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社論:讓地方債在形成有效投資中發揮更大作用

  原標題:社論丨讓地方債在形成有效投資中發揮更大作用

  6月,地方債發行額超1.5萬億元,有望創單月發行規模新高。到6月21日為止,今年以來地方債發行規模已經超過4.4萬億元,到6月底,有望接近5萬億元。總體來看,今年的地方債發行節奏較快。

  地方債發行較快,與2022年的經濟工作密切相關。穩字當頭、穩中求進,這是2021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2022年經濟工作的定調。據此,中國2022年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

  本輪積極的財政政策始於2008年,最初因應對國際金融危機而啟動。由於國內外經濟環境持續複雜不斷,且不確定性因素較多,積極的財政政策持續至今已14年。為了更好地發揮積極財政政策的作用,財政政策的定位與工具組合也在不斷地進行優化。2022年,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強調效能的提升,更加註重精準和可持續。

  2022年積極財政政策的重頭戲有二:一是支出保持適當的擴張力度,二是大規模減稅降費。2022年的減稅降費重點在減稅退稅,預計規模為2.5萬億元,其中有1.5萬億元為增值稅留抵退稅。根據實際運行來看,增值稅留抵退稅規模比預計的還要大,這也進一步說明積極財政政策的擴張力度。

  支出擴張除了靠稅收收入外,有相當部分需要靠債務籌集的資金。2022年地方專項債額度按3.65萬億元安排,與上一年持平。這為地方債形成投資的規模提供了資金保障。經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審議批准,2022年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限額為376474.30億元,其中一般債務限額158289.22億元,專項債務限額218185.08億元。

  應該說,對於2022年國內外複雜的形勢,財政政策已經有了較為充分的準備。財政赤字率按2.8%安排,體現財政可持續的要求,同時又為應對更加複雜的形勢預留下財政政策空間。同時,包括中央銀行結存利潤上繳等過去罕見的超常規融資方式的採用,為財政支出擴張提供了更多的可支配財力。這些都充分說明財政收支絕不是簡單意義上的政府收錢和花錢,而是有豐富的國家治理含義在其中,體現了財政保障國家重大政策目標落實的擔當。

  積極財政政策要更好地發揮作用,不僅體現在預算收支安排上,而且還與預算的執行有著密切關係。同樣的財政支出規模,在年初支出與在年末支出,對宏觀經濟穩定的影響或有天壤之別。

  儘管對2022年的經濟形勢的複雜性有充分的估計,3月份以來的俄烏衝突和多點散發疫情,還是構成了預期之外的經濟衝擊因素,讓中國經濟承受較大的壓力。穩增長也因此成為更為重要的目標,穩增長最主要的目標是保市場主體和保就業。保住市場主體,就是保住就業崗位。保住就業,就是在改善最大的民生。2022年,大學畢業生有1076萬人,就業壓力之大,可想而知。農民工就業形勢也在發生較大的變化,年齡稍長的農民工就業已經是一大難題。再加上各種原因所導致的就業結構性調整,就業形勢較為嚴峻。

  離開經濟增長,就不可能有新的就業。地方債加快發行,就是要讓地方債在形成有效投資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積極財政政策是非常適合當下經濟形勢的政策,但要讓政策發揮好作用,僅僅靠地方債的多發和快發是遠遠不夠的,要想方設法把地方債籌集的資金更有效地利用起來。

  眼下,有些地方專項債券發行了,資金也籌集到位,但就是項目不能同步啟動,導致積極財政政策不能有效落實,從而影響地方債本來可以拉動的經濟增長。為此,需要在地方債項目優化上多下功夫。地方應想方設法排查項目推進的堵點,並採取超常規的做法,打通堵點,持續推進項目,形成有效投資。

  對於那些可能觸碰紅線的專項債項目,需要分類對待。能調整規劃的當調整規劃,不能調整規劃的,就要設法調整項目。對於不能持續推進但資金已經到位的項目,地方債資金就要想方設法予以統籌使用,當然,這樣做的前提是不能違反預演算法的規定。

  在地方債資金的使用上,還應將激發市場活力作為重要目標。只有市場主體真正成長了,市場活力充分激發起來,地方債拉動經濟增長的作用才可能得到更好的發揮。

  超常規穩增長,需要超常規對待地方債資金。只有這樣,積極財政政策快發多發地方債促經濟增長的目標才能更好地實現。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