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務教育最「擠」入學季: 縣域優質均衡發展開局

2022年秋季的開學季,可能是近20年來最擁擠的開學季。

在「全面二孩」政策下,2016年全國出生人口1786萬人,是2000年至今出生人口最多的一年。他們中的大多數將在今年升入小學。

同樣是2022年,我國縣域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也已開局。在教育部6月21日新聞發布會上,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介紹,從2012-2021年,我國義務教育在實現全面普及的基礎上,僅用10年左右時間實現了縣域基本均衡發展,成為我國義務教育發展史上一個新的里程碑。

「我們已經遴選了135個縣作為推進優質均衡先行創建縣,明確了基本要求和攻堅重點,積極探索優質均衡發展的路徑,總體上,要確保到2035年整體實現縣域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呂玉剛說。

龐大的入學人口將給創建優質均衡發展帶來壓力,有學者指出,即使在一線城市,一些生均指標都尚未達到國家標準。不同縣域、學校、群體、城鄉之間的教育差距都有待縮小。

人口高峰考驗學位供給

2016年全國出生人口1786萬人,今年,孩子迎來了入學季。

北京市海淀區教委的文件顯示,2022年,海淀區中小學面臨學位供給的嚴峻挑戰,生源持續增加,預計義務教育階段學生總數增長超過1萬人。

廣東東莞的常住人口已突破1000萬人,據報道,今年將有約25萬名適齡兒童少年升讀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

山東省2016年出生人口177萬人,比2015年增加53萬人,增幅為42.7%,這些孩子到了入學年齡,其壓力可見一斑。

除了入學人口迎來高峰,義務教育在學規模也將迅速達到波峰,這給學位供給不僅提出了量的要求,也提出了快的要求。

近日,北京師範大學一支團隊的研究成果顯示,全國義務教育階段在校生人數將在2024年達到峰值。復旦大學學者近日的研究成果也顯示,上海市小學在校生規模將於2024年達到峰值,相比2021年增加6.59萬人。

隨著城市化進程,我國基礎教育還出現了「城鎮擠,鄉村空」分佈不均的問題。城鎮特別是城區大班額和超大班額問題突出,鄉村教育資源富餘閑置,就讀人數不足。

鄉村學校的資源配置處於劣勢,鄉村學校的學生、教師不斷流失,那些只剩下幾十名師生的鄉村小規模學校還有沒有必要辦下去?

種種因適齡人口增加、學位供需引發的問題,困擾著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

義務教育基本均衡發展里程碑

實際上,從2013-2021年,我國義務教育在校生人數持續增長,學校數量持續減少,但還是實現了義務教育基本均衡發展的里程碑式成就。

這首先得益於義務教育始終處於優先發展的地位,經濟社會發展規劃、財政資金投入、公共資源配置等優先保障義務教育。2012—2021年財政性義務教育經費從1.17萬億元增加到2.29萬億元,占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投入的比例始終保持在50%以上。

「堅持政府舉辦義務教育,強化各級政府投入責任,不斷加大投入力度,優化投入結構,逐步提高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水平。」呂玉剛在發布會上說。

2012—2021年,小學生均經費支出從每生每年7447元增至14458元,初中生均經費支出從每生每年10218元增至20717元。生均公用經費標準經過多次提標,達到東中西部統一的小學650元、初中850元。

我國實施「全面改善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基本辦學條件」等重大項目,中央財政累計投入4000多億元,帶動地方投入超1萬億元,著力解決「鄉村弱、城鎮擠」問題,縮小城鄉學校辦學條件差距。

除了加大投入增加優質教育資源供給,義務教育還在深化綜合治理保障更加公平。

呂玉剛說,義務教育招生入學改革不斷深化,免試就近入學和「公民同招」政策全面落實,跨區域考試掐尖、舉辦「占坑班」、收取「贊助費」等違規招生行為得到全面規範,擇校熱大幅降溫,入學機會更加公平。

2011年,北京小學成立了北京市第一個公辦學校組建的教育集團。北京小學校長李明新在發布會上說,以北京小學天寧寺分校為例,原來天寧寺周邊北京戶籍的孩子絕大多數都去擇校,一年級只能招2到3個班,而且多為非京戶籍的流動人員子女。七年後的今天已經達到每年新招一年級14個班。目前,學校辦學規模已經從進入集團前的450人,發展到了2300多人。

呂玉剛還說,健全「兩為主、兩納入、以居住證為主要依據」的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入學政策,保障平等接受義務教育權利,2021年義務教育階段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在公辦學校就讀和享受政府購買民辦學校學位服務的佔比達到90.9%。

值得注意的是,對隨遷子女的學位供給,很大部分是通過政府購買民辦學校學位的方式。中國社會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同樣提供一個學位,政府購買民辦學校學位所花費的財政經費比舉辦公辦學校要少很多,能夠大大提高學位供給的效率。

比如,面對今年25萬個小學一年級和初一學位需求,東莞市的公辦學校提供接近12萬個,雖然同比大幅增加1.5萬個,但仍少於民辦學校學位。

不過,一些地方的政府投入不足,導致隨遷子女只能選擇入讀高價民辦學校,有的每學期收費高達萬元。

北京市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研究員韓嘉玲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應該對教育產業化保持警惕,流動兒童應該享受基本的公共服務,不能因為其流動而不得不承擔過重的經濟負擔。」

確保2035年總體目標

「下一步,我們將按照國家關於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和構建高質量教育體系的重要部署,持續鞏固基本均衡的發展成果,大力推進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呂玉剛說。

具體來說,將通過「四化」著力縮小「四個差距」,即以推進學校建設的標準化為重點,加快縮小區域教育差距;以推進城鄉教育一體化為重點,加快縮小縣域內城鄉教育差距;以推進師資配置均衡化為重點,加快縮小校際教育差距;以推進教育關愛制度化為重點,加快縮小群體教育差距。

在辦學條件達標方面,隨著入學人口的增長,一些生均指標將承壓。這些指標包括每百名學生擁有高於規定學歷教師數、每百名學生擁有縣級以上骨幹教師數、生均體育運動場館面積、生均教學儀器設備值、每百名學生擁有網路多媒體教室數等。

一位教育專家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按照在讀學生達到峰值測算,即使在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目前所有學校全部達標的縣域(區)也很有限,更別說區與區之間、校與校之間的差距也很明顯。

在破解「鄉村弱、城鎮擠」問題方面,呂玉剛說,幾年來,我們全面推進化解城鎮大班額,在有效破解「城鎮擠」的問題上取得了明顯成效,但是在「鄉村弱」的問題上還存在著比較明顯的差距,這將是下一步的工作重點。

事實上,學生人數持續減少的鄉村義務教育,存在短板之外,也存在彎道超車甚至為城市義務教育提供經驗的地方。

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首席專家、綜合部主任王烽認為,小規模學校小班額管理是未來教育的趨勢。我國城鎮學校的標準班額是45人,而歐美國家常規的班額是24人左右。「一些發達國家當人口增長比較穩定后,大規模的學校實際是很少的,大多數學校是在幾百人的規模。」他說。

隨著人口減少,一些鄉村學校已經是小班模式,怎樣探索小班教學,對構建班級教學生態具有重要意義。「在小學階段,我認為全科教學很有必要性。因為小學教師的素質、能力主要不在於掌握多少學科知識,而在於怎樣了解學生,怎樣引導學生更好的發展,這個能力是跨學科的。」王烽說。

鄉村小規模學校還有助於探索學校的社區化發展。「如果城鎮學校也能和社區建立濃厚的親情關係,擇校問題將會得到根本緩解。家長擇校時會考慮,不如讓孩子進一個自己比較了解,跟老師比較熟悉,可以放心託付的學校,能夠比較及時、全面地了解到孩子的發展過程。」王烽說。

呂玉剛介紹,2021年全國遴選了135個縣域作為推進優質均衡先行創建縣,明確了基本要求和攻堅重點,積極探索優質均衡發展路徑,希望能夠發揮示範引領作用。總體上,要確保到2035年整體實現縣域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

(作者:王峰 編輯:張星)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