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價格兩頭承壓 高瓴茅台追捧的阿寬紅油麵皮難長紅?

  出品:新浪財經創投Plus

  作者:shu

  憑藉紅油麵皮一炮而紅的阿寬,時隔半年再次朝「新型方便食品第一股」的寶座發起進攻。

  近日,四川白家阿寬食品產業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簡稱:阿寬食品)根據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申請文件反饋意見更新了招股書。據最新招股書透露,本次計劃募集共計6.65億元資金,將用於建設健康食品產業園(第一期)和研發中心。

  隨著招股書同步更新的,還有2021年全年財務數據。報告期內,阿寬食品總收入12.14億元,同比增長9.40%,凈利潤為5584.19萬元,同比下降26.60%,歸母凈利潤5896.69萬元,同比下降22.68%。毛利率約為27.27%,較去年同期下滑約2個百分點。

  這位高舉「新型方便食品」大旗的後起之秀,在後疫情時代似乎褪去了「網紅」光環,陷入增收不增利的困境。

  一年融資4次股轉4次  實控人已套現超2億元

  據天眼查公開信息顯示,阿寬食品並不是創始人陳朝暉的第一次創業。早在2001年,陳朝暉便成立了生產銷售方便粉絲的四川白家食品有限公司(下文簡稱:白家食品),旗下有四大生產基地,產能布局高達5億元。

  2016年底,沒有實際經營業務的阿寬食品正式成立。在短短1年的時間里,公司通過先後收購生產方便食品的川白食品、生產粉麵餅的白家薯業以及方便粉絲加工廠北京雅士,獲得了方便食品加工生產相關資產和人員,產品也由原來單一的方便粉絲擴大到方便麵、方便米線、自熱食品等品類。

  雖然2018年紅油麵皮便已出圈,但阿寬食品直到2020年才真正被捧成「網紅」。疫情反覆使得「宅經濟」崛起,方便食品被列為居家必備,直播電商市場規模突破萬億,同比增長142%,成為眾多零售品牌疫情期間業績增長的有力抓手。

  以富有地域特色、酸辣口味成癮性強等特點為差異化優勢的阿寬食品,此刻趁勢御風飛翔。聯手直播帶貨主播和各大電商平台,公司2020年共銷售約2306萬件產品,實現11.10億元總收入,同比大幅增長近76%,單紅油麵皮一款產品就創下了近4億元的銷售額。線下經銷模式也成績喜人,2020年期末線下經銷商總數達到1003家,較期初增加了136家,銷售收入為總營收貢獻52.35%。

來源:公司招股書

  漂亮的業績表現,也引來各路資本的殷切關注。

  據招股書披露,阿寬食品共引入了4次外部融資,均在2020年完成,投資方矩陣中不乏同創偉業、前海母基金、高瓴創投、高瓴資本、茅台建信基金、麥星投資等明星機構。公司估值也隨之水漲船高,2020年2月首次融資的增資市盈率僅為8.68倍,2020年12月時的增資市盈率已高達51.53倍,10個月增長超493%。而截至發稿日,方便食品界「老大哥」康師傅的市盈率(TTM)為15.16倍,統一的市盈率(TTM)才不過14.80倍。

  與此同時,公司完成了4次股權轉讓,實際控制人陳朝暉先後以5.68元/出資額、13.64元/出資額、18.3元/出資額及26.91元/出資額向前海母基金、同創偉業、霍普投資、彬復資本、高瓴資本、茅台建信基金、壹叄投資、易簡資本和眾源資本轉讓所持股份,合計將人民幣1.82億元落袋為安。加上公司2019年向陳朝暉和妻子李靜雅以及陳朝暉的胞姐陳渝購買房產所支付的合計2303.85萬元,陳朝暉及其親屬已套現超2億元人民幣。

  值得一提的是,阿寬食品曾有過5份對賭協議,均已在2021年6月29日解除,同時實控人陳朝暉個人與增資入股的股東簽訂附生效條件的回購協議。協議規定,若2022年6月30日,阿寬食品在中國境內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的申請未被受理,或者先發上市申請受理後被勸退、撤回或終止審查,陳朝暉需要按照規定價格回購。對賭協議的當事人由公司轉為實際控制人,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阿寬食品在對賭協議方面的風險。但實際控制人背負著對賭壓力,公司按期上市如同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方便食品收入佔比超95% 成也大單品敗也大單品

  阿寬食品的走紅,離不開網紅爆款紅油麵皮。

  據招股書披露,2018-2021年,由方便麵、方便粉絲、方便米線和自熱食品構成的方便食品收入占阿寬食品總收入95%以上的份額。其中,以紅油麵皮為主的方便麵品類收入佔比由2018年的39.34%增長至2021年的62.44%,而曾以此發家的方便粉絲對於總營收的貢獻一路下降至23.31%。

來源:公司招股書 創投Plus整理

  公司旗下的「阿寬」和「白家陳記」兩個品牌中有超200個單品,但令人印象深刻的卻仍只有紅油麵皮。過度依賴大單品的模式在行業一帆風順之際或許會被繁榮盛況掩蓋,可一旦方便食品行業整體下行,阿寬食品就會暴露出抗風險能力低的致命危機。

  一方面,2021年方便食品上游原材料成本上漲,而下游銷售端產品同質化嚴重,市場競爭激烈,阿寬食品的提價空間有限,利潤或將持續承壓。

  就營業成本端而言,阿寬食品最大的成本開支是包括麵餅、調味料、油脂等在內直接材料成本,2018-2021年佔主營業務成本的比例約八成。2021年受疫情、產地極端天氣等因素影響,辣椒油樹脂、菜籽油和棕櫚油等組成直接材料的原材料成本採購價格漲幅在28%-38%之間不等。

  成本端難以控制,價格端阿寬食品也不佔優勢。前有巨頭康師傅和統一佔據市場龍頭地位,後有白象、今麥郎等實力不容小覷的競爭對手,還有風頭正盛的尋味獅、珍味小梅園、COOOOK輕烹烹等新興預製菜品牌來勢洶洶。靠紅油麵皮「單腳」難以快速前行,阿寬食品只能通過降低價格來吸引消費者。

  細究細分產品的各自表現,2021年方便麵和方便米線的平均售價同比有所下降,對應的產品銷量有30-40%的上漲。而自熱食品和方便粉絲價格僅上漲4-5個百分點,銷量便應聲下滑。其中,自熱食品近3年的銷量持續下降,2021年共賣出14.26萬件,同比斷崖式下跌83.28%,較2019年的25.96萬件下降45.07%。

  值得一提的是,方便粉絲的平均售價同比增速始終低於單位成本同比增速,且有擴大的趨勢。方便麵品類得益於紅油麵皮的爆款效應,2020年平均售價同比增速超過了成本同比增速,但2021年不得不再次面對成本上漲,價格下跌的窘況。

來源:公司招股書 創投Plus整理

  除此之外,興於線上的阿寬食品,仍在高舉高打投入維護電商渠道。據招股書披露,2021年度公司的電商渠道服務費用共6673.40萬元,同比增長18.19%,佔比電商自營收入約25%。這意味著,電商收入的四分之一都花費在了營銷推廣上。

  縱使如此,也未能留住消費者的「芳心」。2021年,購買阿寬食品各類產品次數在5次以下(包括5次)的活躍買家共433.53萬人,較2020年減少102.43萬人,其中僅購買1次的活躍買家減少了約87萬人。

  另一方面,食品安全問題對大單品突出的阿寬食品品牌形象影響較大。

  今年2月,有消費者在社交平台發文稱,阿寬食品的紅油麵皮包裝內發現疑似老鼠肉的不明黑色物體,消息一出震驚四座,相關詞條迅速衝上熱搜。後經江蘇當地市場監管部門現場拆包檢查發現,涉事的問題麵餅中的黑色部分是麵皮受潮發霉所致。在黑貓投訴平台上,也有許多消費者表示在所購紅油麵皮產品中發現黑色異物、塑料異物甚至蟲卵。

阿寬食品靠著爆款紅油麵皮登上神壇,卻也深度綁定,一損俱損。成本價格兩頭承壓、食品安全問題頻發的情況下,阿寬食品該如何挽回形象,留住正在失去信心和興趣的消費者,或許才是當務之急。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