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奶粉廠關了 美國媽媽們慌了

  今年春天開始,美國家長開始使出吃奶的勁兒尋找奶粉。

  一位母親為了給自己的女兒買奶粉,驅車50公里,最終無功而返。有的父母搭乘飛機到墨西哥,「人肉背奶」回國。社交平台上,每天都有無數的奶粉求購信息,但大多石沉大海。Twitter上,一些父母索性組成了一個奶粉信息交流群,如果發現一家商店奶粉已經賣完,就拍照上傳到群里,免得其他人再跑空。

  有些「黃牛」發現了商機,搶購大批奶粉,然後在網上以3倍甚至更高的價格賣出去。在一個奶粉搶購群里,群友們打趣,如今搶奶粉就像在研究走私。

  5月10日,家住美國弗吉尼亞州的亞歷克薩·貝奇勒發現,她為兩個孩子訂購的奶粉沒有按期到達。供應商解釋說,這是供應鏈問題造成的延期交貨,但沒有告訴她「延期」到何時。

  絕望向這位母親襲來。「奶粉荒」終於來到了她的家門口。

  貝奇勒的兩個兒子都患有苯丙酮尿症,他們的身體無法像正常人一樣處理蛋白質中的氨基酸,只能喝特殊的配方奶粉維持營養。一旦奶粉斷供,兩個孩子的生命都將受到威脅。

  大型連鎖超市和網路購物平台開始實行奶粉限購,在Wall瑪,顧客一次只能購買兩份配方奶粉,有的超市則是一份。

  走投無路的母親們甚至開始在家自製配方奶粉。5月初,谷歌網站上,「如何為嬰兒自製配方奶粉」的搜索量上升了120%。專家警告,讓嬰兒喝自製的奶粉可能引發嚴重營養不良,影響發育,甚至引起食源性疾病。

  但,「至少比什麼都沒有要強。」一些媽媽說。

  這場席捲全美的「奶粉荒」,導火索是一家奶粉工廠的關停。

  今年2月,美國食品及藥物監督局(FDA)稱,有4名嬰兒感染了克羅諾桿菌和沙門氏菌,其中兩人身亡。這4名嬰兒均食用了美國雅培公司在密歇根州斯特吉斯工廠的奶粉。FDA的調查結果顯示,這一工廠的環境受到了克羅諾桿菌的污染。隨後,雅培陸續召回3款配方奶粉產品,並關閉了該工廠。

  從那時開始,奶粉變得越來越「稀缺」。零售跟蹤公司「數據彙集」的數據顯示,4月底,全美嬰幼兒配方奶粉缺貨率超過50%。到了5月下旬,嬰幼兒配方奶粉缺貨率達到74%,有10個州的缺貨率已超過90%,最高的甚至達到了94%。

  但令人不解的是,為何一家工廠的關停,就能令生活在一個「超級大國」里的數萬家庭買不到一罐奶粉?

  原因之一或許是「巨頭壟斷」。在美國,雅培、美讚臣、雀巢、百利高4家乳業巨頭控制了90%的嬰幼兒配方奶粉市場。其中,雅培佔據著超過40%的市場份額。

  上世紀70年代,美國推出婦嬰幼兒營養補充特別計劃,由美國政府向奶粉生產者採購奶粉,作為福利,分配給美國的嬰幼兒、婦女。各個州都對計劃中的奶粉進行招標,簽訂獨家合約。根據美國農業部的估計,美國州政府已經控制了所有嬰兒配方奶粉銷售的57%至68%。而超市等零售商也會給予受批准品牌更大的貨架空間優先權。

  同時,美國「幾乎關閉了嬰幼兒配方奶粉的進口市場」。美國市場上約98%的嬰幼兒配方奶粉都為美國本土生產。大多數外國貨會被徵收17.5%的高昂關稅,致使進口奶粉在美國市場上幾乎沒有競爭力。

  這一政策的發佈初衷被認為是保護美國嬰幼兒的食品安全。美國兒科學會曾警告說:「一些歐洲配方奶粉的說明書是用荷蘭語或德語編寫的,這使得講英語的父母很難正確準備配方奶粉。」而《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尖銳地指出:「美國保護嬰兒的合理本能已經轉變為不合理的保護主義貿易政策。」

  此外,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勞動力短缺、俄烏衝突等影響,美國奶粉的供應鏈早已變得脆弱,奶粉短缺問題從2021年11月就開始初現端倪。加之消費者囤貨、奶粉巨頭企業把生產集中在少數大規模的工廠里,「奶粉荒」逐漸加劇。

  缺乏彈性的美國奶粉供應鏈就像一串多米諾骨牌,一塊倒塌,全盤崩潰。

  為了緩解奶粉供應不足的問題,5月16日,FDA和雅培達成協議,涉事工廠將在兩周內重新恢復生產運營。但是,即便恢復了生產,奶粉補充到商店貨架上仍需6到8周的時間。

  雪上加霜的是,6月13日,密歇根州西南部遭到了暴風雨的侵襲,洪水摧毀了城市的排水系統並造成內澇,雅培的工廠受影響,再度關停。

  有媒體認為,美國母乳餵養的社會支持體系薄弱、奶粉製造商的引導性宣傳、收入較低的女性缺少帶薪產假等問題,也是「奶粉荒」造成如此惡劣影響的原因。

  瑪利亞·斯坦特有一個9個月大的孩子。由於自己長期服藥,她無法給孩子餵食母乳,奶粉成為了最後的選擇。談到買奶粉的經歷時,她說:「大概兩個月來,我沒能找到哪怕一罐劣質奶粉。兩周前,當我終於找到時,這是貨架上的最後一罐。我含著淚水抬起頭,在過道上感謝上帝。」

  賈靜晗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6月22日 06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