導,並基於原告未提供任何證據證明其權益因此受到損害,不支持其要求價款十倍或三倍的賠償請求。

貴州省高院在一起茶葉質量糾紛案中表示,案涉茶葉包裝上雖無生產廠家、生產日期、保質期等標識,但因茶葉特有的屬性,在通常情況下,其預包裝上缺少這類標識並不影響食品安全且不會對消費者造成誤導。該情形屬於《食品安全法》第148條中「食品的標籤、說明書存在不影響食品安全且不會對消費者造成誤導的瑕疵的除外」之規定的但書部分。原告未舉證證明案涉產品對其人身造成任何實際損害,原審在未查清相關損害事實的情況下,直接適用前述法律規定中關於對消費者受到的損害給予十倍懲罰性賠償的條款顯屬不當。

是不是「職業打假」?該不該支持?

澎湃新聞梳理髮現,在胡勝起訴的案例中,有6成以上案件最終撤訴。而從法院做出裁判的案件看,胡勝在重慶的法院提起的訴訟有較高的勝訴率。

在上述福清茶葉案中,對於胡勝是否是職業打假人,石柱縣法院認為「尚不能認定」。該法院還認為,雖然胡勝購買茶葉後沒有及時消費,不久提起訴訟,以前涉及多起產品質量責任訴訟,但不能因此否認他在本案中的消費者地位。

胡勝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稱,他是自由職業,並不是所謂的「職業打假人」,也沒有「打假」。對於為什麼買這麼多茶葉,他表示,自己喜歡喝茶,就多買點茶來喝,「我花錢買東西,想買什麼東西是我們的權利。」

澎湃新聞注意到,對「職業打假人」的認定以及對索賠方消費者身份是否認同,也導致司法裁判的不同尺度。

深圳中院在一起案件的判決書中表示,向經營者主張十倍懲罰性賠償的主體應當具有消費者身份,且經營者必須明知其所售食品不符合安全標準。

這起案件中,深圳中院認為,原告因購買相應類別的食品先後在多地法院提起幾十起訴訟,要求經營者給予其十倍賠償,亦有生效判決認定其為「職業打假人」,說明其購買涉案食品的目的不同於日常生活消費,而是以獲取懲罰性賠償為目的的營利行為,不屬於《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和《食品安全法》規定的懲罰性賠償規則保護的對象。此外,對於涉案產品,原告並未食用,也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其購買的食品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

北京一中院在2021年5月作出的一份民事判決書中認為,原告多次向法院提起類似訴訟,短期內大量購入不同品種的茶葉,數量明顯超出生活所需,並非以生活消費為目的,且原告並未提供任何證據證明其所購茶葉存在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情形。因此,對其要求被告支付十倍賠償金的訴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重慶「賣150碗熟肉被判10倍賠償案」發生後,為研究食品安全案件中的「職業打假」問題,重慶郵電大學網路社會發展問題研究中心趙長江博士帶領學生做了一番裁判文書分析,並得出結論:重慶是食品安全維權類「打假」的重點地區,其案件數量、勝訴率均在全國前列。

通過分析上述裁判文書中原告是否住重慶,趙長江認為,受益於司法環境的支持,外地大批「職業打假人」湧入重慶進行「打假活動」。

趙長江的上述研究稱,「職業打假」案件涉及數量最多的是超市、農副食店、茶葉店、藥房。趙長江認為,「『職業打假人』家庭化、抱團化和公司化的特徵,已經遠遠超出了懲罰性賠償制度設立的初衷。」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