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氣劇本殺,被露營「復活」

原創 開菠蘿財經團隊 開菠蘿財經

開菠蘿財經(kaiboluocaijing)原創

作者 | 吳嬌穎

編輯 | 金玙璠

當北上廣的年輕人開始沉迷飛盤、騎行、滑板,「過氣網紅」劇本殺,正在二三線城市「復活」。

最近,越來越多來自二三線城市的年輕人,在社交平台分享起一種全新的線下社交娛樂活動——露營劇本殺。這是與以往在劇本殺店裡「打本」完全不同的一種體驗,既可以親近自然,又可以娛樂社交。好春光和新劇情,「魚和熊掌可兼得」。

這樣一種新鮮的玩法,為何率先在二三線城市出現?

固然,潮流的傳播需要時間,在北上廣最新興起的飛盤、滑板等,尚未在二三線城市大規模流行,而露營和劇本殺經過兩年的發展,卻在小城正當紅。另外,有從業者認為,露營劇本殺本質上是線下社交,相當考驗玩家對組織者的信任程度。與營地多位於郊區、劇本殺玩家以陌生人為主的北上廣相比,二三線城市的露營地更靠近城區、且玩家圈子更小,反而更容易組局。

事實上,相比那些年輕人自發熱捧的潮流運動,露營劇本殺,其實更像是劇本殺和露營行業「抱團取暖」的產物。營地提供場地、劇本殺店提供DM(劇本殺主持人)和劇本,雙方聯手或由第三方策劃機構組織,以活動形式不定時組織玩家「上車」。

憑藉劇本殺和露營兩大噱頭,這種新鮮的玩法的確吸引了不少渴望出門的年輕人,儘管它的「入場費」並不低。

不過,對從業者來說,露營劇本殺受限於季節天氣、場地環境,適配劇本也有限,註定無法長時間大規模展開。再加上多方合作模式下,人力和溝通成本增加,更算不上是一門賺錢的生意。

但在行業內卷、獲客難的當下,他們仍希望抓住這個短暫的風口,通過露營劇本殺,在一定程度上穩固和拓展客源、提高口碑。

當然,更理想的狀態是,讓露營劇本殺擁有更多的社交價值,更長久、穩定地活下來。

二三線城市的年輕人,沉迷露營劇本殺

位於杭州近郊的路隱那森自然營地,最近吸引了不少年輕人。戶外天幕下,他們圍坐在一張大型露營桌邊,討論激烈。桌上咖啡壺旁邊,擺著的是劇本和線索卡。

「露營發展到現在,營地其實已經相當卷了,要麼卷設備,要麼卷環境。如果只能提供一個基本的住宿或餐飲服務,其實沒有非去不可的理由,所以我們和玩家,都需要更多的刺激和驅動力。」營地主理人聞心告訴開菠蘿財經,今年以來,團隊就開始探索「露營+」模式,策劃了「露營+劇本殺」「露營+音樂節」「露營+品牌空間」等一系列文旅活動,「都是現在年輕人愛玩的。」

路隱那森自然營地的露營劇本殺現場 / 受訪者供圖

讓她沒想到的是,最先在營地實現的,是露營劇本殺。

4月中旬,因疫情影響,杭州線下活動受限,許多劇本殺門店不得不暫停營業。為了維持生意,他們開始尋求更靈活的運營方式,有門店就推出了「劇本殺外賣」服務,即DM上門帶本。

聞心想到,既然DM可以上門,那也可以來營地帶本。她開始挨個聯繫杭州知名度較高的劇本殺品牌,表達合作意向。毫不意外地,不少受疫情影響或需要露出品牌的門店,都對這種新鮮的玩法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上線兩個月以來,營地的露營劇本殺,基本形成了兩種模式。一是周末和節假日的實景融合遊戲,「基本上每周末都會有不同的IP主題活動或者尋寶遊戲,現場玩家都可以通過與NPC互動、遊戲推理來完成一些趣味性任務。」二是定製化的桌面劇本殺,「這種一般由玩家自己組團和挑選劇本,我們再請合作的劇本殺店DM來帶玩,靈活度比較高。」

露營劇本殺,也是蕪湖本地年輕人今年春末夏初的限定體驗。

今年5月初,蕪湖五爪探案館老闆Andrew在朋友的房車露營營地,給老玩家們組織了第一場露營劇本殺。「受華東疫情影響,今年四月門店基本處於停業狀態,大家整個春天都沒怎麼出來玩,希望能趕在春天的尾巴組織大家玩一場,也算是固客。」

讓他比較意外的是,這場特別的露營劇本殺,很快在圈子裡傳開來。越來越多人跑來問他,什麼時候再辦?Andrew想,玩家們的踴躍參與,或許是源於疫情剛解封時對自由狀態的迫切渴望,能去戶外玩劇本殺,是一種雙重滿足的體驗感。

過去的一個半月里,Andrew幾乎每個周末和節假日都要租下營地的8輛房車,由店內DM到現場帶本。「每輛房車自帶一個小院子,空間相對獨立,有戶外天幕,可以燒烤,戶外玩累了可以進車內休息甚至過夜,節奏是比較自由的。」

在東莞的hello0769營地,最近也有年輕人玩起了沉浸式露營劇本殺。

「疫情期間很多人沒法跨省旅遊,自然渴望在本地生活中有更多的新鮮玩法,而劇本殺和露營本身熱度就很高,如果兩者能結合起來,或許能帶來一些不一樣的體驗。」策劃該活動的森藍工作室聯合創始人泰勒告訴開菠蘿財經。

波吉營地的露營劇本殺現場 / 受訪者供圖

6月初,長春出現了第一個專門的劇本殺營地——波吉營地。

營地主理人old李本身是一位露營玩家,同時運營著「波吉-線下劇本殺約局平台」,對他來說,做露營劇本殺,順理成章。

在他看來,露營並不是一項非常耗時的活動,「搭帳篷、擺裝備、烤肉喝酒聊天,也沒法玩一整天,經常是一早出發,到下午就沒什麼事可做了。」而劇本殺作為「殺時間利器」,卻可以完全填充一部分人露營中的「真空時間」。「更何況,潮流與潮流的結合,是最能吸引人的。」

能吸引人,但不賺錢

在old李看來,露營劇本殺的初始模式其實早已存在,「比如相熟的朋友組團出遊或者公司去戶外團建時,很多時候都會自發地玩桌游、狼人殺。」

如今的變化是,營地、劇本殺店、活動策劃機構開始有組織地、大規模地打造露營劇本殺,引入專業DM和資深玩家組局。這種玩法的新鮮之處在於,比過去的劇本殺增加了更多的社交體驗價值。

「很少有玩家專門為了玩劇本殺而來露營,或者是為了露營而來玩劇本殺,大多數人都是感覺到新奇而來體驗,偶然性比較強。」聞心坦言,不過,體驗過後的反饋基本都是「好評」。

路隱那森自然營地活動現場 / 受訪者供圖

儘管一經推出就頗受年輕人歡迎,但「入場費」並不便宜的露營劇本殺,卻不像想像中賺錢。

據聞心介紹,其露營劇本殺項目收費標準分為三檔:營地入場費、半天露營劇本殺再加下午茶、咖啡等吃喝消費,398元/位;如再加上BBQ晚餐,588/位;若需要在營地住宿過夜,為799元/位。

除了本身的場地和食材成本,作為組織者,她還需要給劇本殺店的DM進行分成,「一般會提前談好一場的費用是多少,提成比例與劇本殺店差不多,合作比較深入的會按照人頭算。」

折算下來,露營劇本殺項目的加入,並沒有為營地帶來更加豐厚的盈利。「劇本殺其實算是一個可選的增值服務,即便不玩劇本殺,拎包入住式營地的入場收費標準也是一樣的。」

聞心坦言,雖然不賺錢,但露營劇本殺確實為玩家提供了更多元的體驗,能起到一定的宣傳推廣作用。「現階段,營地要做出影響力,方式之一就是進行內容輸出,不管是融入劇本殺還是其他娛樂活動,這其實是一項成本支出。」

如果是由自帶DM的劇本殺店作為組織方,場地費用又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Andrew告訴開菠蘿財經,由於玩家以老用戶為主,其露營劇本殺的收費並不高,「同樣的本,到營地玩比在店內玩高出50-100元,還額外提供一頓露營燒烤,一般為198元/位;如果只玩狼人殺、血染鐘樓等桌游,價格為158元/位。」

而在成本支出上,每輛房車的租賃費用為400元一天,一車限8人參與,再減去餐飲食材成本和人力成本,Andrew稱,最終處於微盈利狀態。「這項盈利,算是填平了疫情門店關停期間的員工薪資支出,但門店成本的大頭——房租,是完全不可能彌補的。」

五爪探案館露營劇本殺現場 / 受訪者供圖

相比賺錢,Andrew更希望通過露營劇本殺,讓更多人看到品牌在場景和玩法創新方面的能力,穩定和拓展一些門店客源。

「我們是一個喜歡做聯名探索的劇本殺品牌,之前還與酒吧、書店合作,做過實景劇本、跑團劇本,露營劇本殺做得好,相信大家對我們其他的實景劇本殺體驗更有信心。」他認為,劇本殺發展到現在仍以室內桌面本為主,即便劇本劇情不同,對一些老玩家來說,確實已經感覺到審美疲勞,多樣化的場景是劇本殺行業創新的必經之路。

由第三方策劃的露營劇本殺,由於要同時向營地支付場地租賃費、向劇本殺店支付DM酬勞,則不得不上調活動收費標準。

泰勒告訴開菠蘿財經,其團隊組織的露營劇本殺活動價格為350元-400元/位,「這個價位確實比單獨去玩劇本殺加單獨去露營時更高,所以更加考驗我們的活動和服務質量。」

old李的波吉營地目前仍處於試運營狀態,玩家通過報名審核後可免費入場參加活動。他坦言,採取免費招募的目的,是為了給自己的在線組局平台和合作的劇本殺店完成導流和轉化。

但為了維持收支平衡,他計劃後期改為收費模式,「預計按照正常到店消費價格的50%來設置門票費,希望通過低價吸引客流,也算是做宣傳了。」

一時新鮮,還是下一個風口?

即便不賺錢,露營劇本殺要想吸引和容納更多的玩家,擺在組織者們面前的難題依然不少。

露營劇本殺與露營活動本身的節奏一致,基本只能在春秋兩大旺季進行,尤其是在冬季寒冷的東北城市和夏季炎熱的南方城市。進入6月中旬後,Andrew組織的露營劇本殺活動就已經暫停,預計到9月再恢復。

即便是在最適合露營的季節,對一坐就是四五個小時的劇本殺來說,戶外環境的舒適度也非常重要。

活動籌備期間,泰勒幾乎跑遍了東莞所有的露營營地。由於南方天氣炎熱,加上極端天氣多,她理想的營地,首先需要有局部的室內環境,能夠實現快速轉移;其次需要有適合推理的局部安靜氛圍,比如親子營地的嘈雜環境就不適合。

東莞露營劇本殺現場 / 受訪者供圖

聞心也覺得,營地的環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露營劇本殺項目的口碑。「室外環境是非常不可控的,可能會遇到特別悶、特別曬或者蚊蟲叮咬的情況,必需配備溫度調控裝置,否則體驗感會大打折扣。」

此外,露營環境也大大限制了選本的自由度。

多位組織者告訴開菠蘿財經,目前能在露營營地玩的劇本殺,基本都是桌面本,其中又以現代推理本或情感本為主。

首先被排除的是實景劇本,畢竟露營劇本殺尚未發展成為一種客源穩定的固定模式,無論是營地還是劇本殺店,重新布置造景的成本都難以負擔。其次,需要換裝、講究代入感的古風本、民國本、日式本等可操作性也不大,很難與露營適合的戶外環境融合,非常影響玩家體驗。

但在現有劇本里,能夠讓劇情與戶外環境完美契合的並不算多。

泰勒記得,有一次,一桌玩家在入夜後玩恐怖本,氣氛被各種自然音烘托得恰到好處。「到了晚上,戶外的蟲鳴蛙叫、風聲、腳踩在草地上窸窸窣窣的聲音,都讓人非常有代入感,不過,這種體驗是可遇不可求的。」

有從業者因為看中「露營+劇本殺」的風口,卻因考慮到戶外環境的限制以及成本因素,在劇本殺店內打造了「露營房」。

長沙心來劇本殺主理人李宇辰向開菠蘿財經介紹,其門店內的露營房,是在室內空間先通過泥塑做出山石造型,再請園藝師進行綠化置景,配備帳篷、天幕、露營椅等露營裝備,讓玩家有一種身臨戶外的感覺,但同時又可以免於惡劣天氣、嘈雜環境的困擾。

心來劇本殺店內的露營房 / 受訪者供圖

不過,即便是「假裝在露營」,體驗也並不完美。「所有沒在這間房裡玩過的玩家,都會想要體驗一把,但只要體驗過了,大家的反饋基本是,要在露營椅上坐幾個小時,真是一種折磨。」

李宇辰不得不著手調整露營房的裝修和布置,「準備撤掉真正的露營椅,換成更舒服的沙發,再通過包裝讓它們與綠植、山石等融為一體。」

不過,他仍沒有打算真正把劇本殺搬到戶外去。在他看來,露營劇本殺是疫情下劇本殺和露營行業「抱團取暖」的產物,尚未得到市場的驗證,要長期共存,實際限制太多。

聞心坦言,目前在二三線流行起來的露營劇本殺,的確只能算是兩種熱門社交娛樂活動的簡單相加,更深入的融合玩法,仍有待探索。

為了提升玩家沉浸式體驗的代入感,她的團隊開始嘗試創作露營劇本,她表示,這是目前市面上從未有過的。「比如故事的開始,就是一群主人公來到營地露營,發生了什麼事情,現在有哪些細節和線索,要玩家去進行推理;同時,在現場布置道具和線索卡,甚至是真人NPC。」

Andrew也表示,在之後的露營劇本殺活動中,創作團隊會適當根據露營環境去做一些劇情設計和調整。不過,他更希望嘗試更多可操作性空間更大的實景劇本,「比如我們最近在古鎮玩了一場穿越劇情的實景劇本殺,體驗感也很強。」

風口看似短暫,但他們仍期待,能賦予露營劇本殺更多的價值,在年輕人的新鮮感消失之前,讓它來反哺劇本殺和露營。

*題圖來源於視覺中國。

評論有福利!留言區抽一名讀者送上18.88元現金紅包,每周四開獎!

你會嘗試露營劇本殺嗎?

*歡迎留下你的觀點。

原標題:《過氣劇本殺,被露營「復活」》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