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的隱喻:誰可能會成為違約者?

  柏拉圖的「洞穴隱喻」,一般用於說明現象與事實的關係。洞穴之中的世界對應於可見世界,而洞穴外面的世界則比作可知世界。在金融行業中,企業想盡一切辦法去尋找優質客戶,但貸款逾期總好似懸在從業者頭頂的「達摩利斯之劍」,企業費盡心思搜尋各種信息去審慎評價那些未知的借款人。我們常見的「可見」社交行為,是否可以幫助我們發現和尋找最大可能的「可知」?通過更全面的貸款信用評估,從而為貸款發放提供參考,是新時期金融行業顛簸不破的鐵律。

  判別借款人是否「有信用」,需要大量的信息和資料支撐。金融科技有助於降低借貸雙方的交易成本,有限度放鬆借款者的資質限制,使傳統金融機構忽略的借款人也可以獲得貸款。通常,這些借款人收入低、學歷低、信用記錄不足,難於提供「厚實」的個人信息予以判斷,導致違約率高達35%。以信息科學為代表的金融技術派,開始關注並引入借款人行為等「軟信息」(soft information)作為信用模型的預測變數,特別是借款人社交行為對信用的影響。在複雜的未知世界,「知其然」並不夠,還必須「知其所以然」。

  我們通過研究移動設備上的金融行為(即移動貸款違約)與主要功能(即接打電話),去建立「打電話」與借款人違約之間的因果關係。「打電話」正如那「洞穴中的影子」,它是人們社會資本的真實反映。社會資本來自於社會關係,是軟信息的一個典型例子。「打電話」作為重要的促進社會聯繫方式,是資源和社會資本的關鍵指標。以借款人的接打電話來衡量其社會資本,從而可以洞察不同人的信用水平。

  一些背景

  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全球範圍內,只有12%的借款人可以從傳統金融機構借款。比例如此之低的原因是:首先,傳統信用模型難以準確評估那些「瘦檔案(thin file)」客戶的信用,因為他們不具備貸款評估中通常使用的背景信息,如收入、不動產、信用借款等。其次,向這些借款人發放的貸款金額通常很小,無法補償傳統信用管理中的必要交易成本。但是,這些小額貸款,涓涓細流的長尾帶來的貸款總量無比巨大,是一個有著巨大價值的「藍海」。

  金融科技的發展降低了高風險消費者的信貸壁壘,促進了小額貸款這個新興門類的發展。在美國,近90%沒有銀行賬戶的人都有手機,這也是他們上網的主要工具和信息獲取的通道。2021年全球近80%的人擁有手機。眾多公司通過手機應用程序提供小額貸款服務以吸引更多借款人,先行者包括美國的Ledge、中國的拍拍貸和印度的Money Tap等。基於手機端的移動小額貸款,為許多借款人提供了急需的信貸便利和可能,從而如雨後春筍發展迅速,尤其是在新興市場。

  大規模樣本調查表明,小額貸款網站(如朋友網路和團體成員)上提供的在線社區中借款人的關係,可以揭示他們的社會行為和違約風險。類似微博微信以及網路社區中相互關注這種類朋友身份和角色有助於提高融資的可能性、降低貸款利率,並與較低的事後違約率相關。這意味著,社交網路數據有助於提升我們對未來客戶評價的準確度。因而,這些移動社交信息以及在線社會關係數據,為新的貸款人提供了構建全新信用模型的可能,同時也為傳統金融企業優化自己的信用模型提供了新選擇。

  手機通話與社會資本

  2021年,全球手機用戶數量達到62億,普及率接近80%。手機普及使得它已經成為 「自我」的延伸,超越了溝通的門檻,提高了交互的靈活性,並幫助用戶維護個人關係,擴大社交網路。通過頻繁的聯繫和通信,手機已經成為人們建立社會資本的重要工具。首先,手機促進了與他人的聯繫,增進了彼此的感情,因此人們可以從社交網路中獲得更多的支持和機會。第二,手機不僅增強了與朋友和家人的牢固聯繫,而且構建了更加多樣性的社交網路,可能會帶來更多的信息和新的資源。

  智能手機數據中的個人日常行為信息,可以用來推斷他們的五種典型人格特徵,而溝通和社交行為(例如每天撥出的電話數)是最重要的預測因素。智能手機的對話、電話、簡訊和應用程序也可以描述年輕人在社交行為方面的差異。

  打入與打出

  社會資本為人們提供有形資源(如金錢和物品)或無形資源(如信息和關係)。不同的手機通話模式反映了不同類型的社會資本。手機接入電話數量表示一個人在其社交網路中的接受、認可和受歡迎程度。打入電話越多通常表明了更高的社會經濟地位,而社會經濟地位是社會資本的關鍵資源。社會經濟地位較高的人往往擁有更大的社會網路,更可能處於這些網路的中心,相比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人可以獲得更多資源。

  在移動小額貸款的背景下,在日常生活中接到更多來電的借款人不太可能拖欠貸款,因為他或她更有可能擁有更多資源來及時還款。即使貸款到期,如果借款人沒有資金償還貸款,他們也更有能力從社會關係中獲得還款援助。電話並非用於特定的借貸和還款活動,而是反映了一個人日常交流活動的模式,從而總體上反映了社會資本。

  強關係與弱關係

  人的社會關係,分為強關係和弱關係。強關係,指的是與配偶、父母、親戚和朋友之間的緊密關係。弱關係,則主要是與熟人、商業夥伴、前同事和員工之間的關係。在手機呼叫活動中,與那些來自陌生人的電話相比,借款人手機通訊錄名單上的人往往表明更強更深聯繫。

  牢固的聯繫可以提供更多的支持,包括財務與資金援助。弱關係主要是帶來新的外部信息。研究表明,一個人的家庭和朋友社交網路,可以在經濟困難時期提供物質和資金支持。尤其是經濟上不安全的人,更多地依賴牢固的關係來獲得財政支持和減輕經濟壓力。一項來自泰國的研究發現,強關係對還款績效有著顯著的積極影響。弱關係則沒有這種影響。因此,我們有理由相信與強關係相關的手機通話活動對借款人違約行為的影響比與弱關係相關的更大。

  研究發現

  我們的研究數據,來自於一家全球範圍內具有代表性的移動小額貸款公司。在充分保護隱私的情況下,我們獲得了借款者的信貸及電話數據。結果表明,通話頻率對逾期付款有著顯著負面影響。打出電話的頻率正向顯著影響逾期付款天數。平均來說,接到電話頻率增加1%,借款人的逾期還款天數會減少25%;而打出電話頻率增加1%,借款人的逾期天數則增加33%。

  與接入電話頻率低於中位數的借款人相比,高於中位數的借款人償還貸款的逾期天數減少6.6天。打出電話頻率高於中值的借款人的逾期天數,比呼出電話較少的借款人多6.3天。

  與強關係相關的手機呼叫活動的參數估計顯著為負,而與弱關係相關的手機呼叫活動的參數估計不顯著。表明與弱關係相比,強關係的借款人通常具有更多的社會支持,因此貸款逾期的可能性更小。更精準來說,如果一個借款人接入來自通訊錄名單上的電話頻率增加1%,那麼逾期還款天數就會減少25%。而向通訊錄名單上的人打電話的頻率增加1%的借款人,逾期天數會增加31%。

  在探討了手機通話與借款人違約之間的關係後,我們同時還進一步定量分析手機通話與其他我們熟知的變數相比對借款人違約的相對重要性。社會資本在借款人違約中起著很重要的作用。具體來說,手機通話活動分別占逾期付款天數方差的11.49%和16.50%。並且與貸款金額本身相比,社會資本在違約行為中所佔的差異更大。

  社會資本是新的窗子

  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在對其他數據進行脫敏處理之後,借款人手機在借款之前的接入與打出通話,跟未來違約的可能性緊密相關。基於「軟信息」的分析揭示和預測借款人違約風險提供了有力的證據,並擴展了社會資本與信用評分之間關係的相關研究。隨著金融科技的發展,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嘗試為低收入或信用記錄不足的人提供貸款。這種貸款容易遭遇較高違約風險,尤其是小額貸款。

  創新,還是等待?除了使用「硬信息」的傳統做法之外,越來越多的初創公司正試圖使用軟信息來預測借款人的信譽。類似圖片、語言和影片等非結構化的數據類型和更精準的分析工具,為我們預測借款人行為提供了更多可能,這些「軟信息」為市場競爭者提供了新通道和競爭力來源。貸款機構可以通過掌握傳統視域下忽視的「軟信息」,利用小額借款人日常活動的現成信息來提高貸款審批質量,減少貸款違約和成本,從而融合社交行為數據與傳統數據,創立更為穩健甚至更「經濟」的信用模型。

  (作者高維和為上海財經大學商學院教授、中國管理現代化研究會營銷專業委員會常務理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