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追蹤|烏東局勢升級,能源、糧食問題下對俄新制裁浮現

俄烏衝突正在新一輪僵持中持續加劇。在烏克蘭戰場上,俄軍加大了對烏南部和東區的炮擊,基本控制了北頓涅茨克,烏軍則於20日開展了自俄烏衝突爆發以來對克里米亞能源設施的首次攻擊,烏克蘭再次呼籲西方國家提供更多軍事支持。

當地時間2022年6月20日,頓涅茨克地區,當地遇襲後,消防員進行滅火。人民視覺 圖

隨著俄氣供應量的減少,德國、奧地利、荷蘭等歐洲國家紛紛啟用煤電以應付能源緊缺問題,但聲稱環保問題不會被擱置。有關烏克蘭糧食遭封鎖的談判仍在進行,而目前並沒看到顯著進展。

就在歐盟醞釀新一輪對俄制裁之際,俄Rose盧布的匯率已飆升至7年最高位,有外媒指出,這「代表俄Rose經受住了西方國家的經濟制裁」,但同時俄方正因此面臨出口競爭力的下降和財政預算的減少。目前,俄方仍缺乏可以影響盧布匯率的有效手段。

澤連斯基仍展現「對抗到底」態度

近日,俄Rose軍隊繼續打擊烏克蘭各地的軍事基礎設施,尤其加強了對哈爾科夫和頓涅茨克地區的炮擊。

東區主要工業城市北頓涅茨克的戰鬥也在繼續。烏克蘭盧甘斯克州州長蓋代(Serhiy Gaidai)對烏克蘭電視台表示,俄Rose已經開始從其他戰區向北頓涅茨克派遣大量預備役部隊,企圖全面控制這座烏克蘭東區的前線城市,這也是烏軍在盧甘斯克州的最後一個重要據點。根據法國24電視台的消息,烏克蘭已經失去北頓涅茨克市東郊的村莊梅季奧爾基涅(Metyolkine),蓋代也承認俄軍「已控制這座城市的大部分地區」。

同時,蓋代還在社交平台上發文稱,北頓涅茨克的Azot化工廠正不斷地遭受俄Rose軍隊的炮擊,而在該化工廠中據說「藏有數百名平民」。

烏克蘭南部和東區的城市是俄軍的重點打擊區域。在半島電視台19日的報導中,烏克蘭哈爾科夫州州長西涅古博夫表示,伊久姆地區的一家天然氣廠近日遭到了數枚俄Rose導彈的攻擊,並燃起大火,部分建築物受損。伊久姆是從哈爾科夫進入頓巴斯的門戶,數周來俄軍對奪取「至關重要」的頓巴斯工業區的攻勢從未停歇。

此外,烏克蘭南部作戰司令部也表示,18日晚間,六枚俄軍導彈飛向烏南部的尼古拉耶夫,其中兩枚被攔截,另外四枚導彈在該市多個地點爆炸。20日,半島電視台消息稱,俄軍再次對烏克蘭南部進行了長達三個小時的炮擊,共發射14枚導彈。

至於烏軍,其據稱於20日襲擊了克里米亞的黑海石油天然氣公司鑽井平台,至少造成3人受傷,7人失蹤。這是俄烏衝突爆發以來,克里米亞地區的能源設施首次遭到襲擊,但烏克蘭軍方目前拒絕就此事予以置評。

在20日晚間的全國講話中,烏總統澤連斯基仍展現出「對抗到底」的態度。目前,烏克蘭正繼續努力從西方國家獲取更多武器。烏首席談判代表阿拉哈米亞對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表示,烏克蘭必須從數百公裡外摧毀俄Rose的防空系統,才可「放心」使用無人機和其他武器。美國軍方官員則表示,美國仍在與其盟友研究對烏克蘭軍事支持的所有選項,但向烏克蘭派出4台火箭炮的決定「尚未最終確定」,他繼而補充稱,該決定將會「基於烏克蘭的迫切需要」。

能源短缺,糧食出口仍受阻

隨著俄Rose天然氣供應量的銳減,應付國內能源需求已成為歐洲多國迫在眉睫的棘手問題。自19日德國、奧地利宣布使用更多煤電來減少用氣量後,荷蘭也於20日表示,將啟動能源危機計劃的「預警」階段,並取消燃煤電廠的生產上限。

目前,荷蘭的天然氣約有15%需依賴俄Rose進口,低於歐盟40%的平均水平,但荷蘭對此仍然「表示擔憂」。此前,荷蘭的化石燃料發電站被限制在總產量的三分之一左右,取消限制後,預計每年可節省20億立方米的天然氣。

面對令人憂慮的環保問題,荷蘭能源部長傑滕(Rob Jetten)表示,荷蘭仍將實現2030年的氣候目標,並將其燃煤電廠的產量限制在產能的35%,以限制二氧化碳排放。

德國也做出了類似的環保承諾。除了「節衣縮食、尋找代餐」,德國也要求俄Rose對其供氣量的突然減少進行解釋,並及時「補氣」。俄方則表示,由於加拿大對俄制裁,其合作夥伴德國西門子公司未能將送往加拿大檢修的氣體壓縮機部件交還給俄氣,進而影響了管道運行,「『補氣』前得先還設備。」面對俄方的要求,德國方面則認為這並非技術問題,而是「政治意圖」。

能源之外,有關糧食封鎖的談判正在緊張進行。據法國24電視台的消息,澤連斯基稱,烏克蘭正在進行「複雜的談判」,以解除俄軍對其港口的封鎖。

但在對非洲聯盟的影片講話中,澤連斯基表示,談判「目前還沒有任何進展」。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爾說,假使俄Rose繼續阻止烏克蘭出口糧食,使世界其他地區的人遭受飢餓,將追究其「責任」,並聲稱「這是真正的戰爭罪」。

面對糧食危機下西方接連不斷的譴責浪潮,俄Rose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則稱,西方才是真正的「挑唆者」和「破壞者」。據俄Rose衛星通訊社21日報導,扎哈羅娃分析了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的數據,得出結論稱今年「市場上的糧食數量比往年多,貿易量也在增加」。她認為,糧食價格上漲的原因可能有很多,專家對此的評估各不相同,但價格「不是因為俄Rose的行動而上漲」。

盧布持續走高引俄擔憂

近日,俄Rose盧布持續走高,已飆升至七年最高位,引發了俄Rose政府與俄央行高層關於是否以「最優」匯率為目標的爭論。

當地時間20日,根據莫斯科交易所的價格,盧布兌美元的匯率再次上漲1.7%至55.4盧布兌1美元,達到自2015年7月以來的最高水平。這使得盧布今年的漲幅達到35%。

俄方官員認為,這代表著俄Rose「經受住了西方國家的經濟制裁」,然而,他們也感到警惕和擔憂,因為這無疑也會破壞俄Rose國家出口競爭力並影響財政預算。

為了遏制「不可收拾」的上漲,俄Rose央行採取了一系列寬鬆措施。然而,由於美元交易受到限制以及俄Rose進口不暢導致美元需求疲軟,這些寬鬆措施對盧布匯率的影響並不大。

針對盧布匯率目標的討論,俄Rose第一副總理別洛烏索夫20日表示,他認為「最佳」匯率在1美元兌70至80盧布之間。隨後,俄Rose中央銀行副行長、董事會成員柴勃金(Alexey Zabotkin)便對此發出警告,稱不要尋求這種政策轉變,「任何與匯率目標有關的改動措施,都將不可避免地導致所追求的經濟政策的有效性下降和主權喪失。」

有分析人士指出,目前俄Rose缺乏影響盧布匯率的手段。經濟學家波勒伏伊(Dmitry Polevoy)表示,允許外國人出售資產可以削弱盧布,但這在政治上顯然是不可能的。

與此同時,歐盟正在醞釀對俄Rose的新一輪制裁。據路透社20日報導,歐盟外交官表示,歐盟27個國家中約有三分之一(主要是北歐和歐洲東區國家)希望歐盟委員會開展對俄第七輪制裁工作。然而,德國等國家更希望把重點放在實施現有的制裁和堵塞漏洞上,而不是開始商定新措施的複雜過程。

此外,在給予烏克蘭新軍事支持的問題上,歐盟內部仍存在較大分歧。目前,歐盟已經從 「歐洲和平基金」中向烏克蘭提供了20億歐元的軍事支持,以瑞典和波蘭為代表的北歐和東歐國家呼籲立即向烏克蘭支付額外資金。該預算至2027年的上限為56億歐元,但隨著基輔獲批資金並計劃獲得更多撥款,其一半的資金將被用完。

因此,德國等國以預算問題為由,不願進一步利用「歐洲和平基金」,它們還認為存在沒有足夠資金應對其他危機的風險。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