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公司的「守」與「攻」

數據顯示,2022年1月1日至6月15日間,銀保監會全系統共披露743家保險公司分支機構撤銷許可。

「進」還是「退」?這是保險公司在保費增速承壓時最難抉擇的問題。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2022年1月1日至6月15日,銀保監會全系統共披露1190張涉及保險公司分支機構變化的行政許可。其中包括設立許可198張、籌建許可249張,以及撤銷許可743張。

從變化內容看,2022年保險機構將銷售「火力」由線下轉為線上,大量縮減作為「毛細血管」的營業部、銷售部及銷售中心,同時增設作為支點的分公司及支公司。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的數據顯示,2022年至今保險公司共裁撤營業部、銷售部及銷售中心等630家,數量遠大於設立及籌建的121家;共增設分公司、支公司及中心支公司28家、237家及61家,遠大於裁撤的1家、69家及43家。

從地域分佈看,保險公司的機構變化主要集中在保險業發達、保費收入較高的地區,但對部分保費收入較低地區市場亦有開發。如裁撤保險分支機構前十的地域中,共有8個地區與4月保費收入前十的地區重合;設立及籌建分支機構前十地域中,有近半數地區屬於保費收入水平中下地區。

年內裁撤分支機構超700家

從整體數量看,保險業的「清虛」改革正從代理人延伸至分支機構。

數據顯示,2022年1月1日至6月15日間,銀保監會全系統共披露743家保險公司分支機構撤銷許可。其中,共有營業部、銷售部及銷售中心630家、中心支公司43家、支公司69家及分公司1家,總數遠大於設立機構198家及籌備機構249家。僅6月1日至6月15日,全國就有103家保險分支機構遭遇公司主動裁撤。

據江西監管局披露,中國人壽崇仁縣支公司就曾在一日之內裁撤26家營銷服務部。

不止如此,另有信息顯示,這場保險公司分支機構的「清虛」潮在2021年已現端倪。數據顯示,2021年,全國共有2197家保險公司分支機構退出市場,數量攀升迅猛,較2020年的971家增加126.26%。

從裁撤主體看,大型保險公司的營業部、銷售部、銷售中心及服務部等「毛細血管」為主要裁撤對象。如中國人壽在統計時間內就曾裁撤上述部門209家,曾在江蘇灌雲縣連續裁撤分支機構8家、河北滄縣及江西崇仁縣連續裁撤營銷服務部26家;中國人保裁撤上述分支機構93家;中國平安裁撤上述機構26家。

此外,部分業績虧損的公司也是裁撤分支機構的「主力」。如2021年凈利潤虧損3.5億的渤海財險就曾在統計時間內共裁撤分支機構29家,包括支公司13家、中心支公司6家、營銷及服務部10家。

業內人士表示,如今保險公司分支機構的退場與保險公司銷售渠道的轉型升級密切相關,是機構業績、經營成本及數字化轉型升級等多重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

從渠道端看,伴隨著互聯網金融的普及、代理人渠道「清虛」改革的深化,大中型保險公司的部分業務銷售模式開始由線下向線上轉移。如2020年6月,人保財險、太保財險、國壽財險、大地財險等13家保險公司就曾在支付寶平台開通「數字營業廳」,提供涵蓋價格、質量、售後、物流、資金等5大類80種消費保險產品。

據中國保險保障協會披露,2021年,互聯網人身保險業務累計實現規模保費2916.7億元,較2020年同比增長38.2%,增速遠超行業整體的-1.4%;財產保險累計實現保費收入862億元,同比增長8%,遠超行業整體的1%。

人身險方面,互聯網人身險保費收入佔比65.1%的人壽保險實現收入1899.3億元,較去年同比增長61.8%,健康保險實現保費551億元,同比增長47%。財險方面,2021年互聯網車險實現累計保費收入224億元,非車險實現累計保費收入639億元,保證險、責任險、財產險及其他險種保費收入分別同比上升80%、43%、28%和11%。

此外,部分地區保險分支機構分佈過密、存量市場競爭激烈也是保險分支機構裁撤的原因之一。

數據顯示,統計時間內保險機構的裁撤集中發生在保費收入較高地區。若參考銀保監會公示的4月保費收入情況,裁撤保險分支機構前十的地域中,共有8地與4月保費收入前十地區重合。

另有信息顯示,通常三四線城市保險公司營銷部配置為6至10人,年均成本為一百萬元左右。當保費收入增長顯著時,保險公司為獲客增量往往選擇增設分支機構、廣泛接觸客戶。隨著近年保費收入放緩,行業競爭由增量轉為存量,保險公司在業績及成本的雙重壓力下,更傾向於選擇裁撤經營能力不佳的分支機構,轉而提升有限機構的服務質量。

大量增設分公司及支公司

如果將保險公司對營銷、服務部等分支機構的裁撤視為在競爭中的短暫撤退,那麼對分公司、支公司的增設,則體現出了各大公司對未來市場潛力的期待。

數據顯示,2022年至今保險公司共裁撤營業部、銷售部及銷售中心等630家,數量遠大於設立及籌建的121家;共增設分公司、支公司及中心支公司28家、237家及61家,遠大於裁撤的1家、69家及43家。

從增設主體看,中小型險企、外資及「銀行系」險企及養老保險公司均為在各地設立及籌建分公司、支公司的「主力軍」。

如英大泰和人壽、中銀三星人壽等合資保險公司,交銀人壽、招商信諾人壽等「銀行系」保險公司在年內均成功設立分公司。泰康養老、人保養老等養老保險公司也在年內獲批籌建分公司。

另有數據顯示,2022年新增設的保險公司分支機構大多集中於非一線城市。如友邦人壽在年內成功獲得監管批複,著手籌建繼四川分公司、湖北分公司后的第三個省級分支機構——河南分公司。

友邦人壽首席執行官張曉宇表示,選址河南是因為該省為中國內地人口第三大省,居民人數接近一億,2021年壽險保費排名第五,滿足公司的選址需求。未來,友邦保險將考慮在更多省份布局,並且在更多非一線城市落地生根。

有專家表示,保險公司選擇此時設立分公司、支公司等機構,或與監管力量下滲基層,營業部及銷售部治理不規範、疏漏較多有關。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保險學院教授王國軍表示,各保險公司大量裁撤中心支公司、營銷部、服務部等機構,轉而增設分公司、支公司背後的原因是監管進一步趨嚴,進一步規範化。「分公司、支公司雖然成本高於營業部、銷售部和銷售中心,但部門齊全管理規範責任明確。所以兩害相權取其輕,保險公司舍營業部和銷售部,取分支公司的組織架構。」

數據顯示, 5月保險業被處罰機構主體為各保險公司分支機構,主要集中在支公司及中心支公司。數據顯示,在被處罰的機構中共有30家為中心支公司、12家為保險社及營銷部。

(作者:鄭嘉意 )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