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海洋城市研究報告(2021)》發佈

  原標題:《現代海洋城市研究報告(2021)》在2022東亞海洋合作平台青島論壇重磅發佈!

  南財智庫海洋經濟課題組負責人、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洪曉文 青島報導

  6月22日,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南財智庫、21世紀經濟報導聯合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共同編製的《現代海洋城市研究報告(2021)》在2022東亞海洋合作平台青島論壇開幕式上正式面向全球發佈。東亞海洋合作平台是由中國政府倡導設立的「一帶一路」建設的優先推進項目,青島論壇作為該平台的重要活動,已成功舉辦五屆。本屆青島論壇由自然資源部、山東省人民政府主辦,自然資源部國際合作司、青島市人民政府承辦。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院長、著名經濟學家樊綱對《現代海洋城市研究報告(2021)》進行了現場發佈。樊綱在介紹報告結論時提出,中國在海洋產業的多數領域都有很大的體量,包括港口、海運、養殖、油氣等,但效率還有待提高,科技含量還待增加,需要通過發展市場經濟,促進全球海洋經濟市場中效率的提高,促進企業的發展。整體來看,「歐美海洋城市,因為發展時間比較久,整體強勢;同時許多亞太城市作為新興的海洋城市,表現搶眼。」

  這是中國首份以現代海洋城市為主題的研究報告,也是首個反映全球海洋城市綜合發展水平的「現代海洋城市評價體系」。為了評估中國重點海洋城市的發展水平、瞄準中國海洋城市的全球定位、優勢與缺點,從多個維度對全球40座樣本海洋城市進行綜合評估。

樊綱發佈《現代海洋城市研究報告(2021)》。(主辦方供圖)

  根據測評結果,倫敦、新加坡、東京、紐約、上海、香 港位列全球現代海洋城市第一發展梯隊,這六座城市海洋經濟基礎雄厚、海洋產業營商環境優越、海洋科技創新引領全球、現代化治理能力強勁;深圳、洛杉磯、漢堡、廣州、休斯頓、奧斯陸、鹿特丹、青島、雪梨、釜山則進入第二梯隊,它們分別是亞太、北美、歐洲海洋經濟圈內重要的現代海洋城市標杆。

  國家海洋信息中心研究員徐叢春認為,在此次論壇發佈《現代海洋城市研究報告(2021)》,能更好地提升青島國際論壇的顯示度,打造全球海洋城市發展狀況的「風向標」,展現全球主要海洋城市的發展活力與創新能力。「這有利於擦亮『東亞海洋合作平台青島論壇』的國際名片,展現全球海洋城市發展活力和創新能力,提升青島論壇的國際影響力。」

  何謂「現代海洋城市」?

  現代海洋城市是一個新近的概念,融合了「現代」和「海洋」兩方面特徵。報告提出,城市的「海洋性」表現為,具有濱海的地理區位特徵,同時在經濟、文化、科技等方面具有鮮明的海洋特色,以及由海洋帶來的資源稟賦優勢。城市的「現代性」則突出表現為商貿活動、製造業中心等等,體現城市功能從傳統的以商貿、製造為主向金融、服務、創新轉型的過程。

  2021年以來,青島、天津、舟山、廈門、連雲港、南通等城市相繼在「十四五」規劃中提出建設現代海洋城市的發展目標。作為國內最早提出打造現代海洋城市的地方之一,去年以來,青島相繼發佈《青島市「十四五」海洋經濟發展規劃》《關於加快打造引領型現代海洋城市助力海洋強國建設的意見》(簡稱《意見》)《引領型現代海洋城市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21-2023年)》等政策文件,為打造引領型現代海洋城市描繪藍圖。

  徐叢春認為,「現代海洋城市」的提出,既響應了立足城市推進現代化國家建設的戰略導向,也避免各海洋城市「一哄而上」;同時現代海洋城市的內涵也更為豐富,更加強調城市海洋功能的強化和城市海洋文化品質的提升,而不僅僅是海洋綜合實力強,更加突出海洋城市向生態化、個性化、特色化發展。

  如何認識現代海洋城市在全球經濟發展中的作用?

  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首都發展研究院副院長沈體雁認為,「海洋城市是陸域經濟和海域經濟的平衡和連接點,在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中,一批現代海洋城市將成為重要樞紐,對中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至關重要」。他提出,中國的海洋城市通過發展現代港口、海洋航運,構建了以強大製造能力為基礎的現代海洋產業體系,也以此方式參與到經濟全球化與全球海洋治理中。

  2021年,全國海洋生產總值(GOP)首次突破9萬億元,達90385億元,同比增長8.3%。其中,上海、青島、天津、大連、廣州等城市的海洋經濟生產總值均已突破3000億元,成為驅動中國海洋經濟快速增長的重要引擎。

  民盟中央經濟委副主任、著名區域與城市研究專家馮奎認為,歷史上看,歐美西方發達國家引領了等世界海洋城市發展,成為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的核心節點。「改革開放以後,中國的海洋城市發展迅速,從人口、面積、產出等指標來看,在世界上具有一定地位,但在質量、動力、效率等指標上也有待進一步提升。」因此,「在新型全球化背景下,研究現代海洋城市的評價體系,對於形成具有全球視野、中國特色的海洋城市發展戰略,推進國家海洋強國戰略而言,是一項重要的基礎性、前瞻性工作。」

  中國海洋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教授丁黎黎進一步談到,現代海洋城市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能夠量化現代海洋城市建設的進程,把握住海洋經濟發展的重要機遇期,形成國民經濟新的增長點、緩解資源和環境的瓶頸制約、拓展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空間。「通過現代海洋城市的評價,一方面為政府因地制宜發展海洋產業、制定相關政策,從而實現資源合理配置提供指導;另一方面為沿海城市建設提供了更直觀的數據支撐,挖掘目前發展過程中存在的問題與缺點,為現代海洋城市的規劃、建設與管理指明方向。」

  為此,課題組在全球海洋城市中,選取了歐美及亞太地區具有代表性的海洋城市和中國主要的沿海開放城市作為研究對象。本次測評東亞城市數量佔總樣本比例較大。

  依據現代海洋城市發展理念、目標,以及對世界知名海洋城市發展路徑的研究,報告構建了現代海洋城市評價體系,從多個維度對選中的40座海洋城市的綜合發展水平進行評價,共設「經貿產業活力」「科技創新策源」「海事資源配置」「開放門戶樞紐」「城市治理能力」五個一級指標,下設29個二級指標,綜合採用數據統計、專家評分等方式對城市表現進行評價,並根據結果將城市分為四大梯度。

  沈體雁評價稱,這是第一次由中國的媒體和智庫機構來發佈國際性的海洋城市評價,具有創新性和探索性,意義重大;未來應根據全球海洋治理的新形勢、新變化,以及中國海洋城市建設的新內容,不斷迭代升級評價體系的內容。

  總榜單:新加坡東京上海香 港領跑亞太海洋經濟圈

  在報告選取的全球40座海洋城市中,倫敦、新加坡、東京、紐約、上海、香 港的綜合分數遙遙領先,位列第一梯隊;作為中國北部海洋經濟圈龍頭的青島,以及領跑南部海洋經濟圈的廣州、深圳,則進入第二梯隊,是區域性中心城市和關鍵樞紐;天津、廈門、寧波-舟山、大連等,則是區域內重要的節點城市。

  全球層面來看,歐洲海洋經濟圈是全球海洋經濟最為發達的區域之一,其發展對全球海洋經濟影響舉足輕重。排名靠前的代表性城市包括倫敦、漢堡和奧斯陸,其中倫敦雄踞榜首,且在海事資源配置、科技創新策源、城市治理能力、經貿產業活力等指標均處於領先地位,堪稱現代海洋經濟城市標杆。

  北美海洋經濟圈實力雄厚,城市排名整體靠前。代表性城市包括紐約、休斯頓和溫哥華。紐約經貿產業活力、科技創新策源、海事資源配置、開放門戶樞紐和城市治理能力五項排名均位於全球前列。

  亞太海洋經濟圈發展迅速,新加坡、東京、上海和香 港排名靠前,達到世界頂尖水平。其中新加坡在經貿產業活力、科技創新策源、海事資源配置、開放門戶樞紐和城市治理能力五項排名均位於全球前列,表現亮眼,尤其是經貿產業活力和城市治理能力均排名第一。東京則是日本金融中心、交通中心、商貿中心和消費中心。東京灣地區形成了京濱、京葉兩大工業地帶,石油化工、現代物流、裝備製造和高新技術等產業十分發達。在全球海洋經濟城市中,位列第一梯隊前列,其中科技創新策源、開放門戶樞紐等指標處於領先地位。

  中國社會科學院生態文明研究所研究員、中國城市經濟學會常務副秘書長單菁菁認為,第一梯隊的城市無論從全國還是全球層面來看,優勢都很突出,例如上海是中國最早的沿海開放城市、是國家中心城市,也是中國東區海洋經濟圈的核心城市,是中國最重要的經濟中心、金融中心、會展中心、科技中心、航運中心。此外,「排在第二梯隊的城市則各有發展側重點,如青島海洋科教實力強勁,海洋國家重點實驗室很多都落戶青島;廣州則在海洋經貿領域更為領先,擁有廣交會等世界級的商貿平台;深圳則是創新引領,在擁有眾多的涉海專精特新企業。」

  經貿產業活力:大灣區海洋城市「組合優勢」明顯

  報告認為,現代海洋城市是以活躍的經濟生產為基礎條件,以優質的港口設施、發達的物流體係為核心驅動,在全球範圍內具有經濟競爭力和航運配置能力的樞紐城市。在經貿產業活力這一維度,報告綜合了城市經濟總體情況、海洋代表性產業(海洋裝備製造等)、港口航運等多個方面,選取城市經濟競爭力、港口貨物吞吐量、港口航線聯通度、港口活躍度等在內的7項指標進行測算。

  從評價結果來看,第一梯隊的城市均為世界經濟與貿易的中心城市,吸引了各地的科技、資本和人才,主導全球海洋要素集聚。紐約是全球第一大城市及第一大港口,紐約都市圈為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圈之一;新加坡具有獨特的區位優勢,是亞洲重要的金融、服務和航運中心之一;東京是亞洲第一大城市,也是日本政治、經濟、文化、交通等眾多領域的樞紐中心;倫敦是一座全球領先的世界級城市,是全球最富裕、經濟最發達、商業最繁榮、生活水平最高的城市之一,也是世界第一大金融中心。

  尤為值得注意的是,深圳與上海、香 港一並躋身第一梯隊,經濟競爭力、港口活躍度等指標分數均居於樣本城市的前十名;廣州在整體經濟競爭力、港口航運等指標亦有突出表現,領銜第二梯隊城市。

  沈體雁進一步提出,在綜合榜單以及經貿產業活力維度排名前列的香 港、深圳、廣州,不僅各具海洋特色,同時由於三座城市地理位置極其相近,還形成了更加重要的「組合優勢」,即「粵港澳大灣區內的這幾個超大型港口之間互有分工、相互促進,從打造海洋城市群的角度來看,對於其他區域而言是非常具有借鑒意義的」。 

  科技創新策源:上海、深圳、青島躋身海洋科創引領者行列

  海洋產業創新資源是在海洋經濟活動中進行創新行為時所投入的各種資源要素,包括人力、財力、物力和知識。報告通過海洋專門學校數量、國際涉海論文發文數量、PCT 國際專利授權量、城市研發投入經費等指標對各城市海洋科技創新發展水平進行評定。

  從測算結果看,在40座參評海洋城市中,青島位於第二梯隊。一方面,亞太海洋經濟圈佔據第一、二梯隊超半數席位,在全球海洋創新網路中優勢明顯。例如,報告對2020年40個城市涉海的PCT 國際專利授權量進行排名,東京遙遙領先,其次是深圳、大阪、休斯頓、上海、青島,其中青島市排名40城中的第6位。排名前十的城市中,有8座城市位於亞太海洋經濟圈、2座城市位於北美海洋經濟圈。青島、廣州及天津該指標表現較好,內部差異不大,數量上是倫敦、釜山等城市的兩倍。

  丁黎黎認為,這一結果體現了青島作為海洋科學城具有實力雄厚的海洋科研優勢。「藉助現代海洋城市建立的契機,青島正加快將海洋科研優勢轉化為海洋科技產業優勢。例如,引領性地瞄準深海探測、深遠海資源開發利用等前沿領域,實施『透明海洋』『藍色藥庫』大科學計劃;突破性地做強海洋高端創新平台,開展海洋產業聚才行動,提升海洋科技創新能級。」

  但另一方面第四梯隊均為亞太海洋經濟圈城市,反映出亞太海洋城市發展水平較為參差,部分城市研發投入額較發達城市較少,科技發展動力不足等問題。

  而倫敦、紐約、奧斯陸等歐洲及北美海洋經濟圈城市則通過注重海洋高新技術研究、加大對海洋科研的投入等措施,促進科研能力與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海洋高新技術領域呈現集體躍升與加速融合態勢,海洋經濟不斷依託高科技向高精尖方向發展,成為城市經濟增長的重要抓手和引擎。

  因此,報告建議,亞太城市應選擇具有競爭優勢的海洋高端產業作為突破口,配置國際資源、拓展國際市場、參與國際分工和合作,探索跨國海洋科技交流合作機制,提高城市科技創新吸引力,以此帶動海洋科技創新的整體發展, 增強海洋國際競爭力。

  歐美城市海事服務、開放與治理等優勢突出

  整體來看,與國際發達城市相比,中國海洋城市在經貿產業活力、科技創新策源兩方面排名較前,而在海事資源配置、開放門戶樞紐、城市治理等維度優勢並不突出,尤其在與海事服務(涉海金融、法律仲裁)、國際交往、治理能力等相關的指標表現上,歐美城市表現強勢。例如,在「具有海事業務的律所」數量指標,排名前十的城市中就有7座來自歐洲和北美海洋經濟圈。而從提供海事金融服務的銀行、社會海事機構等數量來看,亞太各國首都的集聚效應更加明顯,例如泰國曼谷、菲律賓馬尼拉、印尼雅加達等。

  徐叢春認為,從指標構成來看,經貿產業活力、科技創新策源更多體現的是城市硬實力,而海事資源配置、開放門戶樞紐、城市治理更多體現的城市軟實力。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海洋城市作為時代先鋒迅速發展,在較短時間內取得了發達國家上百年取得的成就,「我們要看到這些成就中港口吞吐量、港口活躍度等方面硬實力,是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伴生而來的,但是這些繁忙的港口背後更多展現的是海洋硬實力,內涵是『中國製造』,而不只是一個城市的海洋內涵。」

  以海事仲裁為例,老牌國際航運中心倫敦,儘管在傳統貨運運輸方面已遠遠落在後面,但其高端海洋服務業特別是海事仲裁領域在國際上佔據絕對地位,歷經數百年的傳承,已形成較為成熟的航運文化與航運產業體系。徐叢春對此評價稱,「中國海洋城市在國際航運資源配置方面還有存在不足,高端人力資源的匱乏,高端海洋服務業發展滯後;城市營商環境、城市品牌價值尚缺少深厚的歷史積淀與精細化經營。因此,主要是發展階段、現代化水平、海洋意識與文化等方面原因,造成了海洋城市發展層次上的差異性。」

  各海洋城市如何進階?

  報告基於對國際知名海洋城市的發展稟賦和特色優勢分析,從打造海洋經貿產業活力之都、科技創新策源地、高水平的門戶開放樞紐、全球海事資源配置節點、現代海洋城市治理標杆、宜居宜業宜游的低碳城市等角度出發,探討各海洋城市的進階之路。

  馮奎提出,從中國城市來看,從北到南,天津、大連、煙台、南通、寧波、溫州、廈門、湛江、北海等一批海洋城市,在全球產業體系、城市體系中,都面臨著競爭與挑戰,需要升級。「綜合起來說,產、城、內、外四個方面是基礎性工作。產業是引領,海洋城市要進一步實現產業高端化高級化;城市是載體,要提升城市品質和輻射能級;體制機制是內因,要進一步優化政府管理,增強市場主體的活力;對外開放是外部條件,要進一步研究國際規則,加大國際化營商環境建設力度。」

  沈體雁認為,超大型海洋城市的臨港產業發展都有一定的生命周期,作為該城市所在區域內的其他中型城市,應抓住中心城市生命周期迭代的窗口機遇。一是與第一、二梯隊的港口進行協同發展,承接中心城市臨港產業轉移,例如南通,可考慮探索如何與上海分擔協同部分功能,從而實現本地海洋產業轉型升級。二是要走專業化道路。以中國城市為例,在中心城市的周邊還有一些發達程度相對不那麼高的海洋城市,尚不具備超大、特大型城市的人口規模和齊全的產業鏈規模優勢,因此更要走「小而精」「專精特新」的發展道路。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