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談自帶流量的千禧一代:莫從標籤化門縫裡看扁「00后」

這個夏天,首屆「00後」畢業生集中步入職場。自帶流量的千禧一代,果不其然在輿論場引發了新討論。有人說,「00後」「熬夜可以,熬夜工作不行」,這批人將「整頓」職場,甚至有公司專門設立「新一代」部門,將「00 後」員工集中管理。喧嘩聲中,似乎這些初生牛犢,將把職場攪得天翻地覆。

現實有這麼誇張嗎?回想起來,每一代「後浪」都曾被貼上花式標籤。作為最早一批獨生子,「80後」一度被指責「嬌生慣養」;當「90後」走到聚光燈下,「喪」「宅」「躺平」等說法接踵而至。如今,輪到「00後」接受「過來人」的審視。不可否認,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際遇,身上必然帶有某些時代特徵,但恐怕也難找到幾個詞語能夠準確勾勒一代人的群像。而把抽象的、偏頗的群體標籤對應到具體個人身上,就更有失公允了。說到底,把「00後」視作職場的「鯰魚」本身就是偽命題,靠著刻板印象說三道四、指指點點,更是一種對新人的偏見。

新鮮血液注入社會,必然會對某些既有東西帶來影響。但事實證明,那些看起來不那麼「傳統」的新生代,最後都扛起了自己的社會責任。抗疫攻堅,援鄂醫療隊90%以上的護士是「80後」「90後」,北鬥衛星團隊核心人員平均年齡36歲,「中國天眼」研發團隊平均年齡僅30歲……「垮掉的一代」從沒有垮掉,哪一代人都不會辜負自己所處的時代。「00後」是互聯網的原住民,又成長於「強國時代」,擁有更廣闊的學識和視野,面臨更多樣的選擇與可能,我們有理由期待其為職場注入生機與活力。常有人說:「三歲一代溝,五歲一鴻溝。」「職場老人」與「00後新人」相處起來當然需要磨合,但越是存在不同,越要避免先入為主。曾有人類學家用「後喻文化」來描述年輕一代將知識文化傳遞給前輩的過程。如今,「後喻」對「前喻」的文化反哺已成常態,撕掉標籤、放下偏見,認識更立體的「00後」,我們將從彼此身上收穫更多正能量。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