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蓋茨基金會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鄭志傑:中國的創新能力將為全球發展合作做出重要貢獻

  原標題:專訪蓋茨基金會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鄭志傑:「在中國為世界」,中國的創新能力將為全球發展合作做出重要貢獻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鄭青亭 北京報導 「在與中國深入開展合作的十幾年中,無論是中國日益提升的創新能力、生產能力還是深入參與全球健康合作的承諾,都讓我們深信,中國能在提升全球健康公平和農業發展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近日,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鄭志傑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說。

  鄭志傑指出,十幾年來,中國一直是基金會的重要合作夥伴。一方面,基金會見證了中國在改善本國人民健康福祉方面的巨大成就,也很榮幸地參與到中國結核病和愛滋病防控,提升基礎醫療,擴大國家免疫規劃等重要領域。另一方面,基金會也看到中國不斷加大科研投入,提升創新能力,並將新想法和新工具轉化為有效的公共產品,幫助挽救了其他國家數以億計的生命並改善了他們的生活。

  展望未來,鄭志傑認為,基金會同中國的合作重點將不僅包括「在中國為中國」,也包括「在中國為世界」。隨著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將有巨大的潛力為世界提供越來越多的公共產品。在這個過程中,基金會願意從研發、轉化、監管、試點、對外發展合作模式創新等多個環節推進和中國的合作,幫助中國產品進入國際市場,改善全球健康與發展狀況。

  新冠大流行還將持續多久?基金會將如何調整抗疫工作重點?疫情給基金會的工作帶來了哪些挑戰?如何看待中國在全球公共衛生治理中的潛力?怎麼評價中方提出的「健康絲綢之路」?基金會計劃如何進一步加強同中國的合作?針對這些問題,鄭志傑在專訪中一一做出了回應。

  蓋茨基金會成立於2000年1月,總部設在美國西雅圖,是全球最大的私人慈善基金會。在發展中國家,基金會主要致力於提高人民的健康水平,使他們有機會擺脫飢餓和極端貧困。基金會於2007年成立北京代表處,2008年啟動首個在華項目。此後十余年間,基金會不斷擴大對華合作,項目涵蓋扶貧、結核病和愛滋病防治、煙草控制、助力非洲農業發展和消除瘧疾等。

  基金會正資助新一輪新冠疫苗研發

  《21世紀》: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在全球範圍內蔓延。當前,奧密克戎毒株已成為全球主要流行的新冠毒株,還顯示出很強的持續演化能力,導致不少國家新冠確診病例激增。在基金會看來,這場大流行還會持續多久?對於頻繁變異的奧密克戎毒株,現有新冠疫苗還能否提供保護?

  鄭志傑:大流行還會持續多久不好預測,但可以確定的是,提高疫苗接種率仍是終結此次疫情的關鍵。我們需要繼續擴大新冠疫苗的覆蓋,尤其是老年人群體。從全球範圍來看,新冠疫情的一個重要教訓是如何在短時間內全球加速提高疫苗接種率,從而減少病毒變異的機會,這次還是不夠快。我們尤其要為中低收入國家的人口提供疫苗,不僅要確保疫苗的充足供應,還要保證當地有足夠的資源來部署疫苗接種。從更長遠來看,我們也要鼓勵並支持具備相應能力的發展中國家生產疫苗。

  迄今為止,世界衛生組織(WHO)已經批准了多款新冠疫苗,而且事實證明,這些疫苗至少在預防新冠重症和死亡等方面有明顯效果。當然,面對新冠病毒的不斷變異,我們也需要探索能預防多種變異株的廣譜疫苗,以及不同給藥方式的疫苗,如鼻噴霧型疫苗。應該說,新冠疫苗研發這個領域方興未艾,不管是研究機構或者是醫療企業都仍在努力開展這方面的工作。基金會正在通過與各方合作,加速新冠疫苗的研發。此前,我們向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捐贈了2000萬美元,用於啟動研究並加快開發新一輪具有潛力的候選疫苗。由於新一批候選疫苗在大規模生產、溫度穩定性和低成本生產方面具有更大的潛力,因此更可能滿足中低收入國家的需求,從而降低疫苗價格、推動疫苗公平可及。

  新冠肺炎能否成為最後的大流行病?

  《21世紀》:過去兩年裡,基金會向新冠疫情防控承諾了超過20億美元的贈款,大多數資金都用於生產和採購重要的醫療用品。由基金會和其他合作夥伴共同成立的CEPI和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不僅資助多個新冠候選疫苗研發,還使用創新金融機制參與到新冠疫苗量產和公平分配中。通過此次戰疫,基金會在向公共衛生領域投入資金方面獲得的最重要經驗是什麼?我們怎樣才能更好地防範下一次大流行病?

  鄭志傑:我們需要在整個衛生系統中實現公平。這雖然並不是一個新問題,但新冠疫情讓這個問題集中突顯出來了,也迫使我們必須想辦法加速解決這個問題。我想這是新冠疫情給我們最大的教訓。事實上,我們為解決主要影響低收入國家的疾病開發的那些系統和工具,與對抗未來新型病毒所需的工具是一樣的。我們在做各類決策時要考慮低收入國家,那裡的人應該和富裕國家人民一樣有機會獲得基本衛生保健服務,以及公平獲取疫苗和藥品等挽救生命的工具的機會。

  基金會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防範下一次大流行病。蓋茨先生在他的新書《如何預防下一次大流行》中所說,「如果我們做出有利於每個人的關鍵投資,新冠肺炎就可能成為最後的大流行病。」具體要怎麼做呢?我認為可以歸納為兩個T和兩個S:第一個T是tool,更好的診斷和治療工具,以提高公共衛生能力建設;第二個T是team,全球流行病應對和動員團隊,我們需要一個由3000名專家組成的常設組織來隨時準備對危險的疫情暴發作出協調應對;第一個S是surveillance,高效的全球早期監測體系,使得各地的疫情信息能夠被及時上傳到全球資料庫中;第二個S是system,加強衛生系統,尤其是在中低收入國家。

  我們還需要改善全球衛生治理體系,如果各國各行其是,沒有共同的願景,就很難形成合力。談到全球治理的問題,中國可以在不同的層面發揮重要作用:在政治層面,中國可以參與建設一套相互合作的全球治理體系;在政策層面,中國可以為全球健康政策落實到位發揮作用;在技術層面,中國可以通過參與具體的項目,幫助改善具體人群的疾病防控能力;在實施層面,中國也可以為推進具體工作的實施發揮重要作用。除了雙邊援助,中國也可以更加積極地參與全球多邊機制的合作。

  除此之外,我們還需要加強對公共衛生的投資。當前,二十國集團(G20)正在推動建立一個金融中介基金(FIF),旨在解決大流行防範、預防和行動方面的資金缺口,其秘書處設在世界銀行,預計將在6月成立理事會。

  基金會繼續幫助貧困國家提高接種率

  《21世紀》:COVAX在今年1月時表示,目前在包括非洲等欠發達地區,新冠疫苗庫存已經超過了需求,在非洲當地面臨的主要挑戰是疫苗分配問題和民眾對疫苗的猶豫態度。隨著疫苗開始過剩,基金會將如何調整在抗擊新冠疫情方面的重點工作,特別是在擴大疫苗接種和加強疫苗生產能力方面?

  鄭志傑:數據顯示,低收入國家對疫苗的需求一直很高。這是因為低收入國家的人們往往最容易受到致命傳染病的影響,很多人都親身體會過疫苗的珍貴价值。另有調查顯示,非洲大多數國家的人們都表示願意接種新冠疫苗,而在多數情況下,他們只是缺乏足量的疫苗供應和接種渠道。在大部分國家已經完成兩針接種的情況下,80%的低收國家人口尚未接種一針疫苗。因此,我們當下需要繼續支持COVAX等國際多邊機制的工作,確保這些組織擁有足夠的資金和疫苗,交付給當前疫苗覆蓋率較低的國家。從長遠來看,我們也要鼓勵並支持具備相應能力的發展中國家生產疫苗。

  貧困國家並沒有從新冠疫苗的快速研發和部署中平等受益,導致了全球免疫鴻溝不斷擴大,我們目前正在通過多種夥伴關係和合作機制確保新冠疫苗在全球範圍內的公平分配:例如,我們已經向Gavi領導的COVAX AMC捐贈了超過2億美元,用於研發安全、可負擔的新冠肺炎疫苗,並推動疫苗在中低收入國家的及時分配。

  除了疫苗,治療方法的可及性也很關鍵。作為新冠肺炎治療加速器(COVID-19 Therapeutics Accelerator)的聯合發起方,我們正在與「獲得抗擊新冠肺炎工具加速器」計劃(簡稱「ACT-A」)等夥伴合作,評估新型藥物和生物製劑,並確保這些治療方法在中低收入國家可以應用。

  新冠疫情給基金會帶來的挑戰

  《21世紀》:在新冠疫情暴發之前,基金會一直致力於以在全球範圍內加速終結愛滋病、結核病和瘧疾的流行。但2020年的《目標守衛者報告》指出,世界在抗擊疾病方面取得的進展已經停止,疫苗接種率下降到上世紀90年代的水平。能否具體談談新冠大流行給基金會在傳統衛生領域的工作造成的影響?

  鄭志傑:新冠疫情的確對抗擊其他疾病的進展造成了很大影響,就像你提到的常規疫苗接種和瘧疾。但我們也需要看到,全球為了應對新冠疫情而開展的各種投入和措施,也使其他疾病防控間接受益,因此新冠疫情造成的這些影響並沒有我們原來預測的那麼大。比如2020年時,我們的數據合作方華盛頓大學健康指標與評估研究所IHME估計,當年全球疫苗覆蓋率將下降14%,相當於損失25年的進展,但實際下降幅度只有預估數據的一半。同年WHO預測,全球死於瘧疾的人數將新增20萬人,但實際增加了6.9萬人。可以說,我們已經通過努力避免了更壞的情況發生。

  我們在新冠防控中積累的經驗也可以幫助我們應對其他傳染病,比如結核病。目前中國仍然是結核病高負擔國家,此次新冠疫情為中國迅速採取措施、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並消除結核病和耐多藥結核病提供了若干新的契機。比如,第一項可能的干預措施是我們有機會大大擴展結核病的分子檢測。在疫情之前,中國許多市縣沒有結核病和耐藥性快速分子檢測的診斷網路。但新冠疫情促使中國幾乎各個地方都具備了分子檢測能力。新冠疫情終將過去,但分子檢測能力可以繼續助力結核病防控。第二項可能的干預措施是擴大結核病預防性治療。中國在追蹤和檢測新冠密切接觸者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這些經驗也可以應用於結核病領域。如果採用更短的藥物治療方案——減少到一個月或每周一次12劑, 這將使預防性治療的實施更加可行。第三個可能的干預措施是在未來一旦有新的結核病疫苗問世就可以進行大規模接種。當前在疫情防控過程當中為所有年齡段接種新冠肺炎疫苗的經驗將有助於結核病疫苗的大規模接種。

  總而言之,機遇與挑戰並存。我們必須認識到,消除傳染病和極端貧困的決心稍有鬆懈,就會造成毀滅性的生命損失,並逆轉來之不易的進展。從某種意義上說,疫情讓我們更加意識到這些工作的重要性,因此也要為此繼續更加努力。

  願與中國合作幫助「一帶一路」國家建設衛生體系

  《21世紀》:作為全球健康與發展領域的資深專家,你怎麼看當前中國參與全球衛生治理的機遇和挑戰?在疫情暴發之後,中方提出要打造「健康絲綢之路」,同各方建設更緊密的衛生合作。你怎麼看中方在「一帶一路」合作機制下開展衛生合作的前景?基金會是否有意參與與之相關的重點項目?

  鄭志傑:蓋茨基金會在2007年設立中國辦公室。十幾年來,中國一直是基金會的重要合作夥伴。我們一方面見證了中國在改善本國人民健康福祉方面的巨大成就,也很榮幸地參與到中國結核病和愛滋病防控,提升基層衛生保健,擴大國家免疫規劃等重要領域;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中國不斷加大科研投入,提升創新能力,並將新想法和新工具轉化為有效的公共產品,幫助挽救了其他國家數以億計的生命並改善了他們的生活。

  「一帶一路」倡議覆蓋的很多國家都是基金會重點關注的發展中國家,衛生合作也一直是中國對外發展合作的重點領域之一。我們相信基金會與中國合作開展的很多工作能夠幫助提升這些發展中國家的衛生體系建設,並提升全球健康產品在這些國家的可及性。

  消滅脊灰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巴基斯坦和阿富汗都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國的經驗、資源和產品(疫苗)對消滅脊髓灰質炎最後一公里有重要意義。被動式疫苗冷鏈設備Arktek也已經通過商務部的採購作為中國對巴基斯坦的援助項目之一,為當地電力供應不穩定、醫療發展相對較落後地區的疫苗儲運、保存等提供新方案,以改善當地疫苗免疫工作。

  瘧疾防控也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中國在2021年正式獲得WHO消除瘧疾認證,但仍然對青蒿素創新和疾病防控模式方面進行投入,持續為非洲以及全球最終消除瘧疾貢獻力量。蓋茨基金會與中國在這兩個方面開展了多項合作。

  一方面,蓋茨基金會也正在與中國和非洲的夥伴一起合作創新瘧疾防控模式。例如,基金會於2018年開始支持中國和坦尚尼亞合作開展的試點項目將中國瘧疾消除階段的1-3-7工作規範與WHO的T3倡議相結合,設計出適用於當地防控現狀的「以社區為基礎的1-7瘧疾檢測響應模式「1-7」瘧疾監測響應模式(即在發現病例1天內進行社區篩檢、患者藥物治療以及數據分析,7天內對高流行社區快速處置——篩檢、健康教育、防蚊滅蚊,並進行人群藥物普治),取得了顯著成果。目前,WHO正在牽頭將擴大該模式在坦尚尼亞的覆蓋範圍,並在尚比亞、塞內加爾和布吉納法索等其他瘧疾高負擔國家試點。

  另一方面,我們支持中國企業生產的青蒿素類藥物進一步提升質量,作為高質量的全球公共產品服務全球抗瘧事業。目前,我們正在支持兩種中國企業生產的兩個抗瘧藥物申請WHO預認證,以進一步增加全球抗瘧藥供應的穩定性。我們也在支持中國科研機構開展青蒿素類藥物相關的研發創新與轉化,目前正在資助上海交通大學與中科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院開展青蒿素生物合成優化項目。如果這一構想得以實現,將進一步降低以青蒿素為基礎的聯合療法的成本並增加其供應。

  基金會願把中國的創新解決方案推向全球

  《21世紀》:長期以來,基金會一直致力於通過支持創新解決方案推動解決全球性挑戰。作為基金會北京代表處新一任首席代表,你怎麼看基金會與中國合作為發展中國家尋找創新解決方案的意義?你準備在任期內如何深化基金會同中國的合作關係?能否介紹一下基金會正在推進的與中國私營部門合作的重點項目?

  鄭志傑:蓋茨基金會自2000年成立以來,一直將促進全球健康公平作為自己的使命。在與中國深入開展合作的十幾年中,無論是中國日益提升的創新能力、生產能力還是深入參與全球健康合作的承諾,都讓我們相信深信,中國能在提升全球健康公平和農業發展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我們致力於打造創新生態系統,從研發、轉化、監管、試點、對外發展合作模式創新等多個環節推進和中國的合作,這裏面私營部門的合作夥伴當然也是不可或缺的。比如,在疫苗方面,我們與中國企業在新冠、乙腦、脊灰、宮頸癌等疫苗方面開展了很多合作。

  我們和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聯合發起「大挑戰:戶外瘧疾媒介控制項目」,鼓勵中國科學家在「戶外瘧疾媒介控制」領域開展合作研究。該挑戰賽號召國際合作開發瘧疾傳播媒介控制的創新解決方案,聚焦戶外瘧疾媒介控制的創新策略、工具和產品,以加快實現在全球範圍內消除瘧疾的目標。

  蓋茨基金會與中國監管機構也開展了許多重要的合作和項目,促進中國的監管標準和流程與國際接軌,提升整體監管能力,實現中國醫藥產品監管國際化的發展目標。這不僅有利於中國人民更快獲得全球新藥和疫苗,也有助於更多高質量、可負擔的中國醫藥產品快速通過WHO預認證,進入廣大發展中國家,進一步提升全球健康。

  此外,我們還正繼續推動廁所創新方面的合作。基金會長期致力於發現並資助新型且無需連接下水道的衛生產品和系統,從而大幅減少惡劣衛生條件造成的全球健康負擔和經濟損失。

  幫助中國HPV疫苗獲得WHO預認證

  《21世紀》:截至目前,中國已有6個品類共5種疫苗通過WHO預認證(PQ),其中的3種疫苗均有基金會參與其中。能否以HPV疫苗為例,介紹一下基金會如何幫助中國疫苗拿到國際採購的「入場券」?

  鄭志傑:WHO的「資格預審」機制,也叫作「預認證(PQ)」,對醫藥衛生產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進行評估,是疫苗和藥物獲得Gavi、聯合國兒基會等多邊機構採購所必需的「通行證」。我們首先需要說服中國的疫苗生產企業願意參與預認證流程和國際大宗採購。一般來說,疫苗企業面臨收回研發成本的壓力,所以主動降低價格、面向市場規模不確定的中低收入國家供貨,並不是一個理智的商業決策。

  針對這一難題,我們與夥伴機構一起為相關企業進行了HPV疫苗的全球市場分析,幫助企業看到被市場所忽略的中低收入國家對疫苗的巨大需求,以及通過國際採購後所能帶來的利潤空間;同時利用決策工具,幫助企業看到以WHO預認證為目標,建立更穩定的質量體系,不僅將幫助其更好地滿足國內市場需求,還能全面提升企業在國內外的品牌實力,是一個付出與回報成正比的策略性投入,從而堅定其國際化的信心。

  在過去幾年的時間里,我們與在疫苗領域深耕多年的專業機構帕斯適宜衛生科技機構(PATH)緊密合作,對中國疫苗企業進行了數十次現場督導和培訓,就工藝放大、效價質檢、流程優化等提出專業性建議,並無償轉移了關鍵性的質量管理檢測技術,還為企業申請WHO預認證提供了多次的模擬檢查;而與Gavi的長年合作,也讓我們能夠幫助企業建立符合國際採購標準的上市後產品管理,並讓企業能夠順利完成在其他國家註冊、上市的複雜流程。

  基金會從2015年開始陸續支持兩家中國夥伴的宮頸癌疫苗研發生產和預認證工作。去年,首個國產宮頸癌疫苗獲得WHO預認證。這兩家中國企業還在2020年全球疫苗峰會上鄭重承諾,在取得WHO預認證後為Gavi市場提供可負擔的2價宮頸癌疫苗,這將為發展中國家8400萬女童接種宮頸癌疫苗做出重要貢獻。

  (作者:鄭青亭 編輯:和佳)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