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nead建築事務所:城市更新在於「重疊」與「新生」

美國紐約高線公園標準酒店、卡內基音樂廳修復改造,耶魯大學美術館路易·康大樓翻修工程,這些地標級的城市更新項目,都出自美國知名的建築設計事務所ennead。成立近60年來,ennead始終致力於創造極具公眾影響力的建築作品,重塑公共建築、社會與人的關係。

ennead合伙人Thomas Wong與Peter Schubert,分別是美國建築師協會會員與美國建築師協會理事,近年來在中國打造了眾多具有影響力的城市更新項目,為城市更新提供了新的思路。就城市更新議題,兩位合伙人日前接受了澎湃新聞的越洋採訪。

Thomas Wong曾深度參與卡內基音樂廳修繕改造工程及新建讚克廳、布魯克林博物館入口展館及廣場等國際知名項目,並且為上海奉上全球建築規模最大的天文館——上海天文館。他認為,「重疊」是城市更新應採取的態度,即重新定義建築類型內容的同時,仍然保留著先前建築的痕迹,求同存異。

ennead合伙人Thomas Wong
全球建築規模最大的天文館——上海天文館   攝影:存在建築
上海天文館   攝影:胡藝懷 

Peter Schubert的作品曾多次獲得美國國家級獎項,在原上海英雄金筆廠舊址打造的城市更新項目——智創TOP英雄創新園,斬獲MIPIM Awards亞太區2019年度「最佳即將建成」大獎。他認為,城市更新意味著城市建築和城市空間網路重生,使公共空間可以像建築本身一樣令人流連忘返。

澎湃新聞:城市更新最重要的是什麼,什麼樣的城市更新是好的更新?

Thomas Wong:就我個人而言,我認為城市更新最重要的是尊重歷史,而非抹去歷史。在英語中有一個專門的建築術語叫「建築重疊」(palimpsest),指的是建築師重新定義建築類型的內容,這些內容仍然保留著先前建築的痕迹,求同存異。我認為,這是我們在城市更新中應該採取的態度,同時也是弘揚城市悠久歷史傳承和拼貼未來城市記憶的方式。此外,我還認為這對於向不同社區真實展現城市獨特面貌至關重要。   Peter Schubert:20世紀60年代,城市更新在美國並不受歡迎,因為它更多地涉及到拆遷,並且沒有重新恢復特定的城市歷史。城市更新意味著城市建築和城市空間網路獲得重生,兩者是城市繁榮發展以及打造令人愉悅的居住環境的必要組成部分。它的任務是使公共空間可以像建築本身一樣令人流連忘返。遺憾的是,我認為,很多城區的重塑項目都忽略了這一目標。澎湃新聞:城市更新背景下,有哪些公共建築的經典案例?ennead是如何參與的?   

Thomas Wong:關於城市更新,我們探討的往往是位於城市最繁華地帶的空白空間。這些空間年歲已久,修繕改造與新建項目的投資將重振區域活力並激活整個社區。當然,以往也出現了一系列不同的城市更新類型,例如,將工業園區改造成新的商業中心,或者將用於航運和倉儲的濱水區改造成新的休閑娛樂區域等。ennead參與了諸多此類城市改造項目,如布魯克林博物館入口展館和新建廣場項目,它使擁有百年歷史的藝術機構重新煥發活力,並創造了新的社區中心。

我們在中國也見證了這種發展趨勢,如位於上海汶水路210號的綜合性廠房項目,ennead將已不再投入使用的工業園區改造成新興媒體中心。在針對上海寶鋼歷史性建築的改造上,ennead也提出了涵蓋多種功能設計方案——商業綜合體、藝術學校和綜合性博物館等。此外,ennead還參與了上海普陀區桃浦智慧城、臨港新片區等大型社區中心的規模開發。

Peter Schubert:長期以來,ennead一直在參與「公共建築對城市的意義」這一不斷變化的議題的討論。紐約布魯克林博物館入口和廣場以及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Rose地球和太空中心項目是兩個重要案例。這兩個項目場地都強調了一種新的關注點,即向周邊社區敞開歷史機構的大門,吸引人們參與其中,使其更加受歡迎,這不僅利用全新現代化建築設計,同時也為公共集會和教育提供亟需的公民活動空間。

ennead合伙人Peter Schubert
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Rose地球和太空中心

​​​​​​在中國,我們也一直在關注一些重要工業建築的重新定位。在上海桃浦智創城,歷史悠久的上海英雄金筆廠舊址如今被改造成集畫廊、教學樓、研究所和商業空間為一體的綜合型商業用地。以前的工廠向公眾開放,作為舉辦各項活動的場所。如今,工廠建築被重新定位為綜合用途活動園區。在中國,這種將工業歷史建築重塑為當代市民空間的趨勢將不斷增長。在寶鋼,我們有機會將一座美麗的歷史工廠建築改造為上海文化城市中心、活動空間,並營造全新的辦公環境。

澎湃新聞:紐約高線公園是城市更新的經典案例,ennead打造的紐約高線標準酒店獲得了美國建築師協會國家級優秀建築獎等一系列專業獎項,這個項目為城市更新提供了哪些經驗?   

Peter Schubert:與中國一些重新定位的工廠建築類似,紐約高線標準酒店便誕生於對城市鐵路線的重新定位,過去這條鐵路線連接周邊工廠。事實上,這一轉變的關鍵在於這條鐵路線和工廠本身在建築上是不可分割的,在建築方面真正體現了城市建築和交通一體化的理念。

在高線公園建設的同時,標準酒店的理念得以成形,它繼承了傳統,整合了多個項目,並模糊了公共空間、酒店和餐廳之間的界限。高線公園成為一條充滿活力的市民步行大道,對周邊社區進行了重新定義,而標準酒店則高高聳立在公園上方。公園成為酒店南側的支柱建築和入口,吸引人們前往體驗標準酒店。標準酒店位於街道上方,從街區下方可以眺望酒店的工業景觀,這種設計也使光線直接穿透並照射到街道上。  

澎湃新聞:在你看來,理想的城市是什麼樣子的?   

Thomas Wong:對我來說,理想的城市是一個持續變化的城市。誠然,歷史建築十分重要,但我認為,單純將一座城市放在歷史的「泡沫」中保存,相當於宣告了城市的「消亡」。

城市要想繁榮發展,就必須充滿活力,同時不斷地成長和變化。我們既要尊重歷史,也要與時俱進,人類也需要不斷重構生活、工作和娛樂方式,對社區進行相應調整,使其更好地適應我們重視和優先考慮的功能、機構並解決問題。

例如,可持續發展和節能正在成為城市未來轉型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圍繞城市洪澇或海平面上升等自然災害的應變能力也是一個重要方面。建築師的任務是幫助確定如何通過建築環境來體現上述優先事項,這不僅要通過新建建築來實現,更重要的是要確保建築的使用壽命,同時面向城市未來開拓創新。

Peter Schubert:我認為,理想的城市應體現和諧的理念——建築和城市空間相輔相成、不可分割並且不可避免地交織在一起。理想的城市應該配備多種項目,實現數字無障礙,改善所服務社區的日常體驗,激發並促進居民實現自身夢想的能力。對我來說,理想的城市是能夠不斷與歷史對話,當代文化和歷史傳承在這裏交匯,它是一個始終不斷變化的場所。所以在很多方面,紐約和上海都是理想的城市。紐約猶如一座文化和商業空間建築的實驗室。一代人的工作建立在上代人的基礎之上,而這種代際分層增強了豐富性。我特別喜歡上海的一點是,20世紀早期建築與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並置。這是一個體現極致的城市,它並不在意建築規模的巨大差異。實際上,上海的步行體驗比紐約更好。這種高層建築和歷史建築的結合非常有趣,一方面關乎地平面,另一方面關乎天際線。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