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里藏著什麼大學問?

作者:熊佳欣

全文字數:2421

預計閱讀時間:8分鐘

6月21日是國際瑜伽日。起源於古印度的瑜伽早在2000多年前就隨佛教傳入中國,影響深遠。何為瑜伽,瑜伽如何成為中印人文交流的紐帶?雲南民族大學中印人文交流中心主任於欣力近日就此接受中新社「東西問」專訪。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請您簡要介紹一下瑜伽的起源與發展。瑜伽為何是印度古典文明的代表?

於欣力:瑜伽起源於古印度。「瑜伽」一詞取自《梨俱吠陀》中的詞根「Yuj」,意為「連接、聯合、合一」。作為古印度六派哲學之一的瑜伽,繼承了奧義書「梵我同一」的思想,是印度古典哲學行法的集大成者。而現代人所稱的瑜伽則主要是指包括體式、調息在內的瑜伽行法,通過修習以達到修身養性的目的。

約公元前300年,帕坦伽利撰寫《瑜伽經》,確定了瑜伽的八支行法:持戒、精進、體式、調息、感官收束、專注、冥想和三摩地,這八支行法是遞進關係,標誌著瑜伽派正式形成。

印度瑜伽大師帶領弟子為學員授課。中新社發 昆敏 攝

19世紀以來,以辨喜為代表的印度近現代哲學家把印度主流哲學吠檀多與瑜伽合流,形成近現代瑜伽的體系化發展,使瑜伽成為大眾哲學傳播於印度本土以外並產生廣泛影響。

瑜伽是印度古典文明的瑰寶,其哲學根基是吠陀。吠陀作為印度上古知識的合集,也是印度哲學、宗教和文學的根基。瑜伽具有極強的包容性,印度無論是正統還是非正統的哲學,都有瑜伽的行法。發展到近現代,瑜伽與吠檀多的合流可視作行法的集大成者與哲學的集大成者合流,事實上實現了印度傳統文明與思想的復興。

印度瑜伽大師在四川都江堰表演。中新社記者 張浪 攝

中新社記者:瑜伽在中國經歷了怎樣的傳播與發展?

於欣力:2000多年前,瑜伽的思想和行法隨佛教一起傳入中國。早期的瑜伽不是以單獨的哲學派別進入中國,其思想和行法散落在佛經之中,大乘佛教的經典之作《瑜伽師地論》便講述了瑜伽修行所要經歷的十七種境界。大乘佛教有瑜伽行派,因修持瑜伽而得名,這一行派對中國的禪宗、天台宗、法相宗、凈土宗和密宗都產生了影響。禪宗初祖菩提達摩相傳所創《易筋經》,其傳授的功法與瑜伽行法也有共通之處。

瑜伽真正進入中國大眾視野是在20世紀80年代。1985年,中央電視台播出的張蕙蘭瑜伽系列節目風靡一時。此後,瑜伽以強身健體方式進入中國大眾的視野。進入21世紀,瑜伽在中國大規模快速發展。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中國有瑜伽館、瑜伽工作室超過15萬家,瑜伽老師50萬人,瑜伽習練者5000餘萬。隨著網路平台的興起,瑜伽通過互聯網傳播更加廣泛和迅猛。

瑜伽愛好者在浙江湖州鳳棲湖練習水上槳板瑜伽。中新社發 謝尚國 攝

然而,隨著快速發展,瑜伽市場也出現了一些狀況,例如,瑜伽哲學方面書籍較少且對相關術語的翻譯不準確,行業缺乏專業指導,教練的水平參差不齊,習練者過度關注體式造成身體損傷。可以說,中國瑜伽市場亟需規範。

2015年6月,中印瑜伽學院在雲南民族大學成立,它是印度本土以外地區的第一所瑜伽學院,始創中國高校瑜伽學歷教育。成立以來,中印瑜伽學院已培養出眾多理論素養與實踐技能兼備的專業人才,致力於解決中國瑜伽專業師資匱乏問題,努力推動瑜伽產業健康發展。

雲南民族大學中印瑜伽學院師生練習瑜伽。中新社記者 李嘉嫻 攝

2018年6月,雲南民族大學與印度尼赫魯大學合作共建中印人文交流中心。該中心為推動中印人文交流開展了較為深入的研究工作,致力於對瑜伽哲學史的研究,力圖改善目前瑜伽專業書籍少而不精的現狀,推動瑜伽中國化、本土化發展。

雲南民族大學中印人文交流中心宣傳冊和教材。中新社記者 李嘉嫻 攝

中新社記者:瑜伽在中國的傳播對中印人文交流有何意義?

於欣力:就哲學層面而言,瑜伽與中國道家思想具有共通之處,這為中印兩大文明互學互鑒奠定基礎。瑜伽繼承了奧義書「梵我同一」的思想,與《道德經》中「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異曲同工。事實上,奧義書中「梵」的哲學概念與《道德經》中「道」的哲學概念是一致的。《道德經》中「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與《奧義書》中「世界起源於梵」有著相似的理念。

瑜伽在中國的傳播與發展影響深遠。中印兩大文明交流互鑒,需要加強對話,促進民心相通,在此背景下,瑜伽成為中國民眾了解印度的絕佳途徑。一方面,瑜伽順應全民健身熱潮,在民眾中易於接受、廣受推崇;另一方面,作為印度古典文明的代表,瑜伽蘊含的深刻哲學思想是了解印度的有效路徑。

2018年8月25日,「禪瑜伽文化節」在河南嵩山舉行,一名印度瑜伽教練在少林寺山門前展示瑜伽。中新社發 王中舉 攝

同時,瑜伽與太極、中醫藥等領域的交流互鑒不斷發展,使中印人文交流迎來全新機遇。瑜伽在中國盛行,太極在印度也廣受歡迎。瑜伽與阿育吠陀同為古印度傳統醫學療法,此二者與中醫的互鑒,促進著中印文化交流事業的發展,在全球公共衛生合作面臨嚴峻挑戰的當下,也有利於推動人類健康事業的發展。

中新社記者:您對中印兩國以瑜伽為紐帶的人文交流有何展望?

於欣力:中印兩國同在東方文明體系,有諸多相通之處,在歷史長河中始終存在密切的對話和交流,這有利於擴大共同利益、增強文化共鳴,促進兩國關係平穩健康發展。

未來,瑜伽有望成為中印兩國人文交流更加強有力的紐帶。今後應多從中印兩大文明交流的角度加以研究,特別是從東方哲學的視角深入對印度哲學思想的研究,以中印哲學思想的比較研究為重點。同時,推進瑜伽中國化、本土化將成為未來的主要方向。所謂中國化、本土化,就是在保持瑜伽思想精髓的基礎上,結合中國傳統文化的理念與傳承,提高民眾對瑜伽的深層次認知,不斷擴大受眾面與影響力。

同時,中印雙方在瑜伽方面應進一步深化交流合作,共同推進瑜伽的產業化發展,充分利用新媒體資源促進瑜伽廣泛傳播,促進體育與教育融合,推進瑜伽與太極、中醫藥融合,通過專業化發展帶動社會對瑜伽整體認知提升。期待未來有更多瑜伽從業者成為中印人文交流的使者,以瑜伽為紐帶的中印人文交流前景廣闊。

受訪者簡介:

中新社記者 李嘉嫻 攝

於欣力,雲南民族大學中印人文交流中心主任,中印瑜伽學院碩士研究生導師,印度辨喜瑜伽大學博士生中方合作導師,印度卡林加-印太研究院編委會國際委員,博士,副研究員。從事國際交流工作30餘年,近年來致力於中印人文交流與印度哲學研究,編撰中印人文交流系列叢書《叩開中印大同之門》《中國青年眼中的印度》《印度青年眼中的中國》,撰寫《瑜伽史綱》等多部學術著作。

文字編輯:徐皇冠

圖片編輯:徐曦弋

排版:趙一凡

責編:王珊珊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