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穿越!多地真的在發「房票」,影響幾何?

  中新財經6月22日電 (記者 左宇坤)「歡迎回到七十 年代?!」近來,「房票」一詞再度現身河南鄭州等地的房地產政策之中,讓不少網友直呼有種穿越到上世紀的感受。

  毋庸置疑,此「房票」已非彼「房票」。但當尚未走出低谷的樓市遇上「老招新用」,是否會擦出新的火花?

資料圖:鄭州一景。 丁友明 攝

去庫存,鄭州出新招

  6月20日,鄭州發佈《鄭州大棚戶區改造項目房票安置實施辦法(暫行)》。鄭州中心城區的棚戶區改造將推行房票安置,對被徵收人使用房票購買商品住房,給予安置補償權益金額8%獎勵,且不計入家庭限購套數。

  政策同時為接受房票安置者設置了獎勵和優惠政策,涉及資金、購房區域選擇、購房資格、契稅減免、子女入學資格等。

  需要注意的是,房票實行實名制,持有人為被徵收房屋的所有權人,使用人限定在持有人、持有人配偶、持有人近親屬範圍內。房票不得轉讓、贈與、抵押、質押、套現。

  同時,房票持有使用期限自房票核發之日起計算,最長不超過12個月,被徵收人應在房票有效期內購房支付。逾期未使用的,視同自行放棄房票安置,重新按照貨幣補償方式進行安置,不再享受房票安置相應的政策性獎勵。

  而且,房票購房也安排了「最低消費標準」,即購房款應不低於房票票面金額的90%。達到該比例且購房後房票還有餘額的,被徵收人可向徵收人申領剩餘貨幣。

  「我們老百姓常說一句話,『拆遷拆遷,一步登天』。」從事房地產銷售工作的鄭州本地人王淼(化名)對中新財經記者表示,房票的推出不難理解:有些人拆遷後便拿著補償款離開了,沒有在本地買房,或者乾脆存到銀行不動了,沒有刺激到本地的樓市交易量和交易價格,鄭州便是吸取了這些經驗。

  「首先,房票可以妥善安置城改未安置群體,保障此部分群體的合法權益,同時目前房票在使用金額、區域及政策額度激勵方面,有利於盤活鄭州房地產市場;其次,政府通過鼓勵安置群體的房票安置,可起到托底市場的功能,有利於市場去庫存,提振整體房地產市場信心。」中指研究院河南公司總經理梁波濤也認為。

資料圖:城區樓宇林立。 中新社記者 王東明 攝

多地已有先例,能否達到雙贏?

  當然,鄭州此次新招的「新」,是對鄭州本地而言。近來,河南信陽、浙江紹興、江蘇常熟、江蘇南京溧水、江蘇宿遷泗陽等地也陸續推出了房票安置政策,只是鄭州作為首個省會城市尤其引發關注。

  其中最早「出手」的為河南信陽。4月初,信陽發佈新政,拆遷戶可憑票通過「房源超市」選購商品房。被徵收人選擇房票安置的,被徵收人所得補償按信陽市國有或集體土地徵收辦法計算後,給予5%獎勵,可享受一定稅收減免。

  此前,房票也會被解讀成在限購城市擁有了購房權的含義。但近來,以鄭州對房票作出的清晰界定為例:棚改中被徵收人房屋安置補償權益貨幣量化後,徵收人出具給被徵收人購置房屋的結算憑證。所涉及的主要為舊改、棚改需求。

  追溯至更早的2015年,中國就有城市在棚戶拆遷安置中推出類似房票制度,當時的房地產市場同樣面對著較大的去庫存壓力,最終隨著2018年棚改貨幣化許可權被強制收回而暫時退出了歷史舞台。

  但需要強調的是,房票制度並非強制,而是多了一種選擇。「補償辦法仍延續此前辦法,只是在安置方式上,新增加了一種可供選擇的途徑。」58安居客房產研究院分院院長張波表示。

  身在江蘇的毛女士,老家所在的村也實行了房票制度,她不久前剛剛簽字確定選擇了房票。

  「按房票走,我可以拿到120㎡和90㎡左右的兩套房,外加近150萬元的安置費,分三年到手;如果要錢,按照不到2.5萬元的單價,大概一次性拿到650萬元,算算還是要房划算。」毛女士對中新財經表示。

  當然,也有許多人更傾向於貨幣安置。 「我們最擔心的就是留給我們安置戶的都是些位置、樓層等不理想的房子,或者是撞上爛尾樓,老房子拆了新房子還沒建起來。」身在鄭州的蘇女士便很為這事犯愁:「所以我們更傾向直接摺合成錢,但又擔心錢也不好申請,等多久也不知道。」

  但蘇女士也提到,是否願意選擇房票,和本身的房屋情況也是密切相關的。「我有鄰居本身的房子位置很好,就希望能回遷,起碼還好租出去;有位置一般,或者子女要上學的住戶,就很希望通過房票能直接進入主城區,還能一步到位少操心。」

資料圖:城市一景。 王曉斌 攝

鄭州多次出手,會有更多跟進?

  「其實不光是老百姓糾結,房企最近也在多方打聽這件事。」王淼提到,對於開發商來說,他們首先不確定政府開具的房票要如何變現,是通過直接的現金,或是抵扣土地款稅款尚未可知,這對房企自己的現金流也是比較大的考驗。

  「但在我們看來,政府推出的新措施肯定是對市場有助益的。從買漲不買跌的心態來說,有大量拆遷戶可能要湧入市場一起『搶房』了,對於當前處在猶豫階段的買房人出手,是會有推動作用的。」王淼對於新政的推出比較樂觀。

  「當然,我認為這一切的達成還是要看政策的執行力。比如房票價格給得是否合理,政府有沒有投入足夠的資金,對於安置戶的各方面獎勵優惠是否到位,房企的回款速度能不能跟上等等,這幾方面轉起來了,才是真正的雙贏、多贏。」王淼認為。

  事實上,鄭州已是今年最早邁出樓市政策系統化調整步伐的城市之一。3月1日,鄭州發佈《關於促進房地產業良性循環和健康發展的通知》,涉及取消「認房又認貸」、鬆動限購等多維度措施。

  4月,鄭州又推出青年人才新政;5月,鄭州房貸利率下調,有些地區已開始執行首套房貸利率4.25%的標準。但持續加碼之下,鄭州樓市仍未出現明顯回暖。

  諸葛找房數據顯示,今年4月,鄭州新建商品住宅成交6892套,環比3月下跌11.25%;5月,鄭州新建商品住宅成交4884套,環比繼續下跌29.14%,同比下跌73.54%。整個2021年,鄭州新房銷售套數更是不及2018年一半。市場信心的回復仍倚賴更多強力政策的注入。

  「房票安置的政策創新,意味著房地產單一維度的需求刺激已經過時,必須要制定更加精細化、滿足居民心理訴求的政策,才能引導需求釋放。」廣東省城鄉規劃院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宇嘉表示。

  至於房票能在多大程度上提振鄭州等地樓市,又能否擴圍至更多城市,仍需我們等待觀察。(完)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