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性更堅強」!水泥資產二次掛牌無人問津 金圓股份大股東斥資30.6億元自己接盤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董鵬  成都報導

  與「賭性堅強」的寧德時代相比,金圓股份不遑多讓。

  作為押注鹽湖提鋰的前提,出售其子公司互助金圓水泥公司(下稱互助金圓)股權是回籠資金的重要一步,無論如何也要賣出去。

  6月21日公告顯示,金圓股份於6月12日至17日期間,根據掛牌方案對互助金圓進行第二次公開掛牌,共徵集一名意向受讓方並摘牌確認,摘牌成交價格為17.24億元,同時受讓方承接應付款項13.42億元,即本次股權轉讓交易完成後,公司實際轉讓獲得金額為30.66億元。

  而在此之前,上述股權已於今年4月在杭州產權交易所進行第一次掛牌,彼時掛牌價格為19.16億元,不過最終未徵集到意向受讓方。

  第二次掛牌,實際上也沒有太多變化,因為同樣沒有太多公司來參與競爭。

  最終的意向方只有一家,為浙江華閱企業管理有限公司,該公司的大股東也是金圓控股集團,金圓控股集團又是上市公司金圓股份的第一大股東。

  相當於,第二次降價公開掛牌出售仍然無人問津,最終只能由大股東自己來接手。

  而據杭交所掛牌信息顯示,此次出售股權的互助金圓2021年營業收入超過24億元,當期凈利潤為2.3億元。

  雖然整體規模並不算特別突出,但是在金圓股份旗下子公司中,互助金圓卻屬於貢獻收入和利潤的主力子公司,為何金圓股份仍然要執意出售?

  甚至,不惜由大股東自己出資承接,同時要在2023年6月9日前付清上述17億元的股權轉讓款和13億元的應付款及期間利息。

  這離不開,金圓股份2021年收購鹽湖資產和公司確定的「二次騰飛計劃」。

  6月初,金圓股份曾公告,計劃通過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的方式,收購阿里鋰源礦業開發有限公司49%的股權。若收購完成,公司將對其形成100%持股。

  而鋰源公司的核心資產為,阿里改則縣查波錯鹽湖、革吉縣捌千錯鹽湖的採礦權。

  除此以外,21世紀經濟報導彼時曾報導指出,「金圓股份在新能源領域越走越遠,所涉及領域更是覆蓋產業鏈上、中、下游。」

  公司年報中提及的《金圓二次騰飛規劃綱要》,也包括了加快鹽湖提鋰項目開發建設與外延式拓展鋰資源產業鏈,另一方面繼續深耕低碳環保產業之固危廢資源化處置和稀貴金屬綜合回收利用,並與廢舊鋰電池回收利用業務形成協同效應。

  但是,轉型需要必要的資金投入,尤其是鋰資源的所在地生態環境都十分惡劣,金圓股份的鋰資源更是遠在阿里的鹽湖,其基礎設施、能源和環保等投入成本更高。

  從金圓股份近期的回應來看,捌千錯鹽湖最終產出的鋰鹽產品,可能不會在當地進行加工。

  「最終產品為電池級或工業級碳酸鋰,目前公司首噸出產的磷酸鋰為測試電化學脫嵌法設備跑通流程所產,待2000噸產線建成後,將出產粗製碳酸鋰。公司考慮成本因素,預計異地再行加工成最終產品。」金圓股份指出。

  此外,根據歷史公告,2022年度金圓股份及子公司擬向銀行、非銀行類金融機構及其他機構,申請授信額度總額不超過人民幣30.54億元,並為其提供24億元左右的擔保。

  加上前述出售互助金圓股權的30.66億元,以及一季度末公司賬目上5億元左右的現金,公司中短期可動用資金或可達到65億元。

  只是,公司轉型過程中的風險無法忽視。在出售互助金圓股權後,上市公司今年將失去一項重要的並表來源。

  當前市場價計算,上述2000噸碳酸鋰貨值大概在9億元左右,但是該生產線何時能夠正式出產碳酸鋰產品,並對公司形成新的收入仍未可知。

  按照金圓股份的預計,6 月底之前完成2000噸的廠房、輔助設施的建設及2000噸電化學脫嵌法裝置產線建設。公司預計在年底建成1萬噸電化學脫嵌法裝置產線。

  若從該時間表來看,公司今年鋰鹽產品可能很難形成實際收入和收益。

  這其中,就出現了一個公司轉型過程中,如何順利實現業績過度、平抑公司財務數據大幅波動的問題。處理不好,金圓股份今年收入、利潤將面臨大幅下降的風險。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