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受影視劇「啟發」自學制毒,陝西警方打掉特大制販吸毒團伙

「誰能制出冰毒才算牛。」觀看某國外製毒影視劇時,裏面的一句台詞在犯罪嫌疑人韓某心裏打下烙印,也讓他打定主意成為這樣的「牛人」。

歷時3年,通過自學,韓某成功製作出了冰毒,並且與表弟杜某某等人形成了一條完整的制毒、販毒、吸毒鏈條,將自己推向毒品犯罪的深淵。

近日,記者來到陝西省西安市公安局蓮湖分局,通過採訪辦案民警,了解了這起涵蓋制毒、販毒、吸毒三個環節,團伙層級多達五級的毒品大案的來龍去脈。

毒品大案顯露端倪

2021年5月,蓮湖分局接到群眾舉報,稱有一興平籍吸販毒團伙在西安市活動,隨即成立了由禁毒大隊、網安大隊、派出所等組成的專案組,田某某和王某某進入了專案組的視野。

同年6月19日,田某某和王某某進入西鹹新區內一家商砼廠的辦公樓。不久之後,一陣「咕嘟嘟」的類似水煙袋的聲音響起。

房間內擺放著冰壺(吸毒用的器皿),兩人正在「吞雲吐霧」。原來,兩人約好了地方談事情,順便「溜個冰」。

西安市蓮湖區桃園路派出所民警李夏嘟告訴記者,「溜冰」是吸食冰毒人員的術語。「溜冰」的常見方式有口服、注射、冰壺燙吸等。

隨後,專案組民警在西安市某小區將田某某和王某某二人抓獲,立即進行了訊問。據該二人供述,他們4天前在興平市西南巷口從一個代號叫水牛的毒販處分兩次購買了冰毒,一共花了1100元。

田某某二人提到的毒販水牛,為辦案民警提供了一條新的販毒線索。專案組隨即圍繞水牛展開了進一步調查。

制販毒鏈浮出水面

「抓捕水牛翟某某。」2021年6月21日下午,專案組驅車趕往興平,將翟某某抓獲,但他並不承認販賣毒品。一時間,案件陷入了停滯。

「如果販賣毒品,就一定會有金錢交易,轉賬記錄上可能會有線索。」轉換思路後,民警發現自2021年3月份開始,翟某某與一個網名為「東溪」的人有多筆可疑轉賬記錄,而「東溪」就是楊某某,綽號眼鏡。

民警通過上下線的供述,結合轉賬記錄,判斷翟某某以每克600元的價格從楊某某處進貨,再以1100元的價格出貨。

當天下午,楊某某在其租住房中落網,在場還有另外一名男子杜某某。

在訊問過程中,楊某某不僅交代了從杜某某處進貨的事實,還向專案組提供了一條重要線索:杜某某提供的毒品系熟人製作。

「警方在杜某某的聊天記錄中發現了一條可疑留言『貨正在晾,還沒幹』。」蓮湖分局禁毒大隊大隊長姚俊強介紹說,調取通話記錄後,發現他與同一個手機號碼頻繁通話,該號碼機主為韓某。

民警敏銳意識到這不僅是一起吸販毒案件,其背後極有可能隱藏著一個制販毒鏈條。很快,幕後制毒人員韓某落網。警方梳理出一個涵蓋制毒、販毒、吸毒三個環節,層級劃分多達五級的涉毒團伙。

據警方介紹,在這個案子中,制販毒鏈條上的五個層級分別是:制毒者(韓某)-大宗販賣者(杜某某)-分銷者(楊某某)-零包販賣者(翟某某)-吸毒者(田某某和王某某)。

這是一個由發小、老鄉和遠親組建而成的涉毒網路。杜某某是韓某的表弟,作為大宗販賣者,扮演了代理商的角色。楊某某是杜某某老鄉,拿貨價格是每克450元,杜某某和他單線聯繫。楊某某又發展了自己的下線翟某某,翟某某的提貨價漲到每克600元。翟某某自己以販養吸,又以每克1100元的價格零售販賣給其他吸毒人員。

影視劇激起制毒心

韓某到案後,起初並不配合調查。

「對他的第一次審訊,讓我們印象特別深。我們連續問了13個問題,他都沉默不語。」辦案民警告訴記者,那是一場拉鋸戰,通過政策攻心、曉以利害,韓某才承認制毒、販毒。

當晚,專案組對韓某制毒窩點依法搜查,繳獲各類成品、半成品疑似毒品10餘千克、制毒原料20餘種,查獲制毒設備、儀器10餘台。

韓某今年36歲,話不多,看起來忠厚老實。他大學時讀的是計算機專業,自稱是狂熱的化學愛好者。2018年韓某看了一部國外關於制毒的影視劇,劇裡的情節讓他頭腦發熱,產生了製作冰毒的念頭。

為製作出冰毒,2018年10月,韓某隻身一人來到興平市一個小村莊,租住當地的一戶民宅。院子乍一看很普通,其中一半搭了一個棚子,用塑料布封頂,棚子里有簡易操作台、冰箱、冰櫃,以及擺滿瓶瓶罐罐的鐵架子。

惡補有機化學等專業化學知識、查閱國內外涉及冰毒製作原理的資料、從網路上購買化工原料……下定決心的韓某一發不可收拾。

2021年3月,韓某成功合成出冰毒,但他自己並不吸毒,所以並沒有販賣的渠道。這時,他想到了自己的遠房表弟杜某某。「表弟平時交際廣泛,認識的人多,應該有辦法。」兩人一拍即合,並約定韓某以每克200元的價格批發給杜某某。就此,韓某制毒,杜某某及其下線販毒的制販毒鏈條逐漸形成。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伴隨著韓某等人的落網,這個以韓某為首,串聯西安、興平等地的特大制、販、吸毒團伙被一網打盡,制毒窩點、藏毒窩點、銷毒網路等被一舉搗毀。

目前,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