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單獨立法,讓民事執行更有力量

「民事強制執行法」進入立法快車道。

在6月21日召開的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五次會議上,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就《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強制執行法(草案)》向全國人大常委會作說明,將以民事訴訟法執行程序編為基礎,制定一部具有中國特色、體現時代特點、反映人民意願的民事強制執行法,保障民事主體合法權益及時實現。

民事執行工作從《民事訴訟法》里的一編(最早只有14個法條)到單獨立法,走過了40年時間,也見證了中國民事法律的日益完善、中國法治的盈科而進。此次,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民事強制執行法草案共計四編十七章,207條,對民事強制執行活動必須遵循的基本原則、執行機構和人員、執行程序、執行救濟和監督等作出了全面系統的規定。

民事執行工作關係到正義的實現,「執行難」「法律白條」問題曾長期困擾著中國司法工作,損害司法公信。近年來,民事執行工作得到空前重視,推出失信被執行人聯合信用懲戒等一系列手段突破執行難題,但是,現行的民事訴訟法執行編只有35個法條,很難全面覆蓋目前日益複雜的執行工作。

現行民事強制執行的規定,主要依賴於最高人民法院的相關司法解釋,以及相關部門聯合出台規範性文件,這些規定的法律位階比較低。一些職能部門、金融機構、事業單位以為「這不演算法律」「以行業主管文件為準」,怠於配合法院的執行工作,這增加了執行工作的難度,讓失信執行人躲在制度夾縫裡逃避執行。

「民事強制執行法」的立法,是對既有執行規定的全面融合,提級賦能,為執行工作搭建起了完善的法律框架,提升法律位階,讓懲戒妨害「老賴」有明確法律授權,讓執行工作更權威——執行不僅是法院的工作,更是明確了全社會的配合義務。

草案除了將既有懲戒「老賴」措施法律制度化,還授予了執行法院更多的「政策工具」,讓執行的威懾力更強。對「以虛假訴訟、虛假仲裁、虛假公證或者以隱匿、轉移、毀損財產等方法逃避履行執行依據確定的義務」等情況,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情節輕重予以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草案還建立了「按日罰款制度」,對被執行人拒不交付特定標的物的,可以對其按日予以罰款。

草案還把實踐中探索實施的「律師調查令制度」上升到立法層面,賦權律師尋找可執行財產線索,調動社會力量的積極性,有效彌補法院執行部門人力的不足。

此外,草案突出「善意文明執行」的立法理念,對當下執行中出現的不文明、「過火」現象予以糾偏,比如,禁止將未成年人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

單獨立法、提級賦能,讓民事執行更有力量,讓「老賴」無所逃遁。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