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財富實控人呂奕的行長朋友圈

  中新經緯6月22日電 (魏薇 馬靜)近日,河南省許昌市公安局的一紙通報顯示,2011年以來,以河南新財富集團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新財富集團)實際控制人呂某為首的犯罪團伙涉嫌利用村鎮銀行實施系列嚴重犯罪。

  據多家媒體報導,這個呂某正是商人呂奕。他通過操縱一系列影子公司,涉足了多家城商行和村鎮銀行。儘管關於呂奕的公開信息很少,但通過裁判文書網披露的一些案件細節,仍然可以發現,呂奕發家背後離不開多家銀行行長的照拂。他的背後有著怎樣的行長朋友圈?

  發跡始於蘭尉高速

  呂奕是誰?中新經緯注意到,一家名為「久安名人電視」的媒體上透露了一個名為呂奕的商人信息。

  今年3月,一篇題為《聯合國新媒體久安電視國際傳媒理事長呂奕向全世界講好「中國故事」》的文章在網路上發佈,這篇文章中提到,2021年,呂奕先生當選久安電視國際傳媒集團新一屆理事長。

呂奕照片 來源:網路

  文章稱,久安電視國際傳媒集團(Peaceever TV International Media Group Inc.)是一家總部位於紐約、由理事會管理的非盈利性新媒體機構,也是獲得聯合國經社理事會批准、具有特別咨商地位的非政府組織,與聯合國有多年的合作關係。

  從該文中附上的呂奕照片來看,與媒體披露的新財富集團實控人呂奕外貌極為相似。

  久安名人電視這家網站上也有理事長的相關介紹,目前該介紹已無法打開。但據媒體此前報導,呂奕,1974年6月15日出生,漢族,河南南陽市鎮平縣人,現住河南省鄭州市金水區,後改入塞普勒斯國籍。

  2016年,他曾在塞普勒斯創辦阿芙羅賽達投資集團,並在日內瓦、盧森堡和巴黎設有一系列基金,投資涉及中國、歐洲及北美的多個領域。

  呂奕是如何發跡的?據第一財經報導,呂奕身後的呂氏家族,最初主要從事家電流通生意,1997年,呂奕與他人共同創辦河南航天家電股份有限公司,這家家電公司在國美、蘇寧等家電巨頭未進入開封時,在當地已經具有一定影響力。

  而呂奕真正發跡或是源於「蘭尉高速」。蘭尉高速是國家重點公路建設規劃日照至南陽公路中的一段,是由開封市政府組織企業投資建設的工程項目,路線全長61.03公里。

  公開資料顯示,蘭尉高速工程建設方是開封市蘭尉高速公路發展有限公司(下稱「蘭尉高速公司」),成立於2004年3月,法人為陳同軍。多家媒體報導稱,其背後的實控人正是呂奕,中新經緯也發現,在涉及蘭尉高速公司的開庭公告中,呂奕也曾一同作為被告人出現。

  從家電公司跨行到建造高速公路,呂奕是如何取得這段高速公路的建造權至今仍是個謎,建高速的數億資金從何而來?

銀行資料圖 來源:中新經緯 張義華攝

  一份判決書顯示,2003年至2005年期間,蘭尉高速公司分6次在工商銀行金明池支行辦理高速公路項目貸款,金額共計11億元,並以其建設的蘭考至尉氏段公路收費權提供質押擔保。

  除了工行的11億元貸款,2005年8月至2008年12月,蘭尉高速公司還與國開行簽訂了借款合約,國開行依約陸續向蘭尉高速公司發放借款5.7億元。2009年至2010年期間,蘭尉高速公司還分3次與建設銀行開封分行簽訂了三份借款合約,共計借款7.1億元。

  這一通操作下來,呂奕從工行、建行、國開行等銀行貸出來將近24億元。

  恆豐銀行原董事長蔡國華違規放貸35億元

  2019年6月,工商銀行金明池支行發現蘭尉高速公司每月1000萬元的還款突然中斷。

  細查之下,工行發現原來系賬戶被凍結所致,申請凍結的正是恆豐銀行。這不得不提到了呂奕的「貴人」之一——恆豐銀行原董事長蔡國華。

  另一份判決書披露,2017年8月29日,蘭尉高速公司與恆豐銀行簽訂了一份35億元的《借款合約》。合約約定,蘭尉高速公司因股權並購項目向恆豐銀行借款35億元,並購項目標的為石家莊樂城創意國際貿易城開發有限公司(下稱石家莊樂城公司)。

  時任恆豐銀行董事長正是蔡國華。而就在2017年11月,蔡國華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

  2020年11月,據山東省東營市中級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消息,蔡國華被控犯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貪污、挪用公款、受賄、違法發放貸款罪,一審被判死緩。

  對他的判決中提到,2017年,蔡國華在明知申請貸款項目不符合發放貸款條件的情況下,授意銀行工作人員違規發放貸款35億元,給恆豐銀行造成特別重大損失。

  據媒體報導,這筆貸款正是上述蘭尉高速公司向恆豐銀行申請的股權並購項目貸款。截至2019年8月合約到期時,蘭尉高速公司尚欠恆豐銀行貸款本金32億元以及期間利息1億余元。

  除了恆豐銀行的33億元,工行剩餘貸款本金7.4億元、建行的3.09億元、國開行的1.24億元,也都沒了下文,只留下幾家銀行還在為這段高速公路的收費權扯皮。

  鄭州銀行原副行長喬均安經手批准多項貸款

  呂奕的財富累積也離不開另一位「行長朋友」——鄭州銀行原副行長喬均安。而使呂奕新財富集團實控人的真實身份浮出水面的也恰恰是喬均安受賄罪的一審判決書。

  據第一財經報導,在這一份判決書里,呂奕的身份是新財富集團董事長。也是在這份判決書中,河南新財富集團出具證明稱,鄭州博奧森電器有限公司、鄭州帛珏商貿有限公司等十余家公司均由呂奕實際控制。而鄭州博奧森電器有限公司正是本次暴雷的河南多家村鎮銀行股東,其入股的銀行包括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新淮河村鎮銀行。

  不過,中新經緯記者查詢後發現,目前這份判決書在裁判文書網、河南鄭州中級人民法院以及人民法院公告網等相關網站已檢索不到。

  綜合媒體對喬均安一審判決結果的報導,喬均安在2007年至2013年間為呂奕控制的企業貸款提供幫助,呂奕反過來又以借款的形式為喬均安家庭消費等支出「買單」。

  判決書顯示:2007年,喬均安為兒子買寶馬車借呂某60萬元,2009年借150萬元支付工程款,2011年借290多萬元裝修,2013年借400萬元投資等。2015年5月,因家裡沒錢,又有300萬元貸款到期,喬均安找到呂某,讓呂某從控制的公司中借款8000萬元,再貸給呂某控制的其他公司,以從中吃利息差的形式得到2400萬元左右。這些錢用於歸還之前借呂某的900多萬元及個人借款和家用。2017年,行賄喬均安的縱橫生態原董事長彭佳佳被查,喬均安故聯繫呂某退還當初所得的息差,但因為沒有錢還,呂某又幫喬均安找其他公司借款2000多萬元得以歸還。

  這裏面的呂某正是呂奕,而上述判決書中兩人「相互依靠」的2007年至2013年,正是喬均安任職鄭州銀行副行長期間。據鄭州銀行往年年報,喬均安副行長任期從2005年1月開始直至2013年底,2014年-2015年2月任鄭州銀行執行董事。在鄭州銀行任職期間,喬均安持續分管小企業金融事業部、信貸審批部等。

  據媒體報導,判決書中披露,呂奕曾分別以河南海菱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鄭州博奧森電器有限公司等多家旗下公司名義,先後分別向鄭州銀行申請貸款,均由喬均安經手批准。呂奕述稱,為此,他曾先後向喬均安行賄數千萬元。

  2017年11月15日,喬均安被鄭州市公安局執行逮捕。2018年9月20日,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處罰金人民幣四百萬元。而在這一年,呂奕的簡歷顯示其正在做「公益」:捐助賴比瑞亞兒童基金會並擔任慈善大使。

  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對中新經緯分析稱,呂奕向鄭州銀行原行長喬均安行賄,這種行為係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向銀行高級管理人員輸送財物,涉嫌行賄罪。

  但為何行賄卻沒有被批捕?目前並無權威解答。不過,知名律師、法學教授徐昕在接受中新經緯採訪時提到,法律上行賄與受賄是對向犯,必須同時追究,而且理論上應該並案處理,以便雙方可當庭對質。但長期以來,放縱「行賄」的現象時有發生。辦案部門為了打擊受賄,從辦案策略上側重於放縱「行賄」,即使追究「行賄」,也不並案處理,以防雙方同時反供。

  許昕還表示,由於這種現象在相當程度上存在,以至於不僅法律,中央政策也明確提出「行賄受賄一起抓」,但仍然不能解決這一問題。

  和廣州農商行原董事長王繼康「關係很深」

  中新經緯查閱發現,石家莊樂城公司多次出現在呂奕和金融機構的糾紛中,呂奕與該公司的實控人林樂平也存在糾紛。

  此前,網路上流傳一位自稱林樂平妻子謝某所寫的「控告信」稱,呂奕精心設計,巧取豪奪林樂平的百億資產。

  謝某透露,2014年,林樂平經人介紹認識了河南人呂奕。呂奕稱其控制多家村鎮銀行,能夠為林樂平正在開發的石家莊國際貿易城項目提供融資。2015年至2017年,呂奕以其控制的開封永恆等公司先後向石家莊樂城公司提供借款53億元,並收取5.01億元利息。2017年年底前,石家莊樂城公司還清了所有借款。

  謝某在「控告信」中表示,呂奕利用了林樂平的信任,2017年4月,呂奕因自身資金緊張需要,哄騙林樂平將石家莊樂城公司30%股權轉至石家莊融創公司名下作讓與擔保借款25億元,該借款直接支付至呂奕實控的開封永恆公司。

  謝某稱,2017年7月,呂奕又以幫助為其開封蘭尉公司融資以解決歸還融創借款為由,哄騙林樂平將石家莊樂城公司50%的股權轉給蘭尉公司代持,並以這筆股權進行質押和石家莊國際貿易城土地等資產作為抵押向恆豐銀行北京分行貸款35億元,該借款並未用於歸還融創借款並再次被呂奕騙至其實控的河南江泰等公司非法佔有。

  該筆貸款在蘭尉高速公司和恆豐銀行的金融借款合約糾紛中也有提到,被告浙江樂城公司辯稱,借款的基礎交易不是股權並購,交易股權沒有真正發生轉讓,浙江樂城公司提交了股權代持協議書。本案就是項目資金貸款。浙江樂城公司是項目公司石家莊樂城公司的實際股東,簽訂股權轉讓合約及代持協議是為了配合蘭尉高速公路公司融資需要。法院也認為,案涉貸款實際為工程項目開發建設貸款。

  謝某還表示,2018年,呂奕與廣州農村商業銀行業務營銷三部工作人員勾結,以「公章共管」為由,將其公司員工偽裝成廣州農商行工作人員,騙走了浙江樂城、石家莊樂城的公章和執照,並要求林樂平將上述兩家公司法人變更為其團伙成員。

  謝某稱,2019年10月,呂奕指使其團伙成員向公安機關舉報林樂平職務侵佔、挪用石家莊樂城公司資金犯罪。2022年1月26日,浙江樂城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林樂平因挪用資金罪、職務侵占罪被判處19年。1月28日,林樂平提起上訴。

  值得注意的是,據財新報導,呂奕曾自述,其與廣州農商行首位行長、後任董事長的王繼康關係很深。中新經緯注意到,王繼康是河南信陽人。

  2019年8月23日,王繼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廣州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2020年4月,廣州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將王繼康以涉嫌受賄罪向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許昌農商行副行長被通緝

  呂奕的「能量」正是在銀行行長、董事長們的「關照」下逐漸膨脹,他的手也伸向了更容易掌控的村鎮銀行。

  通過在金融機構中安插多個影子公司,呂奕成為了13家以上的城商行和村鎮銀行的隱形股東。

  今年3月,許昌市公安局曾發佈《懸賞通告》,懸賞10萬元通緝涉嫌「嚴重經濟犯罪」的在逃嫌疑人孫振甫。孫振甫從2018年起開始擔任許昌農商行的副行長。

  此次村鎮銀行事件中,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安徽固鎮新淮河村鎮銀行及安徽黟縣新淮河村鎮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五家村鎮銀行均由許昌農商行控股。

  5月20日,銀保監會召開的通氣會上,相關負責人指出,農村中小銀行股東「小、散、弱」情況普遍,一些機構仍然存在內部人控制、外部人操縱、違規關聯交易等問題。農信社省聯社定位模糊,履職越位與缺位問題並存;有的村鎮銀行主發起行履職不到位。高管人員專業能力不足,缺乏有效監督。

  如今呂奕一手締造的新財富集團不再,而幫助過呂奕的行長們或身陷囹圄,或出逃在外。(中新經緯APP)

  原標題:特稿|新財富實控人呂奕的行長朋友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