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夥伴變「冤家」:查悅社保為何指控鎂信健康竊取商業機密、抄襲產品?

  來源丨21新健康(Healthnews21)原創作品

  作者/朱萍 實習生 胡冰月

  近日,北京天笑科技有限公司旗下「查悅社保」在官微上公開發文指控鎂信健康涉嫌通過行賄、利誘天笑科技在職高管,利用不正當的手段竊取天笑科技的核心商業機密,對查悅社保繳費產品進行抄襲複製。並表示,目前北京公安已對該案件立案偵查,並公開了蓋有「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公章的立案告知書。

  對此,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多次撥打北京天笑科技有限公司公佈的電話尋求採訪,但顯示其為空號。6月17日,鎂信健康相關負責人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指出,已經發佈嚴正聲明,這是對方故意捏造並散布不實的信息,未牽涉文中提到的任何侵犯商業秘密的刑事案件。

  雙方提到的「商業秘密」主要是「查悅社保繳費」技術和運營資料等。據了解,彼時鎂信希望在查悅社保繳費的產品裏面加入鎂信的會員服務和保險服務,以解決鎂信藥康付和商業保險的獲客場景問題。對於雙方的矛盾,一位互聯網醫療企業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通常可能是涉及業務衝突,利益分配問題。「在同一條賽道上探索,會有一些交叉點,這其中企業之間存在競合關係,也可能出現對合作方的收購,其中核心還是具體利益分配情況。」

  那麼,此次事件真相如何?對雙方的發展又會帶來何種影響?

  從合作夥伴到「冤家」

  公開資料顯示,鎂信健康成立於2017年8月,建立了「互聯網+醫+藥+險」的生態模式,擬通過創新醫療支付模式,打通患者、藥企以及商保公司,推動金融工具與醫療領域的深度融合。鎂信健康重點關注新特藥、慢性藥、罕見病、器械領域的醫療支付服務,連續兩年作為藥品服務商參與滬惠保項目。

  而北京天笑科技則成立於2015年,主要從事社保類服務,其核心產品是「查悅社保」和「查悅社保繳費」。

  資料顯示,查悅社保將當地社保政策與個人社保信息結合,為城鄉居民和靈活就業參保人群完成線上社保繳費提供渠道支持,並提供社保賬單查詢、數據分析、諮詢服務、內容教育和其他社保相關類功能。

  根據天笑科技「查悅社保」官微發佈的信息,2018年10月份,時任微信保險總經理的謝邦傑與其團隊成員陳泓志同查悅社保洽談合作,希望將查悅社保的社保查詢、AI社保客服、險種解讀、內容板塊和社保繳費放在微信保險的小程序內。2020年8月,謝邦傑入職上海鎂信健康並擔任總裁職務,並引薦查悅社保和鎂信健康洽談社保繳費場景下如何進行業務合作的事宜,鎂信健康CEO張小棟希望在查悅社保繳費的產品裏面加入鎂信的會員服務和保險服務,以解決鎂信藥康付和商業保險的獲客場景問題,雙方從2020年10月開始進行了初步的業務測試。

  在合作前期,張小棟提出收購查悅社保的想法,並出具了《收購要約》和《戰略合作協議》,但由於收購價格和排他業務條款未與查悅社保達成一致,2020年11月份,鎂信收購計劃失敗。

  天笑科技稱,2021年2月,鎂信健康CEO張小棟和總裁謝邦傑開始私下聯繫查悅社保在職員工陳亮、潘煒等人,並承諾給予其高額的報酬,希望其幫助上海鎂信做出一個與查悅社保繳費一樣的產品。隨後上海鎂信為陳亮、潘煒等人提供資金、技術、辦公場地。2021年9月,在陳亮、潘煒的實際運營下,「鎂數社保」產品經測試後上線,其業務模式、產品設計風格、運營思路和查悅社保繳費產品高度相似。

  天笑科技指出,北京鎂信公司實際負責人陳亮和潘煒在並未和查悅社保解除《勞動合約》,以及簽署了《競業限制與保密協議》的情況下,幫助查悅社保曾經的合作夥伴、現在的競爭對手上海鎂信,獲得了不正當的競爭優勢及經濟利益,這嚴重侵犯了查悅社保的商業機密,給查悅社保造成了上億的損失。同時,由於上海鎂信和查悅社保涉案員工的違法行為,導致查悅社保繳費業務同比上年出現了巨大的業務下滑,產品面臨因涉密而下架的風險。

  6月17日凌晨,鎂信健康向媒體發佈公告,稱該文故意捏造並散布不實信息,已向公安局提告並核實相關內容。鎂信方面也向媒體稱,「從立案通知上寫的5月底開始,我們沒有任何一個人接到過警方的任何通知。」

  此外,6月19日,有行業媒體稱得到一份上海市方達(北京)律師事務所的聲明,要求天笑公司應立即撤回全部文章,並就其行為向鎂信健康公開道歉,否則將採取民事訴訟、刑事自訴、向有關部門舉報等方式維護鎂信健康的合法權益。

  侵犯商業秘密罪是否成立?

  在所發佈的文章中,天笑科技控告稱,鎂信健康的前述行為對天笑科技造成上億的損失,該行為已涉嫌刑法219條「侵犯商業秘密罪」,刑法164條「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

  此外,天笑科技法定代表人張天笑向媒體指出,其目的是「挽回損失,追求正義」。

  由中國法學會「法治百科」項目領導小組辦公室在百度百科提供的詞條內容稱,侵犯商業秘密罪,是指以盜竊、利誘、脅迫、披露、擅自使用等不正當手段,侵犯商業秘密,給商業秘密的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的行為。

  浙江京衡(寧波)律師事務所章李律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侵犯商業秘密罪的主體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單位;主觀上存在故意,過失不構成此罪;客觀上存在以不正當手段侵犯商業秘密,給商業秘密的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的行為;入罪標準是損失或者違法所得超過30萬元等情節嚴重情形。

  啟信寶信息顯示,天笑科技文中提及的北京鎂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為上海鎂信健康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成立於2021年6月7日,該公司已於2022年1月28日註銷。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查詢發現,目前文中所提的「鎂數社保」相關小程序和公眾號均已下線。

  章李表示,僅僅從天笑科技提供的資料看,尚無法確認鎂信健康是否參與,需要等待公安機關的調查結論。

  後續發展如何,仍需要進一步關注。

  一位業內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雙方之間具體衝突如何,細節外界目前也並不知曉,但實際上,各個領域也不乏這樣的衝突,也有收購合作方之間產生矛盾的。

  章李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從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的裁判文書來看,很多商事糾紛就是因合作而發生。引發糾紛的問題主要表現為:侵犯商業秘密、雙方權利義務不清晰、市場環境變化、義務履行不符合合約目的、產品或者服務質量問題等。

  為此,企業如何避免上述情形?章李指出,遵紀守法、誠信經營。在合作前調查合作方的背景及能力、降低交易風險;簽訂合約時明確各方權利義務,避免歧義性、模糊性等不當條款;合約履行過程中,主動履行合約義務、跟進保障合約權利,當然也需要雙方積極溝通協商履約過程中遇到的一些問題等。

  另有一位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近年在互聯網等新興產業領域,類似案件的發生頻率很高,其中也不乏大公司與創業公司的糾紛案例,目前除了以往的法律意識沒跟上的管理人員,甚至還出現了一些第三方的情況。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