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亞迪崛起背後,這座城市正奔向「亞洲鋰都」 | 新京智庫

原材料鋰價格暴漲讓一些「家裡有礦」的城市再次站上風口,迎來了產業騰飛的機會,江西省宜春市便是其中之一。

▲2021年7月14日,江西省宜春市上高縣翰堂鎮下山村,光伏電站基地。圖/IC photo

文 | 查志遠

近日,比亞迪市值高歌猛進,一度突破萬億,再次「引爆」國內新能源汽車產業。

在新能源汽車產業維持高速增長態勢下,作為核心原材料的鋰,需求急速增加,使得「有鋰走遍天下」成了當下流行語。

鋰對新能源汽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無論是電池的正極材料還是電解液都需要它。

尤其是在碳達峰碳中和背景下,作為儲能和動力電池的核心生產元素,鋰的需求量水漲船高。

相關研報指出,2021年,全球合計鋰資源供給約36.7萬噸LCE(碳酸鋰當量),同一年,全球LCE總需求高達52.6萬噸,供需缺口高達15.9萬噸。

原材料鋰價格暴漲也讓一些「家裡有礦」的城市再次站上風口,迎來了產業騰飛的機會,江西省宜春市便是其中之一。

近期,鋰資源的火爆,也讓宜春這座默默無名的城市成為關注的焦點。

這次,宜春能否趁勢而起?

1

鋰帶來的第二「春」

宜春,江西省一座普通地級市,多年來存在感一直很低,上一次走紅網路還是因為一句城市旅遊宣傳標語。

2021年,宜春全年實現地區生產總值(GDP)3191.28億元,按可比價計算,比上年增長8.9%。全市常住人口為497.11萬人,比2020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減少3.66萬人。

從經濟總量上來看,宜春在江西省內排在第四位,僅次於九江市。不過,這一體量在中部城市中排在河南省新鄉市之後,位列第22位,在全國GDP百強市中卻只能排在97位。

另一方面,500萬人左右的常住人口規模在江西省內也是排名第四。這一規模雖然在省內不算少,但跟周邊省份同等級別的城市相比,宜春的常住人口規模顯然還是偏小。如湖南省內經濟第四城衡陽2021年GDP為3840億元,人口則高達662萬。

值得關注的是,宜春近些年來經濟增長頗為亮眼。2019年反超上饒市,省內排名從第五躍升為第四。2021年宜春GDP首次突破3000億元,也成為省內為數不多經濟體量超過3000億的城市之一。

新京智庫梳理髮現,宜春近年來經濟的亮眼表現,鋰電及相關新能源產業貢獻巨大。《宜春市2021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全年新能源(鋰電)、醫藥、電子信息、先進裝備製造業、建材、食品、紡織和化工等八大重點產業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11%,其中新能源(鋰電)產業增長23%。

隨著「鋰」的需求開始暴漲,宜春也等來自己的第二個「春天」。

這一點在政府相關統計口徑上就可以看出來。2017年以前,在宜春市的相關統計口徑中,關於鋰資源的統計也僅僅是統計鋰電池產業的增長情況。隨著新能源汽車的火爆,自2017年開始,宜春在相關統計口徑中,開始將鋰電新能源排在全市八大重點產業之首。

這背後離不開宜春豐富的鋰資源儲備。

公開數據顯示,宜春現已探明可利用氧化鋰儲量258萬噸,佔全國鋰資源的23.8%。現探明的可開採氧化鋰儲量為110萬噸,佔全國的31%,世界的12%。

全世界最大的鋰雲母礦就位於宜春,資源量摺合碳酸鋰當量636萬噸。

相關研報對2021年中國44個地市(含直轄市)的碳酸鋰產能分佈進行排名。其中,江西省宜春市碳酸鋰產能位居第一,其次是青海海西州格爾木市。江西贛州市碳酸鋰產能位居第三。

▲鋰雲母。圖/IC photo

2

「亞洲鋰都」的雄心

雄厚的鋰資源儲備,也讓宜春有了建設「亞洲鋰都」的底氣。

2009年,宜春市出台《關於加快鋰電新能源產業發展的決定》,在全國地級市中率先制定鋰電新能源產業發展十 年規劃。該《決定》明確提出了鋰電新能源產業發展的總體思路及奮鬥目標,即舉全市之力,聚全球資源,將宜春市打造成「亞洲鋰都」。

在此後的十多年間,緊緊抓住「鋰」,也成了宜春產業發展規劃的主線。

宜春相繼出台了《宜春市鋰電新能源產業發展優惠政策》《關於加快推進宜春市鋰電新能源產業發展的實施意見》《關於進一步加快宜春鋰電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江西省宜春市鋰電新能源產業發展規劃實施方案》等政策文件,從資金獎勵、人才培養和技術創新等角度支持鋰電產業做大做強。

經過十多年的發展,宜春的鋰電產業已初具規模。根據相關媒體的報導,截至2021年10月,宜春共有新能源(鋰電)產業鏈企業118家(其中規上企業100家),在建項目24個,擁有主板上市及上市企業控股子公司15家,涵蓋鋰資源采、選、冶,鋰電池關鍵材料與零配件、鋰離子電池、綠色高效儲能電池、新能源汽車、鋰電池回收等各個環節,形成較為完整的閉環產業鏈條。

經過多年的努力,宜春的鋰電產業雖然形成了較為完整的產業鏈,但鋰電產業也面臨一些缺點。

正如今年年初《宜春日報》頭版頭條刊發《「鋰」想之光耀宜春——我市「破題開局、聚力成勢」系列述評之新能源產業篇》所指出的那樣,「經過10多年發展,已經形成較完整的新能源產業鏈條,但總量不大、缺少龍頭,一直是制約新能源產業發展的缺點。」

解決這一缺點,跟鋰電巨頭合作無疑成了破題的關鍵。

2021年7月30日,全球動力電池頭部企業寧德時代和江西省政府、宜春市政府分別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在隨後的10月份,由寧德時代投資建設的宜春時代新型鋰離子電池生產製造基地項目在宜春經開區正式奠基。

根據協議,寧德時代將在宜春建設新型鋰電池生產製造基地及相應碳酸鋰等上游材料生產基地,項目建設期預計不超過30個月,規劃用地1300畝。

據了解,在寧德時代落地宜春之前,國內動力電池領域另一家行業巨頭國軒高科投資的鋰電新能源產業項目就已正式落戶宜春經開區。

除了國內鋰電巨頭加碼宜春,韓國LG、日本三洋、美國通用等國外企業也紛紛向宜春伸出「欖橄枝」。

不難看出,宜春的鋰資源優勢正加快向產業優勢轉化。

▲資料圖。圖/IC photo

3

宜春之外,這些城市也在打造「鋰都」

有人曾預言「鋰可能將引起第三次工業革命」。

作為世界鋰資源的三大供應地之一,2021年,中國本土的鋰資源供給達到11.7萬噸LCE/年,排名世界前列。

從鋰資源儲藏來看,中國鋰資源約佔全球的6%。根據自然資源部發佈的《中國礦產資源報告2019》,中國鋰礦潛在資源量約1億噸,其中滷水鋰約9250萬噸,佔比高達91%。從地域來看,中國鋰資源主要分佈在青海、西藏、四川、江西等地。

其中青海和西藏兩地鹽湖鋰資源儲量佔全國鋰資源總儲量的75%左右,資源相對集中。

在鹽湖提鋰尚未大規模產業化的情況下,礦物型鋰礦無疑成了「香餑餑」。而鋰資源的地區分佈特點,也讓其他擁有鋰資源的城市加入了「鋰都」的爭奪中。

新京智庫了解到,除了宜春,四川遂寧、宜賓、甘孜州,江西新余、福建寧德、山東棗莊、河南新鄉、江蘇常州等城市都正在以不同形式打造「鋰都」。

如四川遂寧第八次黨代會提出,著力打造全生命周期、全產業鏈條發展的鋰電新能源集群,形成具有世界影響力的特色優勢產業基地,全面提升遂寧鋰電行業競爭力、市場吸引力、世界影響力,助力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加快建成立足川渝、配套全國、輻射全球的「世界鋰都」。

宜賓則在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著力構建動力電池「1+6」產業生態圈,力爭實現營業收入400億元,加快打造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動力電池產業基地、建設「動力電池之都」。

與宜春、遂寧和宜賓擁有豐富的鋰資源不同,福建寧德和江蘇常州則是完全靠自身的產業優勢在打造鋰都。

以寧德為例,作為鋰電龍頭寧德時代的大本營,福建省寧德市形成了以鋰電產業為核心的新能源產業集群。《福建日報》在去年11月就以「打造世界鋰電之都 寧德鋰電新能源產業產值逾千億」為標題,報導了寧德的鋰電產業已經成為該市第二個千億產業集群。

據了解,2011年寧德時代落戶以來,寧德已成為全球最大的聚合物鋰離子電池生產基地。2017年到2020年,寧德時代動力電池在電動汽車上的總裝機量連續四年位居世界第一。

跟寧德市相似,江蘇省常州市則是被媒體稱為隱形「鋰電之都」。官方的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底,常州市動力電池產業規模超700億元,已建在建產能超260GWh,總量全球領先。動力電池產量超57GWh,國內裝機量佔比三分之一、列全國第一。

有觀點認為,常州的優勢在於工業裝備和汽車零部件領域基礎雄厚,為動力電池的生產提供了便利條件。

不難發現,當前各地「鋰都」競爭的背後也形成了兩種模式。一種是以豐富的鋰資源儲備為核心,圍繞鋰資源打造上下游產業並通過規模效應形成競爭力,如江西省宜春市和四川省遂寧市、宜賓市。

另一種是以寧德市和常州市為代表的非鋰資源城市,依靠新能源汽車產業集群優勢發展鋰電產業,打造鋰電之都。

不過,對於依賴鋰電資源的這些城市來說,大多地處中西區地區,在勞動力成本和土地成本上的競爭優勢也比較明顯。

顯然,新能源汽車引爆了新一輪城市競爭,而鋰電也給一些汽車產業基礎實力相對薄弱的城市提供了發展的新機遇。

正如宜春在「十四五」規劃和二0三五年遠景目標提出的那樣,圍繞鋰資源瞄準萬億級儲能電池市場加快產業延伸,推動鋰電產業向光伏等新能源領域拓展,從原料深加工向下游新能源汽車等應用轉變,是未來一個重要的發展方向。

撰稿|新京智庫研究員 查志遠

編輯|李瀟瀟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