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籍球員阿蘭巴西再就業,他們還會代表國足踢亞洲杯嗎

阿蘭10次代表國足出場打入3球。

日期:22日,巴甲俱樂部弗魯米嫩塞官方宣布,前廣州隊前鋒阿蘭正式加盟,雙方簽約至2024年。

至此,代表中國男足國家隊出場的入籍球員,在離開中超後幾乎都找到了新球隊。

這是否意味著他們和中國足球的緣分也基本上走到了盡頭?明年亞洲杯或許是入籍球員最後代表國足出戰的機會了?

阿蘭重回弗魯米嫩塞。

阿蘭簽約巴西老東家

即將年滿33歲的阿蘭職業生涯正是始於弗魯米嫩塞,2008年至2010年間,他代表球隊出場88次,打入26球,並在此期間多次入選巴西國青隊。 

2015年1月,廣州隊以1110萬歐元簽下阿蘭。在廣州隊效力期間,阿蘭共出場68次,打入38球,隨隊獲得三次中超聯賽冠軍和2015年的亞冠冠軍。

阿蘭在2019年成為入籍球員,並在2021年1月首次入選中國男足大名單。同年5月,他在對陣關島的比賽中上演首秀,並打入兩球。迄今為止,阿蘭10次代表國足出場打入3球。

加盟老東家後,阿蘭在媒體發佈會上動情落淚,「我回家了,我無法用言語表達我的感受,我和我的家人都非常興奮,這是一個特別的時刻,我希望能在這裏做到偉大的事情。」

「在離開弗魯米嫩塞後,許多人一直給我發消息,球迷們一直很愛我,我希望能回饋他們。」

艾克森加盟格雷米奧。

只剩下費南多沒有找到工作 

2019年6月對陣菲律賓的熱身賽中,有中國血緣的李可成為第一位代表國足出場的入籍球員。

之後,中國足協還先後完成了多名無血緣入籍球員的工作——艾克森、洛國富、阿蘭、費南多和高拉特,這其中高拉特在完成入籍後並未獲得代表國足出場的資格;而費南多因為長期受傷,雖然有過入選國足集訓隊的經歷,但還是未能完成代表國足的出場……

真正代表國足有過出場經歷的入籍球員是艾克森、洛國富和阿蘭。

阿蘭在國足的態度還是值得認可。

由於三人的前東家廣州俱樂部在2021年9月起遭遇了嚴重的經濟危機,打完去年11月的兩場十二強賽比賽後,三名入籍球員陸續離開中國。 

今年2月16日,廣州足球俱樂部宣布與包括阿蘭在內的幾名入籍球員解約。在過去半年多的時間里,艾克森、洛國富均在巴西足壇找到新工作,前者簽約巴西乙格雷米奧隊,後者效力於巴甲米內羅美洲。

另外一名入籍球員高拉特更早離開廣州,和巴甲球隊桑托斯簽約。

只有29歲的費南多至今待業,去年5月在國足備戰四十強賽訓練期間受傷後,費南多就再也沒有出戰過任何一場比賽,他現在也沒有和任何球隊完成簽約,是入籍球員中唯一沒有找到下家的球員。

洛國富加盟米內羅美洲。

他們和中國足球漸行漸遠

隨著入籍球員先後離開中超並在巴西聯賽找到新東家,他們和中國足球之間的聯繫也已經越來越遠。

此前春節期間的兩場十二強賽,中國足協也曾經徵召過三名入籍球員,最終因為從巴西抵達東京過程中航班變故,洛國富在社交媒體上炮轟中國足協,而費南多中途因為家人生病折返回家。

之後兩場比賽,洛國富和阿蘭也沒有給國足帶來幫助——甚至某種程度來說,大年初一國足客場1-3輸給越南的很重要原因,就是總教練李霄鵬選擇讓連訓練都沒辦法維持的兩名入籍球員先發。

到了3月國足最後兩場十二強賽,入籍球員都未能入選名單……

費南多至今還未代表國足出場。

今年5月下旬,央視曾經聯繫到4名入籍球員,在採訪中,他們都表示希望有機會代表中國隊出戰2023年亞洲杯。

艾克森說自己很懷念和國家隊隊友在一起的日子,希望通過一年的努力,「讓自己不要消失在中國球迷、教練組和媒體的視野中。」

阿蘭當時表示,希望加盟一個離中國比較近的聯賽,以便兼顧國家隊的比賽。費南多則說自己仍然非常期待迎來在國家隊的首秀。

從目前情況來看,2023年亞洲杯或許成為巴西入籍球員代表國足出戰的最後可能性,但由於這些球員已經先後離開中超,中國足協對入籍球員不再擁有約束力,是否參賽只能取決於個人意願。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