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員配偶子女分類禁業 嚴管才是真厚愛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管理規定》(以下簡稱《規定》)。《規定》對不同層級、不同類別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分別提出了禁業要求,領導幹部職務層次越高要求越嚴,綜合部門嚴於其他部門。

    規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行為,是全面從嚴治黨、從嚴管理監督幹部的重要舉措,也是我們黨自我革命、自我凈化的一項創新性工作。早在198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就出台了《關於禁止領導幹部的子女、配偶經商的決定》,對領導親屬經商作出明確限制。其後,更是陸續出台了不少制度措施,不斷擰緊嚴管領導幹部配偶子女經商辦企業的「卡口」。比如,2017年,中辦、國辦印發《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規定》和《領導幹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查核結果處理辦法》,不僅要求領導幹部要如實上報「家事、家產」,也更加突出與領導幹部權力行為關聯緊密的家事、家產情況,如持股、投資等。

    此次出台的新規,與之前已有的各項制度緊密銜接,是一種強調和重申,也有與時俱進的屬性,根據新的情況提出了新的要求。規範領導幹部配偶子女經商辦企業,註定是一項長期而艱難的工作,有關部門還需持續加力,堵住各種新出現的不良趨勢,防止「影子腐敗」跑冒滴漏。

    從過去的反腐正風成果上看,經過多年治理,領導幹部配偶子女經商辦企業的情況已有明顯好轉。但我們也要看到,時至今日仍有不少隱性或變異的腐敗方式潛滋暗長。對此,有關部門必須及時應對,有針對性地設置紅線,提高治理精準性和實際成效。嚴管才是厚愛,對於領導幹部而言,管好配偶子女,必須內外協力、標本兼治,才能取得實實在在的效果。

    領導幹部配偶子女觸及商業利益,必須絕緣於「權力變現」。要實現這一點,嚴格規範必不可少。不必諱言,在當下的市場運行中,權力仍有相當強勢的干預能力。某些領導幹部一句話、一個眼色,可能就會決定一個項目的走向。不少趨附者還會主動討好領導的家人,以尋求最大化的利益。外部誘惑疊加內在訴求,難免造成權力追逐利益的亂象。這一點,此前落馬的多名官員身上都有體現。比如天津市東麗區原副區長張洪寶放任縱容,利用職務便利為妻子攬生意,任其在轄區內成立由自己實際控制的公司;浙江省軍區原副政委郭正鋼,也是被經商的妻子吳芳芳的違法行為「拉下馬」的。凡此種種亂象,均是中央此次出台新規的背景。

    市場經濟體系的複雜性、隱蔽性,也為官員配偶子女把手伸向商業利益提供了可能。當下很多企業股權複雜,外人很難理清其中隱秘的關聯交易和利益輸送。此次新規也明確,對於那些「以委託代持、隱名投資等形式虛假退出」「利用職權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提供便利、謀取私利」等行為,都將依規依紀依法嚴肅處理。

    長期以來,對配偶子女經商外部監管「時松時緊」的情況,使得很多領導幹部心存僥倖。以個人事項報告而言,很多人會鑽空子、打擦邊球。此次新規明確,領導幹部每年報告個人有關事項時,應當如實填報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經商辦企業情況,年度集中報告後新產生的經商辦企業情況要及時報告。這無疑呈現一種收緊的態勢,有望進一步堵住個人事項報告的漏洞,確保沒有遺漏。

    將教天下,必定其家,必正其身。外部的嚴管結合「內心的律令」,才能收到最佳效果。這也要求各級領導幹部從嚴律己,嚴格約束家人,引導親屬子女力戒特權思想和享樂思想,不行不義之舉,不謀不義之財。

    除了自律和內部監督之外,也應鼓勵並用好社會監督,讓廣大民眾來盯緊領導幹部家屬是否存在違規違法經商辦企業,切實提升規範和查處的效率。唯有從源頭上斬斷利益輸送鏈條,促進領導幹部家風建設,才能進一步凈化黨風政風,鞏固黨的執政基礎和群眾基礎。

龍之朱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6月22日 08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