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留守「孤島」等洪峰

  新華社南昌6月21日電 題:特寫:留守「孤島」等洪峰

  新華社記者郭遠明、熊家林

  斷水、斷電、斷網,四面被滔滔洪水圍困……

  虎山水文站成了一座「孤島」。

  20日晚10點,水位超警5.18米,仍在上漲。江西景德鎮樂平市虎山水文站的4名隊員身穿救生衣,把監測儀器轉移到二樓高處。為把能源用在「刀刃」上,樓里僅有一盞應急燈亮著,柴油發電機只在監測水文數據時啟動。

  「19日晚水文站就已經被洪水圍住,我們留守是為了等洪峰來。」樂平水文水資源監測大隊副大隊長劉祖彪說,預計此次洪峰過境時,水位將超歷史極值。

  洪峰流量和過程流量是推測未來水位的重要數據,能為下游幾十萬居民提供預警信息,為地方防汛決策、轉移人員等提供參考。

  水尺刻度被一格格淹沒,「搶峰」進入倒計時。「江鵬,取水測沙。楊瓊瑩,準備儀器。吳火明,盯住水位。」劉祖彪明確分工。隊員們兩天里累計睡眠時間不超過5小時,但都快速就位。

  「90後」江鵬是水文站最年輕的隊員,也是劉祖彪的學生。被問及面對洪水怕不怕,他說:「和師傅在一起我不害怕,只是有點擔心技術不熟練拖後腿。」

  近日雨大,江鵬的父母曾擔心地打電話來詢問情況。江鵬寬慰道,水情沒那麼嚴重。他說:「幸虧爸媽後來沒再打電話,不然發現沒網沒信號,又要擔心。」

  隨著水位上漲,能用的監測手段越來越少。起初水文站隊員們用走航式多普勒流速儀測洪水流速,因水位太高難以使用;再換成固定式流速儀,因被淹太深失去作用;正在用的纜道雷達波流速儀,也已逼近使用極限。劉祖彪說:「流速儀不行我們就用無人機,無人機不行就人力測量,無論如何要及時把數據測出來、報上去。」

  「黨員跟我下去,再測一次水位!」水文站共兩層,已淹到一樓,劉祖彪舉著手電筒走在最前面。4位隊員中共有3名黨員,1名入黨積極分子。

  隊員楊瓊瑩和吳火明是從景德鎮水文水資源監測大隊「逆行」前來支援的,也都有十幾年的水文工作經歷。明知水文站將成「孤島」,他們趁著道路沒被完全淹沒,帶著飲用水和方便麵來到一線。

  水位流量、蒸發量、泥沙量、水溫岸溫……一條條水文數據採集後傳回後方指揮部。截至21日9時,虎山水文站水位32.25米,歷史極值為31.18米,水位已基本平穩。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