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燒烤店打人案:江蘇戴南籍嫌犯與世界杯「賭局」

  燒烤店打人案中的戴南籍嫌犯與背後「賭局」

懸挂在戴南鎮人民路上的宣傳標語。本文圖片除標註外,均為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爭當蘇中第一鎮」的橫幅標語掛在戴南鎮的人民路上,這個有近20萬人口鎮以加工生產不鏽鋼而聞名。不過,這段時間比「戴南不鏽鋼」關注度更高的,是唐山燒烤店打人案中的三個戴南籍嫌犯。

  此案中,陳繼志等9名犯罪嫌疑人均被逮捕,其中包括3名來自興化市戴南鎮的江蘇籍嫌犯:陳曉亮、沈小俊、馬雲齊。

唐山打人事件中的案發現場。監控影片截圖。

  6月21日,據河北省公安廳通報,陳曉亮、沈小俊等人6月7日駕車至河北,與唐山籍嫌犯陳繼志等人合謀實施網路賭博洗錢。6月9日,陳繼志、陳曉亮等7人在唐山某酒店進行網路賭博洗錢,涉案資金66萬余元。當晚,這群人赴唐山一家燒烤店吃夜宵,發生了群毆四名女子的刑事案件。

  陳曉亮、沈小俊、馬雲齊這三名戴南籍嫌犯,為何與遠在唐山的陳繼志等人勾連一起?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近日在戴南鎮採訪發現,陳曉亮等三人均有違法犯罪前科,涉及開設賭場、聚眾鬥毆、尋釁滋事、賭博、吸毒等。多年前,他們與從唐山來到戴南的陳繼志相識,成為江湖「兄弟」。

  「你是什麼人,就會跟什麼人打交道。」陳曉亮的「前岳父」張文余告訴澎湃新聞,他的大女兒大概十 年前已與陳曉亮離婚;他的二女兒張芬(化名)與沈小俊同居生活多年,但他至今未同意兩人婚事。

  因為涉嫌窩藏罪,張芬在6月12日被河北廊坊警方刑事拘留。

張芬被警方刑拘的通知書。

  對於兒子再次「犯事」,陳曉亮的父親陳道坦言自己「受不了」;當地有基層幹部指出,陳曉亮、馬雲齊等人在唐山打人,不僅影響自己家庭,還損害了「全村全鎮」形象。

  目前,此案仍在偵辦中。河北警方通報稱,已發現陳曉亮等人其他違法犯罪線索。6月20日,興化市委宣傳部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興化警方正配合河北警方繼續開展相關工作。

  兩個「女婿」

  從戴南鎮政府駕車約5分鐘,來到園區大道邊的戴南不鏽鋼交易城,再往前1公里左右,就到了董北村。

  董北村的共青東路有兩排村民自建別墅。在前面一排的中央,一棟刷了藍漆的兩層別墅就是沈小俊的家——鐵門緊鎖著。

沈小俊在董北村的別墅。

  這裏的村民告訴記者,沈小俊的女兒在外地讀書,由沈的父母帶著。沈的父親早年曾在北京做不鏽鋼生意,後來回到江蘇。董北村的的別墅,平常由沈小俊夫婦居住。「這段時間都關著門,看不到人影。」一位鄰居說。

  幾百米外,穿過一條馬路,便可找到沈小俊的「准岳父」——張文余的家。這棟三層樓房的室內裝修豪華,還安裝了電梯。6月18日傍晚,身形消瘦的張文余坐在三樓一間屋裡,一邊慢吞吞吃飯,一邊看著手機影片。

  一周前,張文余就是在吃飯時刷手機影片,知道了唐山打人事件。那是事發第二天的6月11日中午,張文余從唐山打人事件的影片里,看到了沈小俊的身影。當時他急了,馬上打二女兒張芬的手機,卻一直打不通。

  沈小俊和張芬此前都曾有過一段婚姻,各自有一個女兒。後來,這兩個經歷失敗婚姻的同村人走到一起。

  「你說他們不是夫妻,他們又住一塊;說他們是夫妻吧,又沒有拿結婚證。」張文余告訴澎湃新聞,由於沈小俊經常「惹事」,名聲不好,他一直不同意二女兒與其領結婚證。

  張文余在四兄弟中排行老三,張家這個大家庭在當地頗有名望。張文余的二哥張文德擔任董北村黨委書記超過二十 年,曾獲全國勞動模範稱號,退休後仍掛著村黨委「第一書記」的頭銜。董北村的村部樓梯間和走廊上,還掛著2013年張文德被巴林國王會見的大幅彩照。

  愛惜張家名聲的張文余,一直反對二女兒嫁給沈小俊。女兒則經常在父親耳朵邊吹風:他已經改了。

  「改是改了一點,但還是沒有改得徹底。」張文余嘆道。

  唐山打人事件發生後,張文餘一直聯繫不上二女兒張芬。6月17日,他收到快遞員送來的兩個信封——從河北寄來的,是廊坊市公安局廣陽分局的兩份通知書。

  一份《拘留通知書》顯示,6月12日,張芬涉嫌窩藏罪被刑事拘留,羈押在廊坊市看守所;另一份關於監視居住的通知顯示,6月13日,警方對涉嫌窩藏罪的張芬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張文余想不明白,女兒為何涉嫌窩藏罪?今年69歲的他身體不好,半年前動了腫瘤手術。他說,自己目前已超過了醫生預計的預後生存期,「我什麼都不管了,也沒能力了。」

  為了女兒們的婚姻,張文余這些年操心得幾乎筋疲力竭。他的三個女兒,老二與沈小俊同居生活,老大曾嫁給陳曉亮並生育一子。張文余說,大概十 年前,因為陳曉亮「屢教不改」,大女兒與他離了婚,「離婚後還給了他幾年機會,(考慮)如果改了可以復婚。他不改,那就只能分了。」

  唐山打人案的三名戴南籍嫌犯中,兩人是——或者曾經是張文余的「女婿」,算得上「連襟」。

  張文余既是陳曉亮的「前岳父」,又是沈小俊的「准岳父」。「我現在都不出門了。」他對澎湃新聞說,「我感到丟人。」

  三人「前科」

  這段時間,像張文餘一樣「不出門」的,還有陳曉亮的父親陳道。

陳曉亮的家。

  陳曉亮的家位於戴南鎮上的戴澤路邊上,一棟兩層別墅,外牆貼著白色瓷磚。正門在巷子這頭,紅色的瓷磚門框上嵌著四個字:鵬程萬里;靠大路這頭的門口停著一輛白色汽車,別墅的卷閘門一般都半掩著,裏面還關著一扇玻璃門。

  6月17日傍晚,陳道獨自一人在屋內坐著,四方桌上放著一杯水。看到澎湃新聞記者來訪,他有些驚訝地站起來。得知記者想了解陳曉亮的情況,他馬上從櫃邊拿出幾瓶藥來,「我有糖尿病,這事我承受不了。」

  今年69歲的陳道頭髮花白,看起來神情憔悴。在約20分鐘的交談中,他對坊間的一些說法進行了回應。網上有人說他是當地大老闆,他予以否認,「我就是開過混沌麵條店,賣小吃。」他妻子在一旁接話:「還賣過牛肉湯……」

  陳道介紹,他原來是戴南鎮農機廠的職工,上世紀八十 年代廠子倒閉後,他和老伴就做起了「賣小吃」的小本生意,這些年身體不好就沒幹了。

  1979年出生的陳曉亮,是陳道夫婦的獨子。網上有傳言,陳曉亮有三次婚姻。「就是結了兩次婚。」陳道回應說。當地有人向澎湃新聞反映,陳曉亮曾經涉嫌販毒被抓,後來由與陳道關係不錯的當地一位姓劉的企業家「保出來」。對此,陳道也予以否認,「謠言,全是謠言。」他說,兒子「就坐過一次牢」。

  陳曉亮上次「坐牢」,是因為在網上「開賭場」的事。

陳曉亮開設賭場一案的相關裁定書。中國裁判文書網 截圖

  江蘇省常州市中級法院2020年12月作出的減刑裁定書顯示,在2019年2月,泰州醫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認定被告人陳曉亮犯開設賭場罪,對其判刑三年並處罰金六萬元。刑期自2018年7月起至2021年7月。判決生效後,陳曉亮被送至江蘇省溧陽監獄服刑。因服刑期間「確有悔改表現」,2020年12月,常州市中級法院作出裁定,將他的刑罰減去六個月,刑期至2021年1月。

  根據相關執行裁定書,陳曉亮在開設賭場一案應予沒收的違法所得有21萬余元,但陳曉亮「未自動履行」,案件被移送強制執行。

  比陳曉亮小四歲的沈小俊,則有多次違法犯罪記錄,是一名累犯。

被抓獲的沈小俊。圖片來源於網路

  興化市人民檢察院2018年4月作出的起訴書顯示,沈小俊在2014年8月因吸毒被行政拘留15日;因犯尋釁滋事罪,2001年1月被興化市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因犯聚眾鬥毆罪、故意傷害罪,2003年4月被法院撤銷緩刑,執行有期徒刑四年;因犯聚眾鬥毆罪,2010年3月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二個月。

  因涉嫌賭博罪,沈小俊2017年10月被興化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此後被逮捕、起訴。不過,記者在裁判文書網查詢,目前未查到沈小俊涉及賭博的裁判文書。

  據戴南多名本地人士介紹,1996年出生的馬雲齊是沈小俊手下的「小弟」,曾幫沈「看場子」。

  相關的裁判文書顯示,2016年、2017年期間,沈小俊與「競爭對手」徐某爭奪賭博資源。捲入這場爭鬥的馬雲齊,被法院以開設賭場罪和聚眾鬥毆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二個月。如未獲減刑,他應在2021年前後刑滿釋放。

  網上有傳言稱,馬雲齊是興化原市委政法委書記馬某的兒子。近日澎湃新聞致電馬某,馬某對網上傳言予以否認。據了解,馬某與馬雲齊均是戴南鎮趙家村人。

  在趙家村採訪期間,馬雲齊的堂嬸告訴記者,馬雲齊的父親馬明祥在集鎮附近租了一間門面從事不鏽鋼加工,是個「老實人」。「雲齊是前年(從監獄)出來的。」堂嬸對馬雲齊這次「又出事」感到惋惜,「他可能被外面一幫朋友帶壞了。」

  北上:或與布局「世界杯」賭球有關

  馬雲齊的家位於趙家村興達巷,是一棟不顯眼的磚混結構房屋。不遠處是當地一家企業的廠區。據村民介紹,馬雲齊的父親每天去自己的不鏽鋼門店做事,他妻子則在附近工廠打工,早出晚歸。

馬雲齊的家。

  澎湃新聞記者近日多次到趙家村採訪,馬家的門都關著。有天晚上屋內亮著燈,記者反覆敲門,卻無人應答。

  「這段時間雲齊爸爸一回來就關門,我們也不好去打聽什麼。」住在附近的一位村民說,「唐山打人」的事在全村早就傳遍了,「這不是什麼光采的事。」

  據住在同一條巷子的村民馬風友介紹,馬雲齊家生活條件一般,「跟一般的打工家庭差不多。」在他印象中,馬雲齊「出來」後,偶爾也會到門店裡幫父親幹些加工的活。

  「出來後他具體做什麼,說實話我們真不知道。」馬雲齊的堂嬸說。

  馬雲齊的「哥們」、前兩年「出來」的沈小俊,平常一般住在董北村的自家別墅里。採訪中,對於沈小俊是「做什麼的」,受訪的多位村民都表示「不清楚」。

  「我叫他『哥』,在出事前的一周,我都看到他住在家裡。」與沈小俊同住一排的鄰居陳強(化名)告訴澎湃新聞,沈小俊性格容易衝動。「他出來後改了很多。」陳強說,「他具體做什麼我也不清楚,可能是比正當行業稍微偏門一點的。」

  相比沈小俊、馬雲齊,2021年1月「出來」後的陳曉亮,看起來有了正當工作——做生意。

  戴南鎮的「啁末食光」超市。

  戴南鎮工農路有一家叫「啁末食光」的食品超市。附近多名商戶介紹,這家超市的老闆就是陳曉亮。「開業剪綵的時候,我看到他站主要的位置。」一位當地居民說。據南方周末報導,「啁末食光」超市的店內負責人稱,已經很久沒見到陳曉亮,「他只是本店的合伙人之一。」

  6月17日,澎湃新聞記者來到這家超市。超市一側牆壁上掛著的營業執照顯示,這家叫「興化市御瑧匯食品銷售中心」的個體商鋪,經營者為陳勁東。店內一名男性負責人稱,陳曉亮並非股東,「只是朋友。」

  據陳曉亮的母親介紹,上述食品超市原來是賣冬蟲夏草的煙酒店,陳曉亮入股了16.5萬元,「其實是我出的錢。」她說,煙酒店改為食品超市後,兒子就沒有投錢了。當地有人稱,陳曉亮還經營著另一家煙酒店,「唐山打人事件」後關了門。

  6月20日,澎湃新聞記者來到興化市市場監管局戴南分局了解情況。工作人員查詢後表示,工商註冊登記信息中沒有陳曉亮的名字。

  「他不是很活躍的人,感覺他做什麼事都喜歡藏在後面。」住在陳曉亮家附近的一位居民認為,陳曉亮賺錢並不靠做生意,「他是想掙快錢、掙大錢的人。」

  陳曉亮與沈小俊、馬雲齊都是家中的獨生子,三人出獄後形成相對固定的「兄弟圈」。其實,三人多年前就已相識,他們居住的護國社區、董北村、趙家村,相距不過兩三公里。當地有知情人士稱,在多年以前,河北唐山的陳繼志來到戴南「混」,與陳曉亮等人熟識後稱兄道弟。

  2022年6月7日,陳曉亮、沈小俊、馬雲齊以及福建人李鑫,駕車從戴南去河北,到唐山與陳繼志會面。

  戴南鎮一位熟悉陳曉亮的人士告訴澎湃新聞,陳曉亮等人北上唐山,或許跟賭球的布局有關——2022年卡達足球世界杯,將在今年11月舉行。

  對於賭球和網路賭博,陳曉亮並不陌生。2019年他因開設賭場罪被判刑三年,當時的犯罪方式就是網路賭博。相關裁判文書顯示,陳曉亮當年開設賭場一案的同夥朱某、姚某、翟某,也作為同案被告人被判刑。

  2018年8月22日,法制日報對此案的報導披露了陳曉亮等人的作案過程。當年7月14日——正值2018年俄Rose世界杯接近尾聲之際,泰州、興化兩級公安機關抽調警力,對藏身於音樂烤吧內的網路賭博團伙進行抓捕。

  上述報導顯示,警方初步查明,自2017年以來,犯罪嫌疑人陳某夥同朱某、姚某、翟某等人,以停業的音樂烤吧為掩護,利用網路開設賭場,按照莊家贏錢數額的5%從中抽頭牟利。該團伙組建微信賭博群,以「鬥牛」方式實施賭博,短短24天內「鬥牛」賭資達500多萬元,陳某等人實際抽頭獲利50多萬元。此外,該團伙還利用境外賭博網站組織賭博活動,僅利用世界杯賭球的賭資就達130多萬元。

  根據上述報導,陳某是這個犯罪團伙的「頭」,該團伙的賬戶資金流水逾億元。

  該案發生四年後,世界杯又將來臨。2022年6月7日,刑滿釋放一年多的陳曉亮、沈小俊等人,駕車北上唐山。

  戴南與唐山相距約一千公里,陳曉亮等人為何駕車而不乘坐飛機或高鐵?這或許跟陳曉亮的「失信被執行人」身份有關——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的信息顯示,陳曉亮2015年因未履行關於借貸糾紛的判決,被列入失信名單。

  河北警方查明,陳曉亮、沈小俊等人到唐山與陳繼志等人會面後,合謀實施了網路賭博洗錢的違法犯罪活動。

  打人案影響下的戴南鎮

  根據河北省公安廳6月21日的通報,陳曉亮、沈小俊、馬雲齊等人從江蘇北上唐山,是為了與陳繼志等人「合謀實施網路賭博洗錢違法犯罪活動」。

  警方通報稱,6月9日,陳繼志、陳曉亮等7人在唐山某酒店實施網路賭博洗錢,涉案資金66.03萬元。

  6月10日凌晨,陳繼志、陳曉亮等9人在唐山市路北區機場路的一家燒烤店聚餐飲酒。據警方通報,陳繼志在燒烤店對一名女子進行騷擾遭拒後,夥同馬雲齊、陳曉亮等人,對四名女子進行毆打,事後逃離現場。當地警方隨即展開抓捕行動。

  陳曉亮、沈小俊、馬雲齊以及李鑫,駕著那輛黑色的賓士邁巴赫,一路南逃。這輛轎車的牌照號為「蘇MA7777」——據稱是陳曉亮等人借來的。6月11日凌晨,經過八百多公里的快速行駛,四人抵達江蘇鹽城的九龍口服務區——距興化市戴南鎮只有一百多公里了。

  據現代快報報導,在九龍口服務區時,陳曉亮等人發現有警方布控,便棄車逃走。當天下午四人先後落網。最後被抓的是沈小俊,身材肥大的他是在茂密草叢中被發現的。

  沈小俊落網後的第二天,他的同居女友張芬被河北警方刑拘,後來被執行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涉嫌的罪名是「窩藏」。

  據河北省公安廳通報,在此案的偵查過程中,警方還發現陳曉亮、沈小俊、馬雲齊等人其他尋釁滋事、聚眾鬥毆、開設賭場等違法犯罪線索,「相關人員是否涉嫌黑惡組織犯罪,目前正在加緊偵查調查。」

  這次打人案發後,一千公里之外的江蘇戴南鎮,也被捲入輿論「漩渦」——該案涉及多名戴南籍嫌犯。

  「他犯了法,該坐牢就坐牢。」在馬雲齊的家鄉趙家村,黨總支書記、村委會主任馬強劍對澎湃新聞說,「他把村裡的形象都搞壞了!」

  「一群男人打女人,他們把我們戴南人的臉都丟光了!」當地一位退休職工氣憤地說。

  戴南鎮地處江蘇省中部,由泰州市的縣級市興化管轄。據《泰州日報》報導,戴南鎮2021年常住人口18.6萬人,外來人口約4萬人。

戴南鎮城區局部。

  這裏的外來人口大多與不鏽鋼生意有關。戴南鎮被稱為「中國不鏽鋼名鎮」,擁有不鏽鋼企業近2000家。2021年,該鎮實現稅收收入20.3億元,工業開票銷售突破500億元。因為在興化市舉足輕重的經濟地位,戴南鎮有「副縣級鎮」之稱。當地近年來的一個發展口號:「再造一個新戴南。」

  陳曉亮等三人犯案後,「戴南」再次成為網上搜索的熱詞。

  有網友質疑,三名戴南籍嫌犯都有犯罪前科,他們刑滿釋放後是否納入當地的有效管理和幫教?

  「這個情況我不清楚……」戴南鎮司法所所長肖陽春6月20日說。他後來又向澎湃新聞表示,接受採訪需經上級部門同意。當日,興化市公安局戴南分局也婉拒了採訪。

  6月20日下午,興化市委宣傳部相關工作人員介紹,對於「唐山打人事件」涉及的戴南籍嫌犯,興化公安機關正配合河北警方開展相關工作。

  澎湃新聞記者在戴南採訪期間注意到,警方已加強社會治安管控,路面警車增加了不少,當地的娛樂場所也一度關停。

戴南鎮政府院內的標語。

  進入戴南鎮政府,一條醒目的宣傳標語便出現在眼前——「黨委領導,依靠群眾,將掃黑除惡鬥爭進行到底!」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