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頭條】患癌徐州老電工病危仍堅持完成本科畢業答辯,4天后離開人世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這是一場特殊的線上答辯。在電腦前,答辯人沉著、自信,流暢地講述著自己的本科畢業設計,答辯完成的那一刻,他癱倒在病床上,圍繞在他身邊的家人、病友悄悄抹去臉上的淚水。

這是一個令人動容的抗癌故事,主人公兩年前查出了胰腺癌晚期,22個月里,他的體重從200斤降至100斤,身體飽受摧殘,他卻始終微笑以對;這是一個關於夢想的故事,作為一名20多年的老電工,他心中一直有一個「本科夢」,即使身患癌症仍堅持一邊治病、一邊求學。

這個故事的主人公叫王萬軍,49歲,是江蘇徐州市邳州供電公司的一名普通電工,近兩年的抗癌之路上,他以驚人的毅力通過了各門考試。前不久,王萬軍在病床上完成了畢業答辯,四天後,他離開了人世。

為了有體力完成答辯,

他連輸10天白蛋白,前一晚曾吐血

5月28日下午4點,邳州市人民醫院腫瘤科一處病房裡分外安靜。49歲的王萬軍挺直腰背,端坐在病床的小桌板前。隨著桌上電腦里傳來「答辯現在開始」的指令,他開始滔滔不絕地敘述。王萬軍的答辯題目是《基於PLC的飲料自動罐裝系統設計》,他流利地介紹著,幾分鐘內就闡明了論文大意。隨後導師開始發問,每拋出一個問題,王萬軍稍加思索後就開始應答,他的回答也得到了老師們的稱讚。

王萬軍在電腦前準備答辯

整場答辯用時10分鐘,王萬軍看起來跟別的答辯者並沒有什麼不同,他沉著而自信,聲音不大但語速很快,答辯結束後,病房裡的兩名病友鼓起了掌,而王萬軍因為體力透支,一下子癱倒在病床上。

「他的狀態太讓我吃驚了,幾天來,我們一直覺得他可能堅持不到完成答辯。」王萬軍的妻子李穎告訴記者,在參加答辯前,醫院已經多次下過病危通知書。王萬軍曾出現神志不清的情況,李穎知道這是低蛋白現象,為了完成丈夫的心愿,讓他能參加答辯,她讓醫生連續為丈夫注射了10天白蛋白。在答辯前一晚,丈夫再次出現吐血、便血癥狀,李穎只能含淚請求醫生,連夜為丈夫輸注了血漿。

醫院為王萬軍輸注血漿

在李穎看來,丈夫是孤注一擲,他在與自己的身體進行最後的抗爭。當天中午開始,丈夫就守在了電腦前,在排隊等待答辯過程中,他數次因為體力不支癱倒在病床上,但是休息一會兒後,他總能重新挺直腰桿,坐回電腦前。在等待了3個小時後,家人與導師溝通讓王萬軍提前答辯。順利完成答辯後,王萬軍的身體再也扛不住了,當天晚上,醫院再次為他緊急輸注了血漿。

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療的王萬軍

「我覺得他是在用意志堅持到圓夢的那一刻,答辯通過他就能拿到本科畢業證書,這是他一輩子最大的夢想。答辯完成後,他再也堅持不下去了。」李穎哽咽著告訴紫牛新聞記者,5月29日,丈夫神志再度模糊,到了30日醫院再度下發病危通知書。這一次,丈夫沒能挺過來,6月1日晚上,在他完成答辯的第四天,他永遠離開了。

紮根鄉鎮工作近20年

最大愛好是給自己「充電」

1973年出生的王萬軍,曾是邳州供電公司的一名普通電工。

20多年前,王萬軍從一所職高畢業,回鄉後,被分配到一家鄉鎮供電所。近20年時間里,王萬軍的足跡踏遍了邳州的各個鄉鎮。供電所的工作很忙,李穎最大的感受是丈夫幾乎從沒跟家人完整度過一個春節。每到節假日,就是供電所的「保電」時刻,別人闔家團圓時,丈夫總是守在工作崗位上,隨時處理用電難題。

6年前,王萬軍從鄉鎮供電所調回了邳州市供電公司,李穎覺得丈夫總算告別了漂泊在外的日子。那幾年,是他們夫妻最平靜溫馨的時光。

王萬軍生前高大魁梧

李穎說,丈夫是典型的「理工男」,痴迷於技術。入職以來,他最大的愛好就是提升專業能力,家裡積攢下數百冊專業書籍,丈夫的床頭總是堆滿書籍,隔一段時間更換一次。多年來,丈夫考取了各種證書,他很早就有了高級職稱。平時,丈夫總喜歡參加各種行業比賽,隨著年齡增大,他不再作為選手出戰,而是作為教練、領隊,帶領單位里的年輕人蔘賽,家裡也攢下了一堆獎杯、榮譽證書。

王萬軍家裡的相關專業書籍堆成小山

工作之外,王萬軍喜歡打乒乓球、騎單車,在調回市區後,他每周至少要打3場球,取得過市級比賽第三名的成績。王萬軍身材魁梧,身高1米8,體重200斤,他總說自己「比牛還壯」。

天有不測風雲,在2020年8月的一次例行體檢中,王萬軍被查出胰腺有病灶,經過多家醫院複查,最終被診斷為胰腺癌晚期。隨後,家人帶他到北京、上海、徐州多地治療,可是王萬軍的病情迅速惡化,一下子摧毀了原本強壯的身體,短短一年多時間,體重暴減至100斤左右。

在跟癌症抗爭的歲月里,王萬軍樂觀豁達,他從不讓家人拍照和影片,他說不想讓人看到自己萎靡不振的樣子,他希望別人記住那個身強力壯的自己。在家休養期間,王萬軍仍然沒有放棄學習,卧床期間,他仍然像往常一樣,捧起專業書籍,一看就是數十分鐘。李穎多次勸他,後來索性將書籍拿走,可是丈夫笑呵呵應承幾句後,依然「我行我素」。

即使重病在床,王萬軍也沒放棄過閱讀

妻子和兒子含淚幫他圓夢

他走得沒有遺憾

王萬軍的兒子是在讀研究生,受到父親的影響,他考取的是電氣專業。王萬軍一直對自己的大專學歷耿耿於懷,2019年,他通過了專升本考試,升入中國礦業大學教育學院電氣工程及自動化專業。對此,他時常跟兒子「吹噓」,「老爸馬上也是本科生了」。

患病後,家人要求他放棄學業,可是王萬軍堅決不同意。他一邊治療、一邊學習,上網課、寫作業、寫論文,他一樣都沒落下。王萬軍先後通過了各門考試,從去年開始準備畢業論文。李穎經常看到他夜裡還在電腦前查閱資料。家人一開始勸阻,後來積極幫他圓夢,兒子還當起了老師,遇到不懂的問題,都是兒子來輔導。

從王萬軍準備的筆記里,能看出他的勤奮與認真

王萬軍的病情越來越重,論文答辯成了他最大的難題。今年5月18日,他在徐州住院時,收到了學校發來的論文答辯通知。當時,他已經無法下床,於是他讓兒子參加線上答辯培訓會議,詳細記錄下每一個流程和步驟,回家後再對他進行輔導。

當時,李穎已經收到了醫院的病危通知書,面對在病床上仍在寫論文的丈夫,她流淚了,將病危通知書藏起來,不告訴丈夫。

王萬軍的身體已無法支撐他完成論文答辯的PPT,他就讓兒子在病床前,記下了自己的思路和要點,再回家代他完成。

5月24日,李穎帶著身體極度虛弱的丈夫回家。當天晚上,王萬軍靠在沙發上,迷迷糊糊中說了一句「答辯完畢要點麥克風靜音。」兒子安慰他:「爸,你不要操心這些事,到時候我給你操作,你只要負責說話就行。」王萬軍這才醒來,說:「我以為自己正在參加答辯呢!」

5月28日王萬軍順利完成答辯後,他輕鬆地告訴妻子,「我馬上就要拿到本科文憑了!」然而,他終究沒有等來那一天。

中國礦業大學的老師們,非常感動於王萬軍的抗癌故事,對他的病逝表示遺憾,該校繼續教育學院仍然保存著他的學籍和作業。從作業上能看出,王萬軍是個勤奮認真的好學生。他的論文指導老師胡堃教授說,對這位病房裡答辯的學生印象非常深刻,令人動容。王萬軍的整個答辯過程十分流暢,他介紹和回答問題時都是挺直腰背的,聲音也很響亮。答辯結束後,在場的答辯老師還稱讚了他。

紫牛新聞記者|馬志亞

編輯|張冰晶

剪輯|萬惠娟

主編|陳迪晨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