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控槍法案」為何「雷聲大雨點小」?

陶短房 旅加學者

當地時間6月12日,美國總統拜登證實了此前多家媒體的傳聞:一個由20名聯邦參議員組成的參議院特別小組經過兩周左右緊張磋商,終於就通過兩年多以來首個聯邦控槍法案達成共識,並向參議院提交了草案。由於這20名參議員中包括10名民主黨人、10名共和黨人,目前參議院全部100名參議員中兩黨恰好各佔50名,而參議院重大表決的門檻正好是60票,這就意味著只要民主黨像往常那樣,在涉槍法案表決中保持院內全黨一致,「聯邦層面控槍」這項因為兩黨間殄域越來越分明、參議院席位相差無幾而多年無果的難題,似乎終將有所突破。

按照慣例,參議院最早將在6月24日休會,為7月4日美國國慶假期作準備,因此兩黨議員將儘可能搶在24日前完成表決程序。由於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共和党參議員麥康奈爾已表示「歡迎」,觀察家普遍認為通過懸念不大。

眾所周知,由於共和黨和反對控槍的美國步槍協會淵源深厚,且在多個民意強烈支持持槍的州掌權,而民主黨則是多個民意強烈支持限槍州的執政黨,長期以來兩黨一直將「是否控槍」當作重要黨爭和選戰「劫材」爭鬥不已,而掌握立法和法律修訂「准入權」的參議院因為席位少、黨派比例穩定,歷來是涉槍立法黨派博弈的主戰場,且因前述兩黨席位旗鼓相當長期相持不下,此番何以出現「兩黨同心、其利斷金」的難得場景?

近來美國涉槍大案、要案頻發,尤以5月14日紐約州布法羅一超市針對黑人種族仇殺槍案(10死3傷),和5月24日得克薩斯州烏瓦爾德羅伯小學槍案(21死,多人傷,其中19人是小學生)為甚,全美為之震驚,拜登及民主黨本已十分低迷的支持率或因「辦理不力」而面臨更大衝擊。與此同時,共和黨因為一貫反對控槍的傳統也面臨巨大社會壓力,同時黨內又長期被前總統川普的「政治包袱」壓得進退兩難。這就要求兩黨在控槍立法問題上多少表現出一些「合作積極性」,從而拿出足以令公眾暫時平息怨氣、兩黨各自又能宣稱「我們贏了」的成果。

這個前所未有的兩黨「控槍法案共識」,就是為兩黨解困的「共贏危機公關」,正因如此,共和黨的麥康奈爾才會連呼「滿意」,而拜登更不吝「重大進展」的溢美之詞,甚至素來在涉槍問題上「黑臉」的民主黨鐵杆控槍派、來自康涅狄格州的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墨菲也罕見樂觀地表示「有信心可以達到目的,且很快就能達到目的」。

然而,這真的是「重大進展」嗎?

這項被形容為「突破」的法案,其實並未包含幾乎任何一項直接涉及限槍、控槍的內容,連民主黨人和許多控槍團體所呼籲的「禁止銷售、持有半自動槍械,禁止使用大容量彈匣,將許可購槍持槍的年齡下限從18歲提高至21歲」等都沒提,就更不要說「全面禁槍」了。法案甚至未能在堵塞「紅旗法案」和「男友漏洞」這兩個議論多時的控槍立法瑕疵上有所進展。

所謂「紅旗法案」,是指一項允許執法者、家庭成員、同事或其他人向州法院申請暫時沒收其認為「可能對他人構成危險」者槍支的立法。1999年,康涅狄格州發生州彩票中心槍擊大案,促使第一個州級「紅旗法案」獲得通過,此後陸續有19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通過了「紅旗法案」。在聯邦範圍內通過全國適用的「紅旗法案」甚至得到過以保守著稱的共和黨籍參議員Rubio的支持,但全國適用的聯邦級別「紅旗法案」因兩黨在參議院的僵局從未有所突破。

所謂「男友漏洞」,是指儘管美國聯邦層面早在1994年便通過了《反暴力侵害婦女法案》(VAWA),但該法案卻有一個重大漏洞,即明文規定「保護『親密伴侶』(現任或前任配偶、現任或前任同居男女,以及共同子女)需要不在其列」。如此一來,一些已被定案的家庭暴力前科者便可憑藉「男友漏洞」在其遭受家暴的前女友及其子女面前堂而皇之持槍。

2021年刊登在《預防醫學》雜誌上的一項調查結果表明,13.6%的美國女性和5.6%的美國男性一生都難以擺脫前男友、前女友的持槍威脅,而在遭受前男友持槍威脅的女性中,中槍傷亡率竟高達43%。2009-2017年間,全美54%的大規模槍擊案涉及家庭成員或親密伴侶。儘管「男友漏洞」臭名昭著,截至目前,同樣有19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通過地方性立法加以堵塞,但仍囿於兩黨在參議院的僵局毫無進展。

一貫帶頭阻撓任何參議院涉及限槍立法表決的麥康奈爾之所以「轉變立場」,正因為即將交付表決的「控槍法」中不包含在聯邦層面推動堵塞「紅旗法案」和「男友漏洞」的內容,而只是泛泛表示「將支持各州在這方面的努力」,共和黨可藉此既顯示自己「願意為公眾利益進行兩黨合作」,又「未在重大原則性問題上讓步、相反迫使民主黨讓步」;而民主黨在放棄進攻這兩座「一直啃不動的山頭」後,也可帶著「一份難得的立法突破」滿載而歸,炫耀一場「買櫝還珠」式的勝利。

然而在皆大歡喜的框架下,就只有一份空洞乏味的「共識」:包括18-21歲間申請購槍者犯罪前科和心理背景調查力度加大,加強中小學教師安全培訓,加強校園安全,增加學校心理輔導撥款等內容。如果照此尺度「控槍」,「5.24」槍案兇嫌、18歲的薩爾瓦多·拉莫斯根本就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他此前並無前科,相反卻是鑿鑿有據的校園暴力受害者,已年滿18歲,因此可輕鬆通過新版背景調查;案發地羅伯小學不僅有安保設備、甚至當天因正舉辦慶典,有警察在場,但帶著至少3支長短槍的兇手仍大搖大擺地從正門走進了校園。

即便這樣一個「雷聲大、雨點小」,在中期選舉年具有特殊意義的沒有控槍作用的控槍法案,其獲得突破也並不容易。《POLITICO》雜誌一針見血地指出,此次參議院跨黨派特別小組中共和黨一方召集人、來自得克薩斯州的聯邦參議員康寧,之所以能在麥康奈爾暗中支持下湊齊所需的10名本党參議員聯署,是因為這10人中多數今年任滿,且至少4人已明確表示退休不再謀求連任,因此可以不再看選區內選民臉色行事。也就是說,一旦過了中期選舉節點,即便這種實際上什麼突破也沒有的「突破」,和什麼槍也控不住的「全國性控槍立法」,只怕也是「過了這村,便沒這店了」。(責任編輯:華章 安然 宇馨)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