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張偉麗:我的對手,只有自己

  新華社北京6月22日電 專訪張偉麗:我的對手,只有自己

  新華社記者盧羽晨、董意行、王沁鷗

  一記漂亮的轉身鞭拳,張偉麗以全方位碾壓的姿態,終結了屬於喬安娜的時代,同時也宣告了自己的歸來。

  現在的她,又回到炎熱潮悶的泰國拳館,繼續用汗水砸實腳下的路,一步步走向更加強大的自己。

勝利源於渴望

  過去四年,張偉麗的經歷大起大落。

  她僅僅用了一年,就戴上了「亞洲首位終極格鬥冠軍賽(UFC)世界冠軍」的王冠。她享受著這座王冠的榮耀,但又時刻承受著它的重量;直到兩年後,被Rose在八角籠里TKO(技術性擊倒)。昔日女王掙扎奮起、剃髮明志,爭取到再戰的機會,卻又一次鎩羽而歸,打滿了五回合卻敗在點數分歧。

  這一次,當她再次踏入八角籠,她不再考慮頭髮長短,不再考慮對手是誰,不再考慮外界關注。

  她的眼裡,只有對手——對手只有自己;

  她的心裏,只有渴望——對勝利百分之百的渴望。

  「頂級選手過招,其實就是看誰對勝利更渴望,看誰更自信。」張偉麗在賽後接受新華社專訪時說。

  「我的目標始終是:全方面地展示自己的能力,碾壓對手,終結比賽。」

  「然後告訴大家,我回來了。」

 痛苦總會過去

  重歸王座,絕非易事;能力獲取,亦非朝夕。

  一番戰敗給Rose,她日日如箭在弦,胸口憋著一口惡氣,「就想上去捶她」;二番戰再敗,猶如啪地挑斷了那根弦,張偉麗反而放鬆、安靜了下來,訓練也能更專注、更樂在其中了。

  「對我來說(二番戰敗)其實是起點,是重新翻過障礙的起點,讓我可以走得更高一些。」

  體能、柔術、摔跤、武術……張偉麗試圖快速吸收綜合格鬥的每一種技術,再通過日復一日的訓練,煅燒澆築成為身體的本能。

  在泰國接受賽前強化訓練的日子里,每天單算飲水量就有五六公斤,但體重還是往下掉。

  「每周日我都會沖體能。第一次沖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我是誰、我在哪了,完全迷離狀態。」

  在她的社交帳號上,有一條影片是在她剛剛結束一堂課時拍攝的。那時的張偉麗累癱在黑色地墊上,兩名教練在旁或跪或站幫她放鬆,但無論是誰,看起來都像是剛從水池裡爬出來的。黑色地墊積了一大片水,也分不清楚到底是誰的汗。

  「其實包括賽前降體重,那個時候特別難受。我就告訴自己,什麼東西都是一個過程,不管再累再痛苦,都會過去。」

  「然後,就行了。」

珍惜一切現在

  在八角籠里,喬安娜髮絲凌亂、雙目微紅,哽咽著宣布了退休。她說自己打了將近二十 年實在太累了,現在想做個妻子、母親。隨後她將自己的手套留在八角籠的地上,離開賽場。

  那個背影,讓張偉麗心生感慨:一個時代,告別了。

  「現在就是一個新人的時代,以後我的時代也會結束,未來還會有傳承。沒有人會是一直在八角籠裏面。」

  「不管是訓練也好,還是生活也好,我們都要珍惜當下做的事情,然後把它做好。」

  在八角籠里,張偉麗直接向現任冠軍、美國選手卡拉·埃斯帕紮下了戰書,而後者的回應卻言語含糊,因此兩人的對決能否上演尚未可知。這也是張偉麗選擇留在泰國的原因之一。

  張偉麗並不介意等待,畢竟對手是現任冠軍,再多等一下,雙方可以準備得更充分,「沒準還能打出來一場年度最佳(比賽)」。

  而未來這一戰,張偉麗把期待放在了「把地面和摔跤提高一個檔次」上。

  「跟不一樣的對手打比賽,備戰也不一樣,自己的進步是最重要的。」

  至於金腰帶?

  「我覺得只要努力了,金腰帶都是隨之而來的。」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