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立法會通過「新博彩法」 專家稱降低賭性發展娛樂性

  原標題:澳門立法會通過「新博彩法」 專家稱降低賭性發展娛樂性

  6月21日,澳門立法會舉行全體會議細則性討論及表決《修改第16/2001號法律〈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法案草案(簡稱《草案》)。經過兩個小時的討論,《草案》獲全體議員表決通過,將自公佈翌日起生效。

  《草案》主要訂明博彩經營牌照(俗稱「賭牌」)批給上限六個,禁止轉批給,批給期不多於十 年,最多可延長三年。未來管理公司只能收取管理費,不能與娛樂場分享利潤或收取傭金。博彩中介只可為一間承批公司服務等。

  多位專家在接受南方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草案》通過後將進一步加強對澳門博彩業的監管,使其成為可持續發展的行業。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主任王長斌指出,這意味著澳門博彩業將「邁入一個規範化發展的新時期」。

  博彩中介業務或將面臨消亡

  澳門特區政府此前在向立法會提交《草案》時陳述理由稱,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已實施了約20年,無論法律實踐,抑或對博彩業的監管都存在不足及滯後。為此,有必要作出適時的檢討及修訂。同時,強調提出法案的主要目的是明確博彩經營法律制度,尤其包括經營幸運博彩須在維護國家及澳門安全的前提下進行、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及可持續發展,以及配合澳門打擊跨境非法資金流動及預防反清洗黑錢的政策及機制等。

  記者了解到,澳門的立法過程主要經歷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為澳門特區政府提交《草案》到立法會,然後由澳門立法會全體議員進行一般性表決。當一般性表決通過之後,立法會主席便會將《草案》交給其中一個常設委員會進行細則性審議,會針對每條條文進行討論分析。《草案》審議完成後,將安排全體議員對《草案》進行細則性表決。第三階段則是表決通過後,將《草案》交給澳門行政長官簽署並刊憲,法律便可按其所註明的生效日期生效。

  《草案》從發佈最初文本到表決有5個月的時間,此前澳門業界在個別條款細節上有爭議,也曾在細則性審議的過程中出現「逆轉」的情況。

  《草案》規定禁止博彩中介與承批公司以任何形式或協議分享娛樂場內的收入或承包娛樂場內的專用區域,博彩中介僅得以收取傭金的方式為承批公司推介娛樂場幸運博彩活動。

  澳門立法會議員高天賜在會上提出,這將限制博彩中介人的發展空間。澳門經濟財政司司長李偉農回應表示,中介業務是向博彩者提供交通、住宿、餐飲、消遣等各種便利,希望通過法律「將角色放回應有位置」。「一對一」方式確保承批公司和中介人的關係更明晰,財務關係更清楚,防止中介無限擴張。

  澳門理工大學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主任王長斌向記者表示,《草案》通過後讓博彩中介回歸單純的中介功能,不能再與承批公司分享賭牌。《草案》通過後,曾經為澳門帶來豐厚博彩收入的第三方貴賓廳行將從澳門博彩市場消失。博彩中介業務很可能出現大幅度萎縮,儘管部分貴賓客戶可能轉到承批公司經營的貴賓廳,或轉到中場,但由於博彩中介業務在中國內地受到限制,引導貴賓客戶前來澳門的機制受到限縮,大部分博彩收入將主要依靠中場客戶。基於此,王長斌認為,未來澳門博彩業發展的重點將是中場博彩。

  澳門負責任博彩協會會長宋偉傑向記者表示,《草案》明確規定中介人沒有固定的博彩區域,不能再運用過往承包經營的方式。「實際上目前第三方貴賓廳已經接近消亡,對解決澳門『一業獨大』的問題起到了平衡作用。」

  專家:特區政府應提供轉業建議

  在澳門立法會對《草案》進行細則審議的過程中,關於現在設於非承批公司不動產內的娛樂場(俗稱衛星賭場)問題時曾出現「逆轉」。

  《草案》最初規定,取得經營權公司的娛樂場,必須設於所屬相關公司所有的不動產內,對衛星賭場訂定過渡期規定,使再取得幸運博彩經營權的現有承批公司,可在3年期間內處理衛星賭場的事宜。

  最新的文本建議,娛樂場無須在承批公司不動產內經營。即衛星賭場3年後無須轉賣場地給承批公司,也可以繼續經營,但須按新法轉為「管理公司」,日後結束營業也無須將場地交還給特區政府。

  李偉農曾在接受採訪時強調,衛星賭場營業與否屬於商業決定,需要自身結合疫情變化和經濟評估進行考慮,與修改博彩法無關。

  亞洲責任博彩聯盟主席蘇國京在接受南方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草案》通過後,將對衛星賭場起到規範化的作用。就目前來看,按照市場規律,短期內衛星賭場對澳門經濟收入已經起不到明顯作用,對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也起不到積極作用,逐漸會被市場淘汰。

  記者從會上獲悉,在場數位議員關注因衛星賭場而引發的民生就業問題。李偉農表示,就業是社會共識最大的民生問題,目前有兩間衛星賭場正式向特區政府申請停業,澳門勞工事務局已經介入對接,正安排受影響的僱員轉到其他工作崗位。他強調,承批公司一定要負責派駐在衛星賭場的員工包括荷官、監場及相關員工要返回承批公司安排工作。

  「後續特區政府應該更積極一點,找相關的專業人士逐步做評估,被淘汰的衛星賭場未來應該向哪方面走?」蘇國京期望,特區政府能夠儘快推出更多具引導性的建議,提供明確的、立足本土的、契合澳門未來發展方向的轉業選擇。

  或將杜絕不理性的過度博彩消費

  另外,有議員在會上提出,認為《草案》第十六條有關企業社會責任方面的內容不足,較為空泛,應加入具體指標。李偉農回應表示,法律條文是具一般性及抽象性的,《草案》中提到的六點內容只是列舉,政府會以特區利益最大化作為原則,對於議員提及的內容亦會充分考慮,但希望先通過方向及原則,之後再繼續相關工作。

  蘇國京表示,《草案》通過後更重要的作用是通過法律對澳門博彩業進行監管,只要做好監管和平衡各方面之間關係的工作,就能讓澳門博彩業實現規範化發展。

  《草案》強化了關於國家安全的規定,明確指出娛樂場幸運博彩的經營及操作須在維護國家及澳門特別行政區安全的前提下進行。

  王長斌表示,這意味著任何博彩業的經營者,或者博彩業的發展對於國家安全造成威脅,將會被驅逐出博彩業之外以及承擔法律後果,對未來澳門博彩業的監管將進一步加強。

  「不能說是整頓,應該是更有效地監管博彩業的健康發展。」宋偉傑相信,《草案》通過後,杜絕了不理性的過度博彩消費,讓澳門博彩業變成休閑化、大眾化、娛樂化的形式,能夠有效改善澳門博彩業對臨近地區產生的負面影響。

  蘇國京認為,《草案》通過屬於澳門回歸後的一個裡程碑事件,終結了以中介人制度為核心和衛星賭場遍布澳門的一個特殊時代。未來,在加強行業監管,平衡各方社會責任方面,澳門還需要繼續深耕細作。

  王長斌表示,《草案》的通過降低了博彩業的「賭性」,發展其「娛樂性」,打造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博彩業。「未來十 年裡,澳門需要加倍努力,實現從野蠻生長到可持續發展的轉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