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迷宋元水墨畫,他來到中國拜訪名師,成就畫聖之名

【編者按】雪舟,是日本室町時代的一位著名畫家,1420年出生於備中國赤濱(今岡山縣總社市)。原為日本相國寺僧人,因著迷中國水墨畫,1467年隨遣明船來到中國,游遍名山大川,尋訪名師,學習繪畫。回國後,更先後在大分、山口開設圖畫樓,鑽研水墨技法,成就了一代「畫聖」的美名。據說古代日本的一流畫家中,到過中國的實際上只有雪舟一人。可以說:沒有中國文化,就沒有雪舟;沒有到過中國,也沒有雪舟。

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值此之際,澎湃新聞私家地理欄目邀請復旦大學日本研究中心徐靜波教授帶領讀者一起雲遊東瀛,通過文化學者的視角,了解中日兩國的歷史文化淵源。

2005年的夏秋之間,我在山口市的山口大學大學院東亞研究科短期任教三個月。山口市雖是山口縣縣府(相當於中國的省會)的所在地,卻是一座人口只有15萬的小城,市內只有一條東西走向的大街,國立山口大學坐落在山口市的西南郊,周邊有清澈的溪流和由青轉黃的稻田。遊歷了周邊的伊藤博文的出生地萩、簽署《馬關條約》的海濱城市下關以及位於島根縣境內的大文豪森鷗外的故鄉津河野之後,在課餘騎著一輛借來的自行車在市內外四處遊湯,也成了我的日常功課。

其中的一個探尋地,就是位於山口市東北郊外的常榮寺雪舟庭。

小城市的居民,家家都有車,準確地說,應該是每一個成人都有一輛車。與之相對,公共交通很不發達。常榮寺距離我居住的公寓,約有6公里路,對於外來者而言,除了計程車之外似乎只有步行一途了。好在我有自行車。一個天清氣爽的早秋的下午,騎行了半個多小時之後,來到了七尾山腳下的常榮寺,從公路向北折向寺院的是一條寬闊的坡道,右側有一塊巨大的棕褐底色的木牌,從右至左,鑲嵌著幾個白色的大字:史跡名勝常榮寺雪舟庭(雪舟庭的字體要比常榮寺大得多)。寺院的背面,是逶迤綿延、鬱郁蒼蒼的七尾山。

常榮寺雪舟庭門外     徐靜波 圖

我到這裏來,主要是來尋訪雪舟(1420-1506),一位在日本美術史上熠熠生輝的畫僧(或者說是畫聖),同時與中國有著無法割捨的深厚因緣。

雪舟出生於日本的備中國(現岡山縣西區),據1691年成書的《本朝畫史》(狩野永納編定)記載,他的家境似乎並不富裕,12歲左右曾到家鄉附近的寶福寺出家為僧,後來到了京都五山之一的相國寺,跟隨名僧春林周藤學禪,春林給他起了個禪名,曰「等楊」。而對他的人生更有影響的,則是在相國寺擔當都管的畫師周文。

雪舟,日本室町時代的著名水墨畫畫家。   維基百科  圖

周文是15世紀前半期日本極其重要的一位畫僧,他將中國宋元水墨畫的精髓充分消化後創立了「周文一派」的畫法,後來也成了室町幕府的御用畫師。雪舟在相國寺跟隨他學畫,在技法和禪學兩方面都獲得了極大的教益,美術評論家中島純司教授認為:「 在這樣的詩畫鑽研的時代里,等楊所掌握的是寄寓在高士隱逸幽邃空間中的禪的境地和脫俗明凈的聖域的設定。」(《名寶日本的美術14卷雪舟》62頁,小學館1991年10月)。

然而,由於周文的畫名太盛,雪舟無法獲得嶄露頭角的機會,於是他離開了京都,來到了當時頗有勢力的守護大名大內教弘統治下的周防(現山口縣東區),在雲谷庵當了住持。也是從這一時期起,他正式開始了畫家的生涯,以「拙宗等楊」一名行世。

1463年前後,他又得到元代僧人楚石梵琦書寫的「雪舟」二字墨寶。「如雪之純靜、如舟之恆動」,二字的發音也恰巧與他原先的法名相同,於是便將其作為自己的字,世人也稱其為「雪舟等楊」。

相國寺,是日本京都市的一所佛教寺院。     維基百科 圖

雪舟在相國寺期間,就曾因畫師周文的緣故,對宋元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學畫作畫的過程中,他為源於中國的水墨畫所傾倒。但隨著畫名逐漸隆盛,他愈發感到日本的水墨畫可開掘的內涵已經不多,很想前往中國本土去探尋古典精神的本源,汲取營養後再開闢新的畫風。

去中國的機會終於來了。1467年,室町幕府為了與中國修好,決定向當時明朝的中國派遣遣明船。雪舟得以隨船同行,同船的禪僧中,還有其熟識的呆夫良心等。這一年的3月,船隊在寧波靠岸,雪舟等人按當時的慣例去參拜中國禪林五山之一的天童寺。

也許是出於禮儀的緣故,雪舟在天童寺被授予「禪班第一座」的稱號,這使得在日本禪林中地位卑微的他極感榮幸,此後在作畫時必落款「四明天童第一座雪舟筆」,多少有些炫耀的色彩,同時也說明他對中國的禪林懷著非常敬仰的心情,視若祖庭。

天童寺位於浙江省寧波市鄞州區太白山麓,相傳始創於西晉。天童寺為禪宗寺院,南宋時位列五山之第三,同時也是日本曹洞宗祖庭。天童寺也是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中「海上絲綢之路」項目遺產點之一。    維基百科 圖

雪舟在寧波居住了好幾個月,並創作了以寧波景象為題材的諸多畫作。8月,一行人沿大運河啟程去北京,11月抵達。雪舟來中國,目的是尋求文化的古典之源,訪求名師,以使自己的繪畫技藝達到更高的境界,他晚年在《破墨山水圖》的自序中寫道:

「余曾入大宋國(其實當時已是明朝,雪舟大概為表示自己是師承宋元畫宗,而仍稱大宋國吧——引者),北涉大江,經齊魯郊至於洛(此處並非指洛陽,洛在日本人的心目中只是都城的泛指,這裏應該是北京——引者)求畫師。然揮染清拔之者稀也。於茲長有聲、李在二人得時名,相隨傳設色之旨,兼破墨之法。」(原文為漢文)

雪舟於1495年所繪《破墨山水圖》。目前收藏於東京國立博物館,為日本國寶之一。畫上方有雪舟本人的自序及當代僧人的題詩。 圖為局部。     維基百科 圖

從這裏可以了解到,雪舟曾隨李在等人習畫,破墨(現一般被稱為潑墨)之法似乎也是在這時掌握的。但中國之行在訪求名師方面,讓他略感有些失望。這是因為雪舟在中國期間,正是明代畫壇處於低谷時期,戴進等一批名家已經謝世,而文徵明等代表的江南文人畫尚未興起,於是才有了「揮染清拔者稀也」的感嘆。

據與他一同來到中國的良心在《天開圖畫樓記》中記載,雪舟一行到北京的時候,適逢被燒毀的禮部衙門重建竣工,當時的禮部尚書聞悉來京的日本人中有一位畫家,就請雪舟在中堂繪製壁畫,結果雪舟的畫深得讚許,禮部尚書更謂一個日本人猶有如此手筆,中華子孫當更加勤勉才是。

這件事讓雪舟十分得意,後來在日本也被廣為傳播,雪舟的地位也就愈加如日中天,被奉為畫聖。據良心在《半陶藁》冬景圖上的題讚,雪舟曾對周圍的日本人說:「大唐國里無畫師,不道無畫,只是無師。蓋泰華衡恆之殊,是大唐國之有畫也。而其潑墨之法,運筆之術,得之心而應之手,在我不在人,是大唐國之無師也。」

《四季山水圖 冬景》,目前收藏於東京國立博物館。  維基百科 圖

不過兩年多的中國之行,仍使雪舟獲益良多,最主要的是中國深厚的人文積淀和壯闊的雄山大川,使雪舟的心境和眼界大開。

對此,良心在《天開圖畫樓記》中記載道:「歷覽名山大川,自都邑之雄富,州府之盛麗,及九夷八蠻,弁服緇衣,異形奇狀之物,一一模寫,以得之於手而應於心,則其畫意闊而大者,不言可知矣。」

雪舟一路在中國遊 行,沿途所見之巍峨的高山,滔滔的江河,以及無數的城郭街市、寺院道觀、高樓廣宇,都在他心中刻下了深刻的印象。根據寫生以及融匯在心胸的自然造物,運用所學到的潑墨技法,他日後創作了《四季山水圖》(長卷)、《唐土勝景圖卷》、《各地人物圖》等篇幅宏大的作品。

四季山水圖(長巻)局部,目前收藏於毛利博物館。   維基百科 圖
四季山水圖(長巻)局部,目前收藏於毛利博物館。   維基百科 圖

晚年雪舟的山水畫,既不是對某一畫家的摹寫,也不是忠實的自然寫生,而是將自然的山水與自己心胸中的積淀渾然融為一體。

在《唐土勝景圖卷》中,我們可以看到矗立滔滔大江中的塔宇高聳的金山寺,城郭綿延的吳江縣,遠山近樹煙雲迷濛,桅檣舟楫片片點點。畫面上既有實寫,也有想像的虛構,兩者天衣無縫地融合在一起;既有寥寥數筆勾畫出來的大氣磅礴,又有非常真實的細節描寫;雖是單色的水墨畫,但濃淡適宜,層次清晰,整個畫面非常有靈氣。

雪舟的畫風超越了前輩的周文,達到了史無前例的新境界,也許這就是雪舟一直在追求的古典精神吧。

《唐土勝景圖卷》,收藏於京都國立博物館。     
《唐土勝景圖卷》,收藏於京都國立博物館。     

雪舟回到日本後,恰逢應仁大亂,為避戰亂,他來到了九州的大分,在背山面海的風景絕佳處建造了一棟「天開圖畫樓」,在此作畫,教習弟子。

天開圖畫樓應該是取名於宋代詩人、畫家黃山谷的詩「天開圖畫即江山」,名為天開圖畫樓的建築在宋時已有記載,雪舟將自己的畫齋也取名為天開圖畫樓,表露出了他對宋文化的景仰。

在這裏,雪舟生產了不少優秀的作品,著名的《四季山水圖》就是這時的傑作,而後他又四處遊歷,至京都,訪鎌倉,最後又來到了山口,恢復了雲谷庵,並定居,直到1506年去世。

話題回到常榮寺雪舟庭。常榮寺,由當地的大領主大內家族初建於1563年,但是移建到此地,卻是在江戶後期的1863年。而雪舟庭也並不是雪舟設計製作的原物,之所以冠以此名,原因之一無非是因為山口是雪舟的久居之地,雪舟受大內家族的庇蔭甚多,因緣最深,當地抬出雪舟來為自己揚名。但最主要的是,這一庭園的布局構思充分展現了雪舟水墨山水畫的氣韻,因而日本各地雖不乏「雪舟庭」出現,唯獨此地最具盛名。

從本堂望出去的枯山水    徐靜波 圖

入口曰山門,是一座尋常的宋代風的院落大門,右折後往前行,走過鐘樓門,雪舟庭便展現在眼前。這裏雖稱為常榮寺,基本上已沒有寺院的格局,只有一座本堂,從本堂或是東側的茶堂欣賞庭園,大概是最佳的視角。

庭園由兩部分組成,最眼前的是草坡上的壘石,或橫卧或豎立,形態各異,可由人自己玩味。再往前,是一個水池,曰心字池,據說是仿西湖景觀,池中築有幾個小島,曰龜島曰鶴島,還有一處蓬萊石,這顯然是來自中國的神仙思想。

雪舟庭     徐靜波 圖
雪舟庭內的景色     徐靜波 圖
鯉魚石  山口市教育委員會 圖

我不敢說這一片由疊石、理水組成的高低錯落的庭園,是否展示出了雪舟山水畫的圖景,但造園者的匠心和構思,卻是充溢著滿滿的東洋思想和東洋美學。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