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說|多國考慮實施的四天工作制,離我們有多遠?

  最近,英國的70家公司的3300名員工開始試行一周四天工作制:在工作量和薪水不減的前提下,員工每周的工作時間從40小時變為32小時。

  在此之前,世界上一些國家也進行了類似的試驗,甚至已經實施。在國內,也有不少有關四天工作制的呼聲。2018年,中國社會科學院就在《2017-2018年中國休閑發展報告》中建議,2030年起實行「做四休三」。 

  只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根據統計,在2020年,中國城鎮就業人員平均每周要工作整整47個小時。這意味著,如果按每天工作8小時換算,大家每周平均要工作將近6天。

  加班最久的行業,不是互聯網

  如今,提起企業把加班當文化的問題時,我們立馬想到的是互聯網公司。

  伴隨著加班話題的不斷討論,大家已將加班的重災區和大廠畫上了等號。但如果你去翻翻「為什麼加班只提互聯網公司,其他行業沒有嗎?」,這類知乎提問下的上千個回答後就會發現,受加班問題困擾的行業,有很多很多。

  根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統計,2020年,過度勞動情況最嚴重的五個行業,分別是住宿和餐飲業,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建築業,批發和零售業以及採礦業。這些行業有超過四成的從業者,每周要工作至少48個小時。

  相比之下,頻繁因加班問題成為社會焦點的信息傳輸、軟體和信息技術服務業,過度勞動的問題卻不是最嚴重的——有63.4%的人每周工作時間沒超過40個小時。

  有從事建築業的網友在微博上這樣解釋自己天天滿負荷工作的原因:合約是按自然日算的,休一天就少拿一天錢,而且超了工期還要扣錢。所以只要不生病,他就不休息。

  北京師範大學勞動力市場研究中心在2014年的《中國勞動力市場報告》中就指出,雖然國內的法定勞動時間已和國際接軌,但仍有九成行業,每周的平均工作時間都超過了40小時。專家據此呼籲:「提倡適度勞動,實現體面就業」。

  如今,距離這份報告發佈已過去了8年,儘管國內周平均工作時間不降反升,但職場人對加班問題的討論日益頻繁,很多人已經意識到了過度勞動的弊端。

  越來越多的人都在問:每天在工作上耗這麼久,除了保住飯碗,還有別的意義嗎?

  雙休,何時成為天經地義?

  在經濟水平較低的古代,多數人都沒有假期的概念,「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是常態。而工業革命後,隨著技術進步所帶來的生產力跳躍式發展,讓很多勞動者即使每周休息一兩天,也依然能養活自己和家人。

  有意思的是,法定周末的出現,某種程度上卻是經濟危機的產物。

  大蕭條期間,美國出現了大量失業者。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企業並不樂意員工享受雙休,直到1929年大蕭條爆發後。為應對失業問題,許多地方用法律的形式確立了做五休二制度——只要每個人都少做點,就能讓更多人有活可做。

  可以說,法定周末是世界上最早的大規模反內卷措施。但歸根結底,這是生產力提升帶來的結果。

  近50年的數據也向我們展示了相似的情況:隨著生產力的提升,人均產值越來越高,勞動者需要工作的時間也越來越短。

  所以你很難想像,現在每周上35小時班都嫌多的法國人,在1950年時,一周的人均工作時長能達到44.8小時,其勤奮程度和今天的國人不分伯仲。

  這也是為什麼在五天工作制出現的90多年後,隨著生產力水平、辦公形態的變化,一些國家和公司開始考慮是不是該實行一周四天工作制了。

  在英國測試四天制之前,全球最大規模的這類試驗是在冰島。它從2015年開始,持續到了2019年。

  占冰島1.3%的就業人口參與了這項一周只用工作36小時的試驗,涵蓋了辦公室、醫院、幼兒園等100多類工作場所。這5年間,他們最大的工作調整就是壓縮工作時間,而工作內容和薪酬都保持不變。

  為了能在4天時間完成原本需要5天才幹完的活,試驗者壓縮了會議時間、減少了茶歇時間。最終的試驗結果顯示,在大多數工作場所,實驗者的生產力都保持不變,甚至有所提高。與此同時,員工的幸福感還顯著提升。

  為了讓世界廣泛報導四天工作制的成效,有智庫將冰島試驗的結果製作成了英文報告。

  但冰島試驗的成功,並不代表所有人做好了迎接這種新工作節奏的準備。

  擠掉無效時長後,我們還要上多久的班?

  如今聊起四天工作制在中國的可行性,很容易讓人想起20多年前的五天工作制在中國施行前的情景。

  彼時,很多人也覺得一周只工作5天不可行,理由是一周干6天的生產力尚且不高,只工作5天的話,活會更加干不完。

  而推動五天工作制改革的原國家科委的「縮短工時課題組」,在1987年年底提交的調查報告顯示,雖然中國當時的工作時間長,但並未被有效利用。相關課題組用抽樣的方式,調查了全國299個大中型工業企業和223個商業企業後得出結論,在上世紀80年代的中國,遲到早退、開溜買菜、接孩子都是常事,大部分單位的有效工時只佔制度工時的40%到60%。

  《不會塵封的記憶:百姓生活30年》一書記載,在未實行五天工作制之前,中國是世界上勞動時間規定最複雜的國家之一:

  夏天可以提前兩小時下班;氣溫超過38攝氏度便放假;每個月可以請三天病事假,薪資照拿;一年除去七天節假日以外,還可有十幾天帶薪休假;女職工的產假一個單位一個規定;連續歇假半年之內,只扣獎金而薪資照發;隨意讓工人加班而不算違法……

  正是為了讓大家提高工作效率、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以及休息,五天工作制被定於從1995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

  如今20多年過去,關於無效工作時間太多的討論再次多了起來。脈脈在2021年的一項調查就顯示,有效工作時長佔比能超過75%的人,只有三分之一。

  諸如雖然工作已完成,但就因為領導不走,所以乾熬著加班的情況在職場屢見不鮮。而加班時間的增多,又讓摸魚文化盛行,不斷拉長無效工作時間,並最終侵佔著我們的個人生活時間。

  在萬物皆可卷的當下,四天工作制看起來反倒是「格格不入」。

  所以難怪目前為止,唯一成功做到讓我們慢下來的,只有病毒。2020年3月,國家統計局在報告中指出:2020年2月,「全國企業就業人員周平均工作時間為40.2小時。」這或許是我們離一周只工作40小時,最近的一次。

  參考資料

  1.澎湃新聞-《四天工作制在冰島試驗,研究人員:有助於平衡生活與工作》,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479051

  2.澎湃新聞-《比利時宣布一系列經濟改革方案:或可周休三日,下班不回消息》,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719986

  3.中國之聲-《社科院報告:建議全國2030年起實行4天工作制》,https://mp.weixin.qq.com/s/bMmARSUsSgFW9RB--Hl3sg

  4.中國網-《賴德勝:邁向高收入國家進程中的工作時間》,http://www.china.com.cn/opinion/think/2014-11/26/content_34156774.htm

  5.《論休息》,黎辛斯基 著

  6.Guðmundur D. Haraldsson、Jack Kellam -《Going Public: Iceland『s Journey to a Shorter Working Week》

  7.中國新聞周刊-《改變中國的「五天」》,http://history.sina.com.cn/bk/ggkfs/2013-12-10/114976452.shtml

  8.《不會塵封的記憶:百姓生活30年》,李桂傑 著

  9.國家統計局-《1-2月份國民經濟經受住了新冠肺炎疫情衝擊》,http://www.stats.gov.cn/xxgk/sjfb/zxfb2020/202003/t20200316_1767773.html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