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采烏雲,盈利減少,微創腦科學衝刺港交上市夢能成真嗎?

近年來,伴隨著腦血管疾病高發,腦血管介入市場發展迅速,微創介入領域成為融資上市的熱門區域。在資本的加持下,不少企業紛紛摩拳擦掌有了上市的野心。

近日,微創腦科學有限公司通過港交所上市聆訊,聯席保薦人為摩根大通、中金公司。

微創腦科學起源於2012年成立的微創神通醫療科技有限公司,是國內最早進入神經介入領域的醫療器械平台型公司之一。2021年11月11日,微創腦科學就完成1.5億美元融資,估值約為112億人民幣,成為神經介入賽道的「市值龍頭」。

作為神經介入賽道的種子選手,微創腦科學此次衝刺港股IPO受到行業廣泛關注。但自2022年3月以來,港股市場持續低迷,上市企業破發率超過95%,港交所上市企業數量更是屈指可數。在這種背景下,醫療類企業普遍估值走低。

內憂外患之下,微創腦科學有限公司日前通過上市聆訊,招股書顯示,微創腦科學年內盈利降47%,不禁讓人懷疑現在是上市的好時機嗎?

醫療機械:當之無愧的藍海賽道

微創腦科學為何受資本青睞?總體而言有兩個重要因素:一是市場;二是自身

從行業前景來看,近年來,市場對神經介入需求進一步增加,加上國家政策方面的支持,神經介入行業實現了快速發展。

數據顯示,中國的神經介入醫療機械市場規模從2015年的人民幣26億元增至2019年的人民幣49億元,年複合增長率為17.3%,且預計到2030年將進一步增至人民幣371億元,2019年至2030年的複合增長率為20.2%。

市場增長背後與醫療需求緊密相關。近年來腦卒中患者不斷增長。據相關統計,40歲及以上人群的腦卒中患病率已上升至2.32%。受老齡化及發病年輕化影響,2019年中國腦卒中患者數目達到1408萬人,在我國保持較高的患病率,這給醫療行業帶來巨大的挑戰。

介入上述背景,神經介入領域這條黃金賽道成為資本新寵,尤其是2020年開始,神經介入領域的市場關注度提升。微創腦科學憑藉多年的豐富經驗在心血管介入及結構性心臟病醫療、心臟節律管理及電生理醫療、骨科植入與修復、大動脈及外周血管介入等相關領域頗有造詣,多板塊實現不同程度的增長,這幾年肉眼可見的發展。

百億級市場藍海,無疑蘊藏著巨大的商業價值。去年心瑋醫療、愛威科技紛紛傳出上市消息已側面反映了這一市場的發展趨勢。那麼,作為在神經介入領域擁有自身優勢的微創腦科學自然也被賦予更多的想象力。

憑藉著行業大環境潛力釋放,加上資本青睞以及積累的先發優勢,或許能夠撐起微創腦科學的上市之路。但結合其招股書來看,微創腦科學的發展也面臨了一些不確定性。

年內盈利下降,集采烏雲,微創腦科學能否破解發展難題?

微創腦科學,2010年拆分于微創醫療,是一家中國神經介入醫療器械行業的企業,致力於向醫生及患者提供創新解決方案。從首個產品在2004年獲得批准起,產品組合累積共有30款商業化產品及候選產品。

微創腦科學擁有全面的產品組合,涵蓋神經血管疾病的三大領域,即出血性腦卒中、腦動脈粥樣硬化狹窄及急性缺血性腦卒中。截至目前,微創腦科學已經滲透2200家醫院,其中超1300家為三級醫院,滲透範圍廣。

招股書顯示,微創腦科學2019年、2020年、2021年營收分別為1.84億元、2.22億元、3.82億元;毛利分別為1.46億元、1.65億元、2.98億元。

微創腦科學2019年、2020年、2021年經營利潤分別為5410萬、5586萬、8472.9萬;股權持有人應占公司的盈利分別為4698萬、4529萬、2417萬。

可以看出,微創腦科學2021年營收增長73.3%,但股權持有人應占公司的盈利同比下降46.7%。

營收在增加,盈利卻在降低,盈利的降低直接會影響凈資產收益率下降,換言之,公司的凈利潤在下降,公司的盈利水平在走低。凈資產的收益率是評價公司經營業績的綜合指標,盈利走低對公司的可持續發展帶來一定影響。

在盈利走低的情況下,大環境也不容樂觀。2021年是神經介入快速發展的一年,冠脈支架集采后,資本開始圍獵神經介入賽道。這一年,神經介入領域投融資事件數超15起,累計融資金額超15億元人民幣,截至目前,國內神經介入領域至少有24家創新企業,賽道日益擁擠。

隨著每一個領域大量企業的湧入,集采也在悄然啟動。集採的推進,患者可以享受價格的優惠和及時的治療,國產產品的滲透率和市佔率也將逐步提高,但集采也給神經介入賽道的創新企業帶來了考驗。要想獲得市場,唯有按照集采「遊戲規則」大幅降價,產品價格面臨衝擊,企業也將遭受增長困境。在此背景下,企業的危機感也會加重,這無疑對微創腦科學這種創新型企業帶來一些挑戰。

賽道日益擁擠,微創腦科學還有多少想象力?

首先,神經介入行業是當值無愧的藍海賽道。據艾媒諮詢數據顯示,器械行業規模從2015年的29億元增加至2019年的60億元人民幣,至2030前保持21%年複合增長率。

與之對應的是,神經介入器械的國產化率不足10%,2021年11月6日,河北省醫保局發布《河北省醫用耗材集中帶量採購文件》明確自去年11月6日開市,企業開始申報參加此次帶量採購,這表示,國內神經介入類耗材集採的大幕正式拉開,從監管層次來看,此次政府的目的是推動國產項目的展開,這無疑給微創腦科學創造了更加輕鬆的環境支持。

其次,集採的落地勢必會給國產廠商提出了創新力、成本、先發優勢、產品體系布控等嚴格的要求,對於微創腦科學而言,相較於實現產品商品化的歸創通橋和心瑋醫療來說,它擁有更高的毛利率,成本管控能力更強且具有先發優勢,得益於母公司微創醫療的支持,其生產質量體系和產能也相對有保障,因其體系和產能,微創腦科學更容易在一眾同質產品中突出重圍。

在可預期的背景下,行業廠商不可避免將出現分化,會出現馬太效應。即現階段已構築商業化能力的頭部廠商在市場的份額會越來越大,未有產品上市轉型廠商和腰部以下的廠商的生存空間會被進一步壓縮,作為行業的領先玩家,微創腦科學可能會從中收益。

總體來看,微創腦科學這個行業的潛力是值得肯定的,微創腦科學是否能夠成功上市,我們不得而知。但在大環境以及健康觀念不斷轉變的趨勢下,給予了微創腦科學更多的發展契機,面對日益擁擠的賽道,微創腦科學又是否能突出重圍,這還有待於時間驗證。

來源:港股研究社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